报纸副刊散文展(2021年6月30日)

2021-6-30 张延才 美文选读

新民晚报夜光杯副刊发表作者姚华飞散文《忠诚》

今晚报今晚副刊发表作者何永康散文《井冈山的细节》

羊城晚报花地副刊发表作者朵拉散文《玫瑰的芬芳》

牡丹晚报悦读汇副刊发表作者李思圆散文《你活得太累,皆因想得太多》

天中晚报驿·副刊发表作者王太广散文《逮虱》

平顶山晚报副刊发表作者杨新天散文《坚贞不屈励后人》

焦作晚报覃怀月副刊发表作者刘松梅散文《我心中最美的歌》

宁波日报文艺特刊发表作者虞燕散文《他从未离开》


虞燕/他从未离开(散文)


在奉化松岙镇的后山村,有一户坐东北朝西南的民宅,由一正一偏厢组成,名园房,是清末民初时的建筑。正屋为重檐硬山顶两层楼房,偏厢是单檐的平屋,檐柱上雕刻的花卉鸟兽精美、灵动。


此宅为革命烈士卓恺泽的故居,也是中共松岙支部旧址所在地。1926年5月,中共松岙支部在卓恺泽家的楼上成立。这是奉化历史上第一个党支部,也是宁波地区最早的农村党支部。


故居为卓恺泽“出身于较富裕家庭”的传说提供了佐证。可以说,较好的出身是他能接受良好教育、进而接触到当时进步思想的基础之一。作为奉化首位共产党员,卓恺泽启发了一批同乡的政治觉悟,带动他们投身革命,松岙也成了宁波著名的红色热土。


白色恐怖时期,反动派四处镇压革命,屠杀共产党员和人民群众,国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鲁迅曾哀叹:“1928年,民国没有了,我们只是民国遗民。”即便如此,革命的火种并没有熄灭,相反,中国大地上星星之火闪耀,无数共产党人为推翻专制独裁统治、建立一个崭新的国家而前仆后继、不懈奋战。


这其中,便有松岙的好儿郎。松岙人常提起卓恺泽那次回家的时间——1927年11月。那时候,全省各地正紧锣密鼓地进行暴动准备工作,不想,浙江省委突遭敌人破坏,领导成员被捕。关键时刻,卓恺泽临危受命,担任共青团浙江省委书记,为恢复、发展团组织,用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而奔波操劳。卓恺泽回老家松岙有两个任务:一,听说在敌人的白色恐怖下,松岙党支部的部分同志心志不大坚定,他立即赶回来,及时鼓舞大家的斗志,树立信心;二,组织太缺乏经费和枪支弹药了,他先从自己家里想办法,回家乡动员父亲变卖家产,还去姐夫和外婆家筹来近千元。卓恺泽此举得到了众多同乡志士的支持,“爝火虽微,卒能燎野”,不少党员和群众自发筹集钱粮,终于筹得一笔可观的资金。


之后,卓恺泽接到团中央通知,让他带家眷作掩护去上海执行任务。到上海后不久,他便设法搞到了第一批短枪、子弹,用木箱包装,由经商的帆船秘密带到松岙。后又几次派同志将历尽千险得来的武器运回家乡,为奉化暴动创造条件。


卓恺泽凭着过人的胆识和灵活机智,圆满完成任务。不难想象,过程有多惊心动魄,但对于一直积极投入农民运动、筹划暴动工作的卓恺泽来讲,这不过是无数个惊险中的其中之一而已。


1928年3月,卓恺泽被任命为共青团中央特派员兼共青团湖北省委书记。武汉局势万分危急,国民党反动派疯狂屠杀革命志士。卓恺泽对妻子说:“武汉局势,确如一幢将倾大厦,但总要有人去支撑,怎能眼看着它倒下去?就是必死,我也要去!”


同年4月,因叛徒出卖,卓恺泽在武昌召开秘密会议时被捕,他在狱中经受严刑拷打,仍坚贞不屈。1928年4月26日晨,卓恺泽高呼着口号走向刑场,牺牲时年仅23岁。


在狱中,卓恺泽曾给父母写了一封信:“人总不免一死,死是最寻常的事。死于枪弹之下,更其比死于床褥之间的痛快而有意义……我生时,因奔走各地,不克对我亲爱的父母有很好的物质和精神安慰。但我想,明白的父母绝不会以此责恨我。‘为公忘私’‘为国忘家’,是古有格训的。”每一字落地铮铮作响,气势如虹,那片赤诚之心如此刻松岙的天空,博大而纯净。


生为人杰,死为鬼雄。英雄长眠于地下,每逢清明节,卓恺泽墓地前,人们纷纷前去祭奠,以告慰忠魂,寄托无限哀思。


如今,这片英雄的土地上,白墙黑瓦的房屋错落有致,溪水淙淙,绿树环绕,村内道路环通,村庄基础设施和公共配套服务日趋完善。卓恺泽的后人和松岙的父老乡亲常会想到他、提到他,他们说,现在生活好了,恺泽在地下有知,应该很欣慰吧。


是的,他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三门峡日报今日渑池/仰韶发表作者方丰章散文《从三体石经说起》

宝安日报光明文艺发表作者李凤琳散文《大徙桥头凤凰花》

天津日报今日东丽·副刊发表作者余兵散文《岳父的憾事》

重庆科技报巴渝文学发表作者刘霞散文《终身课题》

兰州晚报兰苑副刊发表作者张文进散文《风吹麦儿黄》

兰州日报兰山副刊发表作者王学海散文《穿透与登高让散文在时空中滑翔》

羊城晚报花地副刊发表作者梁媛散文《以荷为伴


梁媛/以荷为伴(散文)


虽门檐低矮,但推窗有满塘的荷入目,夜里可闻香而眠,所谓的诗意栖居,也不过如此

沉寂的荷塘,开始喧闹。夏风一吹,也就三几天工夫,一个塘,就被圆润碧绿的荷叶占领,朵朵的荷花,在层层叠叠、波光潋滟的绿里娉婷。


我路过,乍见,心里荡起惊喜,忍不住停车走过去。一枝一枝的荷,有的含苞,有的怒放,都粉着一张脸,不芜杂、不喧闹,是周敦颐《爱莲说》里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我拿出手机,想定格荷的容颜,却发现跳进镜头里的,不只荷,还有对面的几户人家。寻常的老房子,隐在花丛中,有如画一般的美。突然就羡慕起房屋的主人来,虽门檐低矮,但推窗有满塘的荷入目,夜里可闻香而眠,所谓的诗意栖居,也不过如此。


有小女孩蹦跳着走来,小小脸蛋,像盛开的一朵花。她站在塘边对着满塘的荷花指手画脚,欢天喜地。她的爷爷跟在她后面,宠溺地笑着。可当她吵嚷着要她爷爷帮她摘荷花时,那个笑眯眯的爷爷,即收起笑容循循善诱:“这荷全身是宝呢,荷叶、荷花、莲蓬、荷柄和藕都可以吃,一朵花就是一朵莲蓬,摘下来就可惜了,乖,不能摘。”


小时候,我家也养荷,在一只大水缸里养。大水缸原来是装水食用的,后来家里开凿了一个小水井,大水缸就闲置了。婆婆用它来养荷。花开的时候,不多的几朵,站在荷叶边,美得让人敛声屏气。每次做完作业,我都会在荷边待一待,看看花,嗅嗅花香。花谢后,绿绿的莲蓬迅速长大,等莲蓬变黄,枯萎,婆婆就把它剪下来取莲子,再从缸底掏出三两节胖胖的莲藕,用来煮汤。想那一缸的明媚到最后都成了果腹之物,我心黯然。婆婆看在眼里,对我说:“这荷是个宝呢,用来食用,荷花能清心凉血,荷叶能清暑利湿,莲子能泻火清心,莲藕可益肾补脾,少有植物像它这样又好看又好吃的。”见我还是不言语,她又接着说:“我已把几颗莲子放到缸里,明年又有荷花看了。”我听了,才慢慢释然。


荷,也称莲,别称芙蕖、芙蓉。是多年水生草本花卉,花色有粉红色、白色、紫色等。荷当食用蔬菜,据说从西周初期就开始了。《周书》中就有记载:“薮泽已竭,既莲掘藕。”可见,莲子与藕,已成为当时普遍的食用之物。只是,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关注的多不是荷的食用价值,而是它的美。他们把更多的浪漫情怀,付诸荷花身上,写下大量的诗文,画出大量的画作。


荷花寓意真、善、美,所以素有“花中君子”的美誉。我读美专的时候,就曾在一本画册上看过明代王问的《荷花图》。据说原画作有9米多长,画面分别展现了荷花由“小荷才露尖尖角”,到含苞待放、盛开如霞、花叶飘零,到最后的一池枯索、莲蓬挺立的生命过程。飘逸的笔法,淡雅的色彩,画出了荷花清雅高洁的气质。


有路人不断来到塘边看荷,赞美声中,有的人用手机拍荷,有的人与荷同框。这亭亭的荷与田田的叶,不久将在朋友圈里缤纷吧。有荷相伴,岁月静好。


江海晚报夜明珠副刊发表作者朱朱散文《歌唱吧爸爸》

山西晚报艺文副刊发表作者卢丰/王恭俭散文《一脉清流问先贤》

枣庄日报副刊发表作者雷长江散文《感谢七月感谢有你》

文化艺术报龙首文苑发表作者白描散文《母亲的长征》

新安晚报城事副刊发表作者朱成凌散文《母亲留下的家风》

扬子晚报繁星副刊发表作者高俐玲散文《鹣鲽情深》

邵阳晚报神滩晚读发表作者刘艺丁散文《青山江水清又甜


刘艺丁/青山江水清又甜(散文)


青山高,碧水长;小径弯,野花俏。


青山江水长又长,石柱镇雪峰山山脉的青山是江水的源头,一条条清澈的山泉水从重峦叠嶂之中奔腾而来,汇成壮阔的青山江。公路绕行江两岸,蜿蜒如龙;江畔葱绿,沿江而行,我仿佛听到了童年时母亲的方言:“箱子草、呷钱草、蚂蝗草、狗牙齿、锅盖草、水棉花……”

话说江畔石桥组的石桥边,有6株百年古樟树,两三个成年人牵手难以合围,葱茏苍翠,沧桑的枝干上镌刻着岁月的痕迹。有的树根部现出水桶粗的树洞,折断的枯枝留下碗口大的树洞。树上枝繁叶茂,喜鹊筑巢;树间是松鼠的卧室,树下是狸猫的领地。


青山江水清又清,青山江水甜又甜。2020年春始,在省、县、镇三级政府的关怀下,在青山村村“两委”的精心组织下,该村用石头水泥加固青山江堤岸,修建了两条水泥公路,方便村民出行及耕作;公路边安装了太阳能夜光灯,捕杀害虫及蚊子。青山村建成大型水稻种植基地,成立了村民参股的百合种植合作企业。青山村位于雪峰山脚下,种植的百合高产,品质上佳。村民的日子蒸蒸日上。


青山村地利人和。青山村是山门镇和石柱镇出入要塞,交通便利,村与村、镇与镇通了公交车;青山村巷里、巷中、中间、头上、佳兰溪、温井、万里组,外村排头、柳江,以栏木和樟木为中心,人口集中,镇公路两边的黄金地段,有樟木小学、青山村党群服务中心、青山村卫生室、生活超市、五金、瓷砖、钢材店、美容理发、汽车维修等,形成车水马龙的青山村商业街,热闹非凡。网络服务遍乡村,电商落户农家,农产品、腊肉及猪血丸子变成明星商品。


路灯引领夜归人,游客来了有米酒。如果有贵宾光临,一家老小笑脸相迎,举起米酒敬亲人,腊肉猪血丸子下酒。如果有朋自远方来,喝了米酒看风景。当地温井风景远近闻名,有一口清澈的泉水从地下汩汩而出,井边几株古松柏遮阳挡风。冬暖夏凉,井水清澈,千年不断流,四个龙骨车的水流日夜不息地注入青山江。对岸有一岩洞,深不见底,传说是蟒蛇的洞府,无人敢探究此洞的神秘。


看了青山走石柱。龙江水库48道弯,丘陵起伏,绿水相映,栖息着60多种鸟类;弯道里牛羊成群,鸟语花香,有野免、野猪、狐狸、黄鼠狼等动物。


有兴致的游客必去石柱镇雪峰山腹地,欣赏七岭云海奇观,看雪峰山日出,让人心旷神怡;看八寨漕水飞流直下,飞花溅玉,一漕二漕三漕三级瀑布,景色壮丽,让人浮想联翩,恍如走进世外桃源。


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发表作者陈世渝散文《出租鸟语花香》

太原日报双塔副刊发表作者王彦散文《宏阔历史映初心》

黔西南日报天天副刊发表作者韦芸散文《党旗飘扬在心中》

劳动午报情怀副刊发表作者王佳散文《信仰如炬》

三峡晚报三游洞副刊发表作者熊平散文《老屋墙上那些弹洞

安庆晚报月光城副刊发表作者章宪法散文《职场中的情绪

羊城晚报花地西湖发表作者张金刚散文《檐溜儿》

宝安日报流金岁月发表作者文馨散文《一波三折寻报记》


文馨/一波三折寻报记(散文)


去年7月份的一个早晨,我正在上班的路上,一位热心的文友发了一份报纸电子版给我,问那篇文章是不是我写的。因为文章题目编辑有修改,刚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另外是投稿后就忘记这个事情了。仔细一看,文章作者确实是我的名字,那是投稿到《宝安日报》流金岁月栏目,写的关于“我”的深圳故事的一篇文章。那位文友告诉我可以去附近的图书馆找报纸,保留一份纸质的样报。


对于一个刚写作不久的新人来说,发表一篇文章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尤其是在工作和生活都快节奏的深圳,精神上的充裕能带给我许多的快乐和能量。下午我提前下班,来到离家比较近的石岩图书馆。进了阅览室后,里面有很多人在那里安静地看书,我在报纸区域翻阅了一阵,找到当天的《宝安日报》。我把发表文章的那一版拿去前台咨询处,询问能否让我带走报纸,当班的工作人员说不可以,要留给图书馆的人看,让我去外面的报刊亭购买。


从阅览室出来后,我又顶着大太阳去找报刊亭,才发现街头巷尾根本看不到报刊亭,也没有任何一个卖报纸的地方。可是想拿到样报的心情又很迫切,那种感觉就像一个母亲急切地想看到自己的孩子一样。我在邻居微信群问了一下离我们周围比较近的图书馆,有邻居马上回复说大浪有一个图书馆,她去过的,离得不远。


我又转车直接去了大浪图书馆。到了目的地附近后,用手机导航,提示图书馆就在眼前,可是怎么也看不到图书馆的正门,问了周围的好几个人,都指向对面的大浪友谊书城店。原来在很多人眼里,读者可以坐在那里看书的书店也会被理解为图书馆。我从友谊书城对面的天桥上来下去好几趟,在一个水果店老板的指引下终于找到了友谊书城的入口,在侧面的一个小巷子里,招牌被一扇大门挡住了,比较隐蔽。


我从那个小门进去后,径直走上楼梯。由于疫情的原因,友谊书城比往常提前半个小时下班,我到的时候已经关门了。门房一位保安大哥出来问我找谁,我拿着手机里面保存的电子样报给他看,告诉他我是来寻一份报纸。保安大哥很热心,拿自己的手机拍下那张照片,让我在门口等着,他便拿了钥匙开了门后进去找报纸。


不一会保安大哥就找到报纸出来了。我表达了我的意愿,问他能否让我带走那张报纸,花钱买也可以。保安说不行,已经下班了,如果拿走报纸他要负责任的,怕馆长怪他,让我明天再去。我说:“明天还要上班,我现在连晚饭都没吃呢,我从福田辗转到石岩,又从石岩到大浪,就是专门来找这份报纸的,这份样纸对我来说非常有意义,这是我在《宝安日报》发表的第一篇文章,能不能帮忙跟馆长说明情况?”


天气炎热,站在门外的我满头大汗。保安看我很执着,犹豫再三,拨通了馆长的电话。电话这头,他先给对方说不好意思下班了还打扰人家,接着说明了我找这份报纸的迫切愿望。接电话的是一位女性,听了保安的描述,很爽快地说,既然这么晚了,而且大老远过来也不容易,报纸就让她拿走吧。


当我从保安大哥手里接过那份还散发着油墨味的报纸时,心中充满了感激之情,寻报过程虽有些周折,但对深圳这座城市有了更多的爱意和敬意,我要好好写,好好工作,努力让自己也成为一个发光发热的深圳人。

发表评论:


版权属于 张延才的空间 苏ICP备190636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