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泪、麦子的歌手梦(繁星副刊)

2021-7-29 张延才 美文选读

桃花泪

王征桦


昨天,我去了一趟桃花岛,那里有湖水和桃林。桃花岛是诗人小邵开的农庄,岛不大,风景非常美。可惜我去时已是仲夏,桃花早已谢过,桃子也基本摘完了,岛上一片寂静。小邵坐在石凳上,在树荫下慢慢喝茶。


我问他今年的收成怎么样,小邵说,“你是知道的,今年桃花盛开的时候,下了一场冰雹,刮了一场大风,许多桃树都残了。这让油桃的产量骤减一半。”“那你今年岂不要亏损?”“那倒没有,相反,今年的收入还略有增加。”


我有点诧异。小邵说,“你觉得奇怪吧?我带你在岛上转一转,你就知道了。”光影参差,小径幽深,我们两人在桃林中散步。小邵问我:“被冰雹和暴风摧残的树,在它的伤口处,会分泌一种树脂,这就是桃胶。在我们这里,老乡们称桃胶为桃花泪。”


我细细观瞧周边的树,果然,每棵桃树黝黑的树干上都吐露出半透明的树胶,淡黄色,晶莹剔透,形如琥珀。小邵说:“你别小看了这些桃胶,它被称为树上的燕窝,吃桃胶能生津止渴,另外桃胶含有丰富的胶原蛋白,经常食用可使皮肤变得水润有弹性,还可以入药,用来治疗糖尿病。”


“原来如此。桃胶的价格比油桃要高吧?”


“那是当然,一场冰雹过后,桃树不断涌出桃胶,晴热天气回归,树上的桃胶都晒干了,掰下来,就可以弥补油桃减产的损失。”


当年十八岁的小邵去深圳打工,认识了一位贵州女孩,两人相处了五年,已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谁知有一天小邵突遭车祸,失去了左臂。女友在这个时候默默地离开了他。


回到故乡,从不写诗的小邵突然写起了诗,而且他常常诗情奔涌,写出了许多佳作,我就是那时认识小邵的。不仅写诗,小邵还种起了桃花,桃花就种在桃花岛上。到现在为止,诗人小邵经营桃花岛已有十年了:十年的诗歌,十亩的桃林。


“你说诗歌这玩艺儿,它到底是个什么?”小邵问我。“要我说,诗歌就是这桃胶,或者也可以说诗歌是桃花泪,都一个意思,怎么说都行。”没等我回答,小邵自己很自信地说出了答案。


麦子的歌手梦

展颜


去年疫情期间,麦子在校友群里说,她组建了一个音乐群,诚邀感兴趣的校友加入。


看得出来,麦子是有心要将这个音乐群经营得风风火火。几乎每天,她都会上传她喜欢的歌曲,分享音乐电影,甚至,她还PO出了自己的相片,戴着棒球帽抱着把吉他坐在楼梯上——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麦子的真容,她大约有四十多岁了。只是颇为尴尬的是,她在群里不停地冒泡,群里的气氛始终处于一种冷场的状态,麦子好像在一个人表演独角戏——是孤独的、连掌声也没有的独角戏。


这得有多强大的内心?麦子事业有成后突然迷上了音乐,且不知天高地厚地做起了歌手梦。


后来,麦子就时常在群里分享她的K歌翻唱。她唱的歌我次次都听了,听着听着,就觉得她的调子慢慢准了,气息也慢慢稳了。


去年年末,麦子在群里发了张新年音乐会的海报,邀请感兴趣的校友参加。我吃惊地发现海报上竟然有麦子的演出节目,她要表演三首吉他弹唱:《红河谷》《奇妙能力歌》和《喜欢你》。


音乐会是麦子和她的企业家朋友们一起筹划的,组织得像模像样,除了吉他弹唱,我还第一次听到了箱鼓伴奏,以及柳琴演奏。然而,叫我最惊讶的还是麦子。只见她怀抱着吉他,坐在麦克风前,超有范儿地浅吟轻唱,那架势,仿佛就是一个熟练的民谣歌手。我很难将几个月前还在跑调的她和舞台上落落大方的她划上等号。那一刻,坐在观众席里的我对麦子有了强烈的羡慕。喜欢,就是无所畏惧;热爱,就要满腔热血。年龄算什么,天赋算什么,有想做就做的决心和行动力才最重要。

发表评论:


版权属于 张延才的空间 苏ICP备190636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