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纸副刊散文展(2021年7月30日)

2021-7-31 张延才 美文选读

人民日报海外版旅游天地发表作者颜士州散文《半亩方塘的时光》

中国纪检监察报文苑副刊发表作者秦岭散文《牡丹树》

今晚报今晚副刊发表作者陈世旭散文《珞珈与落枷》

新民晚报夜光杯副刊发表作者钱岳旻散文《心中的阳光》

湖南日报湘韵副刊发表作者杨丹散文《沈家大屋随想》

牡丹晚报悦读汇副刊发表作者刘新昌散文《留几颗果子给鸟吃》

人民日报海外版旅游天地发表作者孟海潮散文《陕塬的黄土文化》


孟海朝/陕塬的黄土文化(散文)


盛夏,到河南省三门峡市的陕塬上赏绿,是件惬意的事情。塬上是绿意的生态田园,任何一片庄稼地,任何一片果园,任何一道阡陌沟壑都被绿色淹没着。静心四望时,你会发现每一棵草、每一株庄稼都蓄积着旺盛的精力和充沛的激情,展示着蓬勃的生命活力。


黄土历经千万年积淀形成塬,风吹皱了沟壑和田野,日头晒黄了塬的皮肤,雨水滋润和孕育着植物的春华秋实,陕塬以认真的姿态记录着塬上人最真实的生活。黄土以母爱般的无私情怀默默地把树木、村庄、田野和各种生命紧紧地连在一起,以宽广的胸怀收藏着塬上的历史和文化。


陕塬是黄土的高度,也是历史的厚度。公元前1046年,周王朝为了维护政权,以陕塬为界,划分为东西两大行政区,一根高3.5米的石柱立于陕塬,自陕而东者周公主之,自陕而西者召公主之。陕塬的分陕石也是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最早一块界石,陕塬以西的陕西省也因此而得名。时序更迭,光阴荏苒,分陕石在中国历史的漫漫长河中,成为陕塬具有代表性的文化标志之一。


陕塬黄土珍贵如宝。笔、墨、纸、砚是中国传统的文房四宝。砚,既是文房四宝之一,也是古代文人的标配。陕塬的人马寨村因澄泥砚而闻名。据《唐书·地理志》记载:“虢州弘农郡贡瓦砚。”(虢州即今三门峡)。民国时期的《陕县志》记载:“澄泥砚,唐宋皆贡。说文云:‘虢州澄泥砚唐人品之,以为第一。’又云:‘砚理细如泥色紫可爱,发墨不渗,久之砚渐损凹,硬墨磨之,则有泥香。’”清代光绪年间创立“陕州工艺局”,人马寨村为官督商办的手工业工场,制造出许多极具民间地域特色的澄泥砚。澄泥砚作为陕塬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代表着当地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国内藏家及博物馆也多有收藏。


因此,人马寨被授予中国摄影之乡、河南省美丽乡村和河南省民俗古村落。为保留古村的历史文化,村中建了一条复古民居街,村民家中古色古香、形态各异且极具民间地域特色的澄泥砚,向人们述说着人马寨悠久灿烂的文明。


塬是黄土的故乡,也是村庄的摇篮。原生态的黄土孕育和丰富着浓郁的民俗风情,陕塬以独有的品质和胸怀与人们血脉相融。行走在自然天成的塬上,处处可见一个个方形深坑的连片地坑院,站在地平线上俯视地坑院:一个深坑,四周几间窑洞,具有不怕风,不怕雨,不怕寒,不怕热的特点,院里栽种果树,地坑院掩映在树木林荫之中,鸡犬之声相闻而不相见,人声嘈杂而踪影全无,成为独有的风景。陕塬地坑院浓厚的乡土气息成为豫西民俗一大奇观。


数百年来,分陕石、澄泥砚、地坑院都成为黄土文化中的符号,陕塬人始终坚守、传承并发展着自己那独特的传统文化。陕塬黄土文化的生动呈现离不开脚踩黄土的真实感,离不开与黄土亲密接触的直接体验,更离不开对生活本真的由衷热爱和对黄土的那份情感。站在塬上,能与黄河对话: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站在黄河岸边仰看陕塬:黄天厚土大河长,沟壑纵横风雨狂。


京九晚报新人新作发表作者梁晓娜散文《邮票里的故乡》

商丘日报梁苑副刊发表作者娄渊礼散文《蔓妹》

济源日报珍珠泉副刊发表作者李娟散文《他有一个梦》

平顶山晚报副刊发表作者邱利刚散文《两面锦旗》

焦作晚报覃怀月副刊发表作者陈丽娟散文《女兵霞姐》

宝安日报流金岁月发表作者小北散文《红红辣椒串,人间烟火气》

湛江日报百花副刊发表作者龙建雄散文《一颗土豆

图片

龙建雄/一颗土豆(散文)


朋友在群里发了一个土豆的视频,很有意思。


一幅幅诱人的美食实物图加画外音,文案这样讲述:一颗土豆一块八毛钱,炒成一份酸辣土豆丝卖十八块,换成椒盐土豆丝二十八块,要是做成拔丝土豆就是三十八块,如果加工成菊花土豆,则要四十八块!土豆都这么努力,你呢?


看完视频,微微一笑之余,我心里莫名产生一种小感动。原来,这世间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土豆,竟然也有如此完美、如此靠谱的励志效果。我毫不犹豫给视频点了赞。


土豆的一生普普通通,默默无闻,它以其块茎含有大量淀粉,能够为人体提供丰富的热量、蛋白质、氨基酸及多种维生素,而深受人们喜欢。土豆虽说极其平常,可也极不平凡,它经过劳动大众之手,精心烹饪出世人心目中最美味的食品,满足着不同肤色、不同习惯、不同口味的人间需求,即使在弃之不用之时,依然可以充当牲口的口粮,发挥出自己最后一丝作用。


依此看来,长大成熟之后的每一个土豆,其命运充满着神奇的传说。无论它作为普通的充饥食物,还是经过不同工艺生变成质优价高的另一种食品,它所迈出的每一步,都离开不锋利的刀刃、炽热的蒸气、高温的油锅、精美的包装这些外部因素相助,离不开把它变成任何一种食品的平台,它一生都在经受着被挑选,被折腾,被雕琢、被改变。这样的心路历程,像极了我们凡人一生,你细细思来,还真有几分像。一生之中,没有谁的生命永远写满着诗意般的幸运,也不会永远充满苍白无力,究其每个人的一生,最关键的是能否忍受生活之中苦难带给你的疼痛,永不放弃地去书写自己的人生篇章。


不管土豆是廉价,还是“山鸡变金凤凰”,它最应该感谢的还是抬举自己的人。因为不同的人,会给它赋予不同的价值。一如视频之中,酸辣土豆丝、椒盐土豆丝、拔丝土豆丝、菊花土豆丝,这些,就是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平台给予土豆“二次生命”。像“菊花土豆丝”这样一道像艺术品一样的佳肴,先要将土豆切成立方体,然后改十字刀,横切数刀,土豆片片被切成薄纸般,竖切数刀,土豆瞬间魔术般细如发丝,这重复的无数刀绝对不能有一刀切到底,否则前功尽弃;切成型之后的土豆整体往滚烫的鲜汤里一放,它立刻像一朵菊花一样舒展开来,如果汤面正好还有两颗枸杞作点缀,那这一小盅汤不卖几十块,还真有点对不起观众。


现实生活中,会做酸辣或椒盐土豆丝的人应该大把,但如果能做出拔丝或菊花土豆丝来,那一定不是等闲之人,多少次练习、多少次失败、多少回重来?这不是人人能达到的境界。说它容易,是因为只要愿意做,人人都能做到;说它难,是因为真正能够做到的,终究只是少数人。


土豆都这么努力,你还不努力?每一个土豆,都具备从家常醋溜土豆丝到星级饭馆菊花土豆丝的潜质,有它天生的特质,更有欣赏它的人追求更好的坚持不懈。


在人生路上经过艰难困苦的磨炼,磨炼到极致就会收获幸福,这样的幸福味道,谁享用谁知道。

图片

天津日报满庭芳副刊发表作者父母爱情散文《彩虹》

长春日报书香副刊发表作者张家鸿散文《缓缓而来的力量》

四川日报原上草副刊发表作者凌仕江散文《四海皆兄弟》

兰州晚报兰苑副刊发表作者郑长春散文《风雨昆明池》

兰州日报兰山副刊发表作者耿艳菊散文《有木名凌霄》

江海晚报夜明珠副刊发表作者沈晖散文《马蜂窝》

洛阳日报洛浦副刊发表作者冯清利散文《四世同风》

图片

冯清利/四世同风(散文)


前几年,父亲曾写了十几篇回忆自己一生经历的文章,我经常拿出来翻阅。老爷爷的情况,我是从父亲的记述中略知一二的。老爷爷是一位好牲口把式,新中国成立前给地主家扛长工。新中国成立后,老爷爷有了自己的马和土地,他辛勤地赶着这匹马,耕地、驮煤、拉磨,演绎着一个农人惯常的生活内容。我记得我家当年的阶级成分是下中农而非贫农,当时家里应是有一定的生活基础和生产资料的,我觉得这是祖辈用双手挣来的财富。


爷爷也是个地地道道的庄稼人。20世纪80年代初期,爷爷在沟沟坎坎、地边地沿上整出了许多不规则的小块土地来耕种,用其收获贴补家用。除了种地,爷爷的另一项乐趣就是砍柴,他住的房屋梁上和院子里堆满了柴草。我在老家教书那几年,经常在路上碰到爷爷扛着一捆柴草从地里回来,我便想替爷爷扛回老宅,爷爷总说:“没事儿,我能扛动,你上了一天课,回去歇吧!”冬日里,当我到他那里去看他时,总有熊熊的火堆让我们围烤,使我忘记了严寒。


我家的相册里有一张大合影,是作为农业科技工作者的父亲1983年被评为省劳动模范时,和当时的县委书记等县领导的合影,他胸前戴了一朵大红花,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还有一张我们都认为很有意义的照片,照片上,父亲正与乡干部在金色的田野里看小麦的长势。小麦是父亲一生的最爱,他把毕生的心血都奉献给了农业科研事业,培育出了著名的“白杨758”小麦和“丰收白”红薯,大大提高了小麦和红薯单产,为群众增收立了功。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芳华。一代一代就这样走着自己的人生路,在人世间留下不同的印痕,或深或浅。一个家族传承下来的优秀品质,将会福泽后人。


想来自己也已年过半百,回眸匆匆岁月,感慨良多。任教那五年,我所教学生语文成绩名列全乡前茅;后来到县政府办公室工作,我分管的政务信息工作,连续七年考核成绩全市第一;在科技部门工作时,全县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由2012年的1家增加到2017年的11家;尤其是在从事文字工作的那些日子里,我常不舍昼夜、驰而不息地写材料,我的右手中指,至今还有一块厚厚的茧子。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勤奋务实、不怕吃苦的家风,是老爷爷、爷爷、父亲一代代传承下来的。我得益于它,也希望下一代因袭获益。


学习时报文化教育发表作者郭树伟散文《君子“三喻”》

山西日报黄河副刊发表作者马巧文散文《那片核桃林》

文化艺术报龙首文苑发表作者钟琪散文《安康纪行》

人民铁道报汽笛副刊发表作者贾宝爱散文《侯月线上铸军魂》

新安晚报悦读副刊发表作者李爱新散文《读书有感》

太原晚报天龙文苑发表作者韩石山散文《徐志摩的做派》

达州晚报凤凰山副刊发表作者古德英散文《母亲的大嗓门

图片

古德英/母亲的大嗓门(散文)


“娃儿他爸,快点啰,莫耽搁时间了!”


我们准备出远门,父亲在三楼找身份证,楼下的母亲大声喊。


声音尖细有力!那是母亲的大嗓门。很久没听见母亲的大嗓门了,母亲刚过古稀之年,论理是不算老的,可近几年一度气脉虚弱,说话有气无力,今大嗓门再现,怎不叫我喜从天降?仍记得当时我的表情:惊讶地转头,有一点意外,但瞬间笑容浮现。


童年里给我的最深记忆,正是母亲的大嗓门。老屋正门往东几步是一条南北走向的狭长村巷。那是由青条石铺砌成的村巷。巷子两边是斑驳陆离的土墙、简陋的门窗、破败的屋檐。那儿镌刻着我遥远童年的记忆。村巷向南一头连着池塘。隐约记得那是一个彩霞满天的黄昏,我们几个小伙伴正在塘边玩沙,这时巷子上空传来熟悉的声音:“亚——英——回屋吃饭啰!”音域宽广,音韵婉转,悦耳甜美,像是大喇叭广播出来的。我旋即飞也似地跑回家中。母亲的大嗓门,就这样印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裹着母爱的暖意。从此,不管身在何处,我都会有意无意地四处去寻觅这种嗓门。记得,母亲叫儿子吃饭,极少四处找寻,而是站在自家门前扯着嗓门吆喝。无形的舔犊之情,母亲通过嘹亮的大嗓门,以有形的方式呈现出来。


母亲的大嗓门也出现过令我极度尴尬的情形。那年在镇重点中学读初二,一个高温天气,我正在教室里专心听课,突然窗外一道熟悉的大嗓门传入耳际:“亚——英——出来拿米棕哟!”原来母亲挑番薯到镇集市出卖,顺路带些熟粽子给我吃。嗓门是地域文化的折射,母亲讲的特别浓重的方言,加上满脸垢尘、汗流浃背的形象,弄得全部同学哄一下笑开了,窘迫的我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匆匆接过粽子,我示意母亲赶快离开。我那时正值爱面子的年纪呢,母亲在校园里的大嗓门弄得我很难堪,可我又怎能理解里头浸润着浓浓的母爱呢?


母亲的大嗓门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据说,母亲嫁给父亲时,乡下流行哭嫁习俗。母亲离开娘家时号啕大哭,哭得涕泪滂沱,哭得愁云惨淡,在场的亲友无不感怀抹泪、唏嘘感慨,其场面堪称十里八村哭嫁的经典,无人超越。母亲哭嫁时的大嗓门犹如平地一声雷,在咱村不胫而走,成为乡亲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从此,母亲的大嗓门在咱村算挂上了号。这并非坏事,出嫁时的大嗓门可彰显着母亲的青春、脾性和力量呢。


进一步奠定母亲在咱村大嗓门地位的是母亲的“唤”猪声。上世纪80年代初,农村分田单干,经济开始多元化,新的生产经营方式涌现,农民种养农副产品不再遮遮掩掩。庄稼人靠种地的收入实在是微乎其微,不够用的。部分聪明的农村人会利用自身的条件做一些副业增加收入,贴补家用。母亲在哭嫁中转换角色,由女孩转身为女人,那一刻起便致力经营小家庭。母亲是勤劳聪慧的,她果断捕捉改革先机,在村里率先育养母猪产小猪,以卖小猪获得的经济收入。那十年,养母猪卖猪崽获得收入是我们兄弟三人学杂费的主要来源。那时候的牲畜都是放养的,每到饭点,咱村上空就会响彻着母亲“猪儿啰——啰”的唤猪声,仿佛军营的号角在乡村悠悠响起。母亲的唤猪声嘹亮、昂扬而有趣,音节拖长,尾音上扬,又像艺人在吊嗓子,余音袅袅。唤猪声穿过村巷,越过屋顶,声波在村庄上空一圈圈荡漾开去,别样婉转,别样空灵。夏天,唤猪声混杂着此起彼伏的知了声,如交响乐般动听。唤猪声的震撼力,似乎使大嗓门的美达到了极致。正在几十乃至几百米开外自由拱食的猪群听到声音,就会条件反射般呼哧哧奔涌回来。母猪是硕大的,乳房饱胀;猪崽是白花花的,肥坨坨的,扭着屁股,甩着小尾巴,欢蹦乱跳。那是铭刻在一个乡村孩子记忆中的特殊风景:母亲撸高两袖,站在放着两桶猪潲的猪槽前,向天拉长爆胀青筋的脖子,努圆嘴唇,瞪圆眼睛,扯着嗓子唷唷地开唤。耳濡目染久了,母亲的唤猪声成了咱村饭点的报时声,“该吃饭了,大嫂的唤猪声都响起来了。”习惯听母亲唤猪声的乡亲纷纷称赞母亲能干。被称赞的母亲唤猪更起劲了。那时母亲的表情是自足而愉悦的,唤猪声里的大嗓门弥漫着母亲幸福的味道。


母亲极少唱歌,如果母亲自小学习唱歌……我不止一次地想,定会成为一个出色的歌唱家。


可大嗓门里浸润的幸福和快乐是短暂的。在那个物质生活极其清贫的年代,农人过的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谁又能摆脱苦辣酸的命运呢。读初一那年,我上唇长了一个毒疮,一夜之间肿大如球,连打三天消炎针都不见消退。医生暗示得了不治之症。母亲吓坏了,蹲在那条通往池塘的巷口前,失声痛哭,止不住的泪水顺着她脸颊流淌。当时正值寒冬,天罕见地阴沉,北风瑟瑟,母亲的乱发飘飞,哭声凄厉,撕心裂肺,呼天抢地,很远都能听到。当时透过半掩的窗棂,我看到这一幕,忽然感到喉头哽住了,鼻腔里涌起一片酸酸凉凉。也许是母亲的恸哭感到了上苍,服用了一些草药后,我竟奇迹般康复了。这次的大嗓门,撕裂了母亲平日所有的坚强,沥出了母亲生命深处的绝望,久久地震撼着我的灵魂,令我深深领悟到母爱的无私与伟大。


清晰地记得,母亲有次肩挑两只大公鸡到圩里售卖,行走在街市上,突然感觉扁担另一头被人一扯,失去了平衡。扭头一看,一抢贼夺去了母亲的大公鸡,正拔腿逃跑。“捉贼呀,抢东西呀!”母亲条件反射地呐喊。大嗓门响彻云霄,摄人魂魄,突如其来,有村妇版张飞大吼长坂桥的火药味。抢贼猝不及防,吓破了胆,双膝一软,啪嗒一声摔倒在地,两只鸡甩在一旁,“咯咯”尖叫。歇斯底里的呐喊引来路人齐刷刷扭头观望,抢贼狼狈不堪,连爬带滚,落荒而逃。母亲复述这一遭遇时,眼神还带着惊悸。作为一个落后小山村的妇女,第一次遭遇被抢的经历,大嗓门里隐匿的是惊骇多过愤怒,悲凉多过勇敢。大嗓门里的苦酸辣,是在温室里长大的人所无法体会的。


在家庭里,母亲的大嗓门有时会突变成“河东狮吼”。父亲体格孱弱,性格懦弱,做事优柔寡断;母亲骨架壮实,血气充盈,性情风风火火。母亲一急,大嗓门就喷出火来。母亲责骂父亲时,整个门庭都变得萧杀和乖戾。我曾一度责怪母亲,家庭的不和谐造就了我内向与自卑、不合群的性格。幸运的是,母亲的脾气像放鞭炮,来得快,去得也快。那年头,又是田又是猪又是鸡又是牛,三个儿子,吃喝拉撒睡,锅碗瓢勺,砍柴,挑水,洗衣,做饭,收拾屋子,母亲一把抓。除了吃饭睡觉,母亲其余时间都不会闲着,要么田里劳作,要么家里拾掇这或那。生活的沉重压力,摆脱贫困的强烈愿望,直率刚烈的性格,促成母亲内心的焦躁,积压到一定程度,就只能向身边最亲近的人爆发宣泄。母亲爱父亲,只是恨铁不成钢,虽然不算温柔,却给了他笃定的生活。母亲对父亲的大嗓门,隐藏的是与生活抗争所逼出的焦虑、哀怨和苦涩,亦是外表倔强的女人释放心灵深处脆弱的一种形式。可母亲从来没有大声责骂过她的三个儿子。记得有次,我在淘气时不小心撞倒了刚买回来的米缸。在当时,新米缸价值不菲。米缸倒地裂成了三五块,我吓得呆坐在地上,瞪着母亲。母亲从身体最深处倒抽出一声哀叹,极度心痛惋惜地蹲在地上,看了我一眼,认识到我知错了,始终没有骂我。母亲更可贵之处,就是从来没有发生过“泼妇骂街”。母亲嗓门极大,但很少在外与别的女人唠叨,更不会搬弄是非,不会使邻里矛盾恶化升级。邻里矛盾自然是有的,出现时,母亲超常冷静,从不与别人争辩、对骂,不会把用在父亲身上的方式移植到邻里关系上,而是直接去找村干部主持公道,每每如此。嗓门里也许藏着一个人的性格,但粉饰不了他为人处世的方式。母亲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自己小家庭的经营发展上,极少去掺和外头的事。母亲没读过一天书,不认得一个字,但感知力很强,有着朴素的处世之道,实属难得。这也深深地影响了我们兄弟三人。


母亲10年前患上了严重的风湿骨痛,看过不少医生,吃过不少药,那种要命的痛却没有得到根本缓解。就是从这个节点开始,母亲身体每况愈下:肾炎、高血压、甲状腺功能减退等疾病也一同来了,身子瘦了,背驼了,走路慢吞吞的,年轻时脸庞的红润被苍白替代,中气锐减,懒言寡语,仅有的语言也是小声细气。可不知为什么,我却越来越想念当初母亲的大嗓门了。近半年,母亲每天坚持中医理疗,身子康复了不少,人精神了很多,大嗓门有复苏的迹象,我们都非常高兴,似乎又看见到那个健硕、血性、中气十足的母亲。


三十多年来,我因读书、工作,常年远离母亲,但耳边经常回荡起母亲的大嗓门,那场景犹如一帧帧有声影像,时常在心灵深处播放。母亲的大嗓门将穿越岁月的沧桑,永远驻留在我的记忆里。

图片

安庆晚报月光城副刊发表作者王娟散文《鸢尾花》

洛阳晚报百姓写手发表作者永宁我心散文《那个夏夜》

洛阳日报洛浦副刊发表作者高文松散文《摩崖石刻颂党恩》

蚌埠日报望淮塔副刊发表作者王锋散文《家乡知了声》

广州日报每日闲情发表作者甘武进散文《多读好书》

北海晚报红树林副刊发表作者郑刚散文《在病房通道的最西端》

寿光日报弥水副刊发表作者于春林散文《一碗人间烟火


于春林/一碗人间烟火(散文)


“四方食事,不过一碗人间烟火。”文学大师汪曾祺曾这样说。


是啊,这是最淳朴的生活情感,也是最真实的生活本真。一碗米饭,一碗热汤,有人陪你吃早饭,有人陪你看日出,这就是最幸福的事。


在时光里,我们都是平凡人,用心去经营一份感情,天长日久就是平平淡淡的真。


“西窗剪烛”那是诗人的浪漫,也是对未来团聚时的一种幸福想象而已;“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是苏轼哀婉的凄凉,那种团聚令人垂泪。我们普通人既没有诗人的浪漫,也缺乏大文豪的那种凄美,只是一粥一饭、一菜一汤的诉求,粗茶淡饭中,有着人间烟火味。


此生固短,哭也罢,笑也好,只要发自内心的情感就弥足珍贵。梦醒时分看微雨,一碗热粥暖心间,眼里有景,口味生津,实属不易的生活,你有,他有,不见得都有。


有人沉醉在如画般粉墙黛瓦的马头墙,有人醉心于烟雨朦胧下的阡陌小巷,而有人热衷于老婆孩子热炕头……繁华落尽,人们更钟情于返璞归真,一碗人间烟火里,有着诱人的真实。


生活的每一天,就是实实在在,简简单单。有烦恼、有忧愁、有争吵、有和解……有人还会说:“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我想说,如果没有能力把眼前的苟且过好,就不要去想诗和远方,那只是一个人的欢娱,血淋淋的无助,安静下来时,你会觉得很凄然。人生啊,大部分的失望,都是不该有的期待,不是吗?


一天又一天,岁岁年年。闭上眼睛睡觉,酒喝多了醉人,这就是生活。没有必要去做大师,指点江山;也没有必要自命清高,瞧不起别人。上班不给你工资,你也会骂娘。福利待遇没有,你也会攀比、抱怨。菜市场里,你再有钱也会不停地讨价还价,给你点优惠你也笑逐颜开……


双休日陪妻子上街购物,走进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感悟人间烟火味。妻子还买了一只烤鸭,对我说,回去喝瓶啤酒吧。


小区里的花开得如火如荼,漂亮极了。天那么蓝,云那么白,激情的七月,小市民的生活也是美滋滋的!

发表评论:


版权属于 张延才的空间 苏ICP备190636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