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鲜里的爱情、去一个神秘的地方(繁星副刊)

2021-7-31 张延才 美文选读

海鲜里的爱情

赖赛飞


象山多海鲜,母亲向我形容过,小时候后门口的海涂上面爬满了螺,饿了去舀一碗烫了吃。吃怕了,一去海滩就起鸡皮疙瘩,一起鸡皮疙瘩就想起海滩上密密麻麻的螺。现在还有人炫耀,黄鱼汛来时,爵溪沙滩外、石浦港内,鱼群密度之大,渔民踩着鱼背在海上走来走去。


以上魔幻感强烈。


象山海鲜有点甜!中国(象山)开渔节期间,曾有人说出这句点评,是我听到过的对这种最习见的食物确切又浪漫的形容。这份甜不由烹饪方法强加上去,而是本身的味道。这新发现也使我将它跟爱情的有关想象联系起来。


有名的象山海鲜十六碗,当中的石浦鱼丸、渔滋面,其制作的初衷正是爱情——你为我下洋,抛风跌浪!怕打鱼归来的夫君用餐时被鱼刺所妨碍不得痛快,石浦港一带的渔嫂索性提前剔除干净。留下的全是鱼肉,完全可以视作纯的爱或全部的爱。


还有不怎么有名的高塘青蟹酒,是那个岛上的渔嫂为夫君特供,以解海上辛劳,恢复体力。与鱼丸、鱼滋面最终大众化不同,青蟹酒依然处于特供状态,正好象征了爱情的私人化与神秘性。


全县各处渔文化展馆里,少不了海洋生物中有活化石之称的鲎。从前渔民在海滩捉到的鲎多数是雄鲎抱着雌鲎——产卵繁殖期,从此被当成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范本。导游或当地人士对着一大一小盔甲似的标本向游人描绘时,语气深情而笃定,对此我从来没去打断过。


海鲜里的爱情,我所知道的故事里比较新鲜独特的有南田岛上养蜂人的青蟹信。


养蜂人姓张,住在邻村。无须细想就能断定:他对大海越熟悉,内陆对他就越有吸引力,总之年纪轻轻跟同村人踏上了漫漫养蜂路。放蜂期间,只能带海产品佐餐。没几年,就在东北结识了一位当地姑娘。东北地广,两人在油菜花盛开的原野里看风景,到蜂场野餐,喝蜜水。他说陪姑娘看风景,这个姑娘就是他的风景。那时候,他吃饭,还是就着一碗咸下饭:咸泥螺、咸带丝、咸鱼,却十分甜蜜——再没有别的,也还有菜和你。


第二年,他的海产品带得特别上档次:眯眼海蜒、白晒虾、黄鱼鲝、新海带、头刀紫菜、苔皮,全是浓缩的海味,预先培养姑娘的口味。


第三年,他在出发前下决心带活龙呼啸的海鲜给姑娘尝鲜,选中的就是青蟹,甚至带了一瓶海水,沿路喂奶似地喂。怀着强烈同理心,感觉一路缚住手脚难受,有空就解放它们活动筋骨,增强体质。挺过几日,这边蟹们耐不过长途终于奄奄一息,那边小蜜蜂们还没吃饱就被拔营赶路,也开始累倒一片。他只好挖了蜂蜜,浇了黄酒,烤了青蟹吃。一边吃一边遗憾,自己还从没有这么精细地伺候过谁呢。


出发前,他用不算富裕的文墨特地写了封信,告知心爱的姑娘自己将捎给她几只横行青蟹。现在青蟹爬不到了,他又写了信,告知小家伙们眼看活不成,被他吃进了肚里,将来见他如同见蟹。第二封野地里无从投递,跑村里,也没有邮筒,只好连夜跑到最近的镇上。青蟹吃过后出发,往回走时醉意上来,还找了路边人家的一个草堆倒头睡去。醒来天光已明,他至今认为那夜睡得最深沉。


不久他如愿与姑娘重逢,问青蟹信,发现邮差比蜜蜂慢,姑娘什么信都没收到,而且对寄信的过程明显比青蟹的死活感兴趣。她听着听着,露出了一脸的神往,使得他嗒然若失。事后推断,姑娘是没有尝过青蟹的缘故,他是不能替青蟹活着的缘故。


为了不留下缺憾,东北姑娘终于跟着他来到了岛上,当时轰动全岛,现在变成我记忆中的另一爱情范本。


关于作者


赖赛飞 出版过散文集《从海水里打捞文字》《后离别时代》《生活的序列号》等十余部。浙江象山鹤浦人,现供职于象山文联。


去一个神秘的地方

张蓬云



三名宇航员飞到了我们自己的空间站,宇航成了许多人向往、谈论的话题。他们的日常生活也越来越被人们关注。我有幸曾两次去航天城,所见所闻,说来您听。


那是2007年的9月,汽车出了北京市区向西北驶去,过了一个名叫小牛坊的村子,就到了西北望。据说这里曾是佘太君当年遥望儿子杨四郎的地方,叫“望儿山”。因为老太太想念儿子向西北一张望,于是,就有了“西北望”这片村落。过去这里是有名的京西稻的产区,如今开拓出1030亩地,建起了中国航天城。航天员中心以及他们的生活区,就在这里一条大道的路西绿树掩映之中。


谁到了这里都会被感动的。它一望无际,高楼林立。办公楼、试验楼、体能测试馆、飞行模拟楼、逃逸训练塔等等神秘建筑,构成了中国的“加加林宇航中心”。


一位工作人员带领我们走过由军人把守的大门后,告诉我们,一律不准拍照,不准录音,所有的参观设备、仪器,只能看,不准摸。他介绍说,我国的航天员全是千里选一的优秀飞机驾驶员,中等身材,知识丰富。他们每周一到周五在航天中心最神秘的禁区——红楼里,接受航天员所需的各项训练。“红楼”外有专人把守,即使是本中心的工作人员也不准入内。


我们到这里时,航天员正在那间只有20多平米的小餐厅午餐。趁他们用餐,我们就走进了空无一人的航天员训练大厅,参观了这个令世界惊奇又神秘的地方。这里有模拟飞船,有深蓝无光的“宇宙空间”,有旋转的飞行舱,有冲浪式游泳池,有训练适应太空失重环境的封闭室以及各种器械。许多场馆叫不出名字,一种新奇感吸引着我们。


午餐后,航天员要休息,这是雷打不动的规定。利用这段时间,管理人员向我们介绍了价值百万的飞行服。这是件白色的、只在局部边线上才是蓝色的连体服装。它背部有两条呈V字形的拉链,打开拉链将双腿伸入,便可循序渐进地穿上。飞行服重10公斤,穿着整齐要3分钟。服装上有许多特别部位:上身胸前有一个可以拧动的圆形把柄,它是用来调节衣服的压力、温度和湿度的;衣服右腹部位有一根细管,是航天员的通信工具;左腹部有两条白色管子,是给航天员供氧和排放二氧化碳的设备;在膝盖上和小腿前各有一个口袋,用来携带一些工具、手套等。航天服设计科学完美,完全能满足各种功能的需要,并能保护航天员安全升空和顺利返回。


当时我们去的几个人,基本全是“科盲”。一些航天知识与技术的术语,我们听不明白。因此,我们就问到了咱老百姓关心的吃饭问题。在这个航天中心有一个太空食品厂,专门研究开发航天员的一日三餐。过去看外国电影,知道宇航员都是吃“牙膏”样的食品。但是,今天已不是主流食物了。我国航天员吃到的是富有中国特色、风味的美食佳肴。除了面条和鱼、肉罐头外,科技专家还为他们准备了脱水米饭、咖喱饭等主食。菜肴品种多样,营养丰富,有鱼、肉和大虾等。这些食品都是固态复水式的,航天员只要向包装袋里注入热水即可食用。饮料除了橙汁外,还有中国人喜欢的红茶、绿茶,不过它们不是液体,而是一块块的,饮用时要勾兑一下。此外还有经过加工、缩水的苹果、香蕉和草莓等水果。它们缩水、冷冻后就变成了像小学生用的橡皮一样,我们品尝了几种,味道好极了。


航天员可以随便逛街吗?管理员说航天员在双休日也可回家,住宅区是普通住房。航天员与他们的妻子全是保密高手,不会同外人讲任何航天的事。说不定,在假日的街上,你看到文质彬彬、与妻子逛街的男子,可能就是被誉为“国宝”级人物的中国航天员了。


关于作者


张蓬云 曾任中国航天部《航天文艺》主编,《航天人》主编,副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散文学会会员。学识浅,天赋薄,不善交际。出版诗文小书十余部,编著18部。


发表评论:


版权属于 张延才的空间 苏ICP备190636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