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纸副刊散文展(2021年9月10日)

2021-9-10 张延才 美文选读

人民日报海外版旅游天地发表作者张林茂散文《悠悠“古家桥”》

中国纪检监察报文苑副刊发表作者罗张琴散文《风雨远去江山美》

新华每日电讯不动声色发表作者肖复兴散文《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今晚报今晚副刊发表作者周纪鸿散文《高山仰止师恩难忘》

新民晚报夜光杯副刊发表作者林紫散文《“双减”、闲暇与幸福》

羊城晚报花地副刊发表作者谢新源散文《黄河水,静静流淌》

湖南日报湘韵副刊发表作者宋小词散文《家在青山绿水畔》

期货日报周末生活发表作者魏青锋散文《拾秋记忆》


魏青锋/拾秋记忆(散文)


儿时的记忆里,家乡的秋天沉甸甸的。沉甸甸的玉米棒子,沉甸甸的红高粱,压低了枝头的红枣和灯笼般缀满枝头的柿子,还有那黄牛慢条斯理地拉着沉甸甸的运粮车……我喜欢这样的秋天,天高地阔,风轻云淡,是小伙伴们拾秋的好时候。


所谓拾秋,就是捡拾田野里秋收后遗漏的庄稼。我和姐姐一人提着一个小篮子,走在一片狼藉的田地里,眼睛机警地扫瞄四周,祈盼大人们多遗漏些什么。最重要的是,还能搜寻到美味的水果。


忽然,姐姐的眼睛泛出亮光,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见地头一棵枣树梢上有好几颗颜色鲜艳的红枣子。没等姐姐放下篮子,我已经飞奔过去,噌噌地爬到树上,抓住带枣子的树枝摇了起来。等枣子纷纷落到地上,我赶紧跳下来,看姐姐捡起枣子在衣服上蹭几下,塞到我的嘴里,咬一口,甜滋滋的别提多美了。


有的地里玉米没来得及收获,饱满的大玉米棒子在秋风中摇头晃脑,仿佛在向我们招手,可我们不能靠近,因为每次出门拾秋前,都会收到母亲的警告:“拾跟偷,一定要分清楚。”我跟姐姐便在收过的玉米地里转悠,看到一根漏掉的,便赶紧跑过去拾到篮子里。可这种捡漏的机会并不多,更多的农户会把玉米秆砍倒堆起来,再坐在玉米秆上一根根掰玉米棒,力求颗粒归仓。我跟姐姐就在这些散堆着的玉米秆里踩来踩去,踩到了硬东西便赶紧地用手刨出来,如果是一个大玉米棒子,我和姐姐就会高兴得又蹦又跳。


最让人头疼的便是捡拾掉落在地里的黄豆或绿豆。有些农户地多,豆荚摘不及时,它们就会炸裂在地里,黄黄的、绿绿的洒得满地都是,还有一些钻进干裂的泥土缝里。有时候捡拾一天累得腰酸腿疼,可转头一看还盖不住篮子底,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沮丧,因此我经常自告奋勇去红薯地里寻宝。等我们捡拾的黄豆攒起来,生豆芽、换豆腐,或被母亲做成美味的黄豆酱,拌着干茄子丝、腌辣椒做成可口的下饭菜时,先前的那些沮丧便会荡然无存。


有一年暑假,我跟着姐姐拾秋,不知不觉走进了邻村一片收获过的花生地。我们俩就在地里用锄头刨来刨去,到了地边上,惊喜地发现一片被花生秧掩盖的花生苗,数了数竟然有十几株。可当我们提着半篮子花生进门时,却挨了母亲劈头盖脸的一顿责骂。接着,母亲带着我俩寻到了花生地,四处打听地的主人,接着又去了邻村,敲开了那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一问才知道那家里有人出了车祸,家人大都在医院照顾病人,地里的庄稼就顾不过来了。母亲把半篮子花生倒在那家院子里晾晒,看老婆婆没有吃饭,又赶紧回家端了饭过来……回到家,母亲给我们俩烤刚收获的红薯和嫩玉米棒吃,香喷喷的饭菜下肚,之前的委屈和不快便也烟消云散了。


牡丹晚报悦读汇副刊发表作者小鱼叔散文《最高级的聪明,是把别人放在心里》

京九晚报新人新作发表作者朱盈旭散文《桃花雨,胭脂雪,陌上人如画》

商丘日报梁苑副刊发表作者刘宁散文《家乡的模样》

周口晚报铁水牛副刊发表作者王科军散文《瓷都景德镇》

周口日报沙颍文艺发表作者陈炜散文《俩老头,俩恩师》

济源日报珍珠泉副刊发表作者宋莺散文《桂花秋皎洁》

天中晚报驿·副刊发表作者张静散文《荷塘》

平顶山晚报副刊发表作者杨娥散文《永不熄灭的烛光


杨娥/永不熄灭的烛光(散文)


没有人给你作序,也没有人给你写悼词,在沙河水畔的松树林里你长眠成了一首诗。


不仅仅是在教师节想起了你,也不仅仅是你的祭日与教师节正好重合才想起了你。


走进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在教室、在会议室、在办公室,在每一寸你曾经走过、停留过的地方念起你,仍然有锥心的痛。


30年前我们从不同的地方调入同一所学校,我们成了同事和最好的朋友。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在这个规模不大、各种资源相对落后的乡村中学,始终留不住人才,往往是今年分配来的,明年就托关系、跑路子调到县城或距县城较近相对繁荣的地方,也有的今天来报到,明天就辞职奔向远方,寻求更为诗意的人生。而我们则是迎来送往,坚守阵地,有着20多年的共同奋斗。


记得你讲的最后一堂课是八年级上册语文《蜡烛》。这是一篇战地通讯,写的是一位南斯拉夫的老妇人将珍藏了45年的两支结婚喜烛,点在了一位苏联红军战士的坟头,驱散了他生命中最后的寂寞。


你用深沉沙哑的声音朗诵:


她把那大蜡烛插到坟堆的顶上,点了起来。这晚上没有风,蜡烛的火焰向上直升,一点也不摇晃。


一支蜡烛,旁边还有生锈的洋铁片给它挡住了风,在坟堆上闪耀着柔和的火焰。蜡烛快点完了,烛芯快给蜡泪淹没了,但是那一朵小火花依然在闪烁。


……


教室里鸦雀无声,无论是学生还是听课的老师,都被你带到了一个战火纷飞的战场,带到了南斯拉夫老妈妈人性和母爱的光芒中。在这诗意般的境界中,悲剧的喜烛跳动着“不会熄灭的火焰”……


下课的铃声响了,没有一个人离开教室,目送着你走下讲台。今天你的脚步很迟缓,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矫健和敏捷,你扶着教室前的栏杆,一级一级地走下台阶,走到最后一级台阶时,你坐了下来,黄豆大的汗珠从你的额头上落下。你说:“我可能真的病了。”


此后你辗转于各大医院。


你太忙太累,从来没有坐下来把你的过往捋捋。你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本来可以从政,但你还是回到了原来的学校。你的课堂妙趣横生,充满艺术色彩,你的教态从容优雅,人称“走在讲台上的少帅”。你少了教师斯文怯懦的迂腐,多了篮球场上叱咤风云的虎气。


你谦恭柔和,但也不失一个教师的胆气。藏起所有的拮据和疲惫,你始终引领新潮和时尚。你说,在学生面前,教师就是知识的代言人,教师形象影响着学生对科学的崇尚和追求。教师职业绝不是知识分子的穷途末路,它有一种伟大的精神和丰富的情感在里面。


做教师难,更难的是做一辈子乡村教师而无悔无怨。多少个清寂的黎明,你踏着月色走来;多少个不眠的夜晚,你又在星光下徘徊;多少个寒来暑往,你走在家访的路上……班里有多少留守儿童需要照顾,还有多少单亲家庭的孩子需要关爱……一个高大威武的伟丈夫,在学生面前却成了心细如丝的暖爸爸……


有人把生命耕播进土地,而你却把生命耕播在讲台,用灵魂去影响灵魂。有人把你比作园丁,播撒希望的种子,让荒芜的心田披上了绿装;有人把你比作蜡烛,燃烧自己的生命,照亮了黑夜的迷茫;也有人说你是情思绵绵的春蚕,呕心沥血,以鞠躬尽瘁的赤城放飞了破茧成蝶的梦想;也有人说你是花海中的一片绿叶,于万千繁华中化作了春泥。其实,你就是一个教师,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普通人。在这繁华的浮世,你绕过用金钱堆砌的浪漫,绕过用时光打磨的诗和远方,绕过一切尘世的享乐和荣华,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喜悦,慰藉了你依然清贫的高洁。


你的床头堆满了从田野里采来的鲜花,女孩子用狗尾巴草和万寿菊编织了花篮,男孩子用高粱秆扎了蝈蝈笼子,里面放了一对小蝈蝈唱歌给你逗趣儿……他们还给你写了一封很长的信塞到你的怀里,他们想念那个温暖风趣有力量的你。那一刻,你的眼眶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那是你最后一次走进校园,你用深情的目光注视着你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每一寸土地上都印有你的足迹,每一缕空气里都飘散着你的气息。


那是最后一张全体教师合影像,这一次你没有带那副时髦的墨镜,勉强撑起的微笑无法掩饰倦容,落寂的神情里有你对生命的无限向往……


那是你过的最后一个教师节,也是你最后的荣誉。你从不争名争利,最大的荣光就是在学生心目中有一个“王老师”的传奇……


我一直无法面对一个鲜活生命的消逝。我权当是你的一次远行,向红尘请了一个假,去追寻你的诗和远方。我也不敢用过多的文字去缅怀曾经的美好,因为我的笔太轻,而生命太重。


在你远行的第十个教师节,我也讲起那篇课文,你的精神不也是一束永不熄灭的烛光?那一朵小火花依然在闪烁,闪烁着人性的光芒,指引着我们前行的道路……


平顶山晚报副刊发表作者刘玉美散文《韭花菜》

焦作晚报覃怀月副刊发表作者范荣跃散文《师恩无限》

宝安日报流金岁月发表作者王英散文《那些年,我们在深圳》

解放军报长征副刊发表作者鄢德全散文《战地黄花》

天津日报满庭芳副刊发表作者莫毅明散文《缅怀陈省身先生》

四川日报原上草副刊发表作者何永康散文《两个唐老师》

兰州晚报兰苑副刊发表作者夏飞雄散文《一尊沙漏忆恩师》

医药卫生报卫生文化发表作者李河新散文《秋雨后的乡村


李河新/秋雨后的乡村(散文)


昨夜秋雨,凉凉的从陌上走过。天空渐渐地明朗起来。万物开始丰盈内敛,身心亦是明净轻松。屋檐还在向下滴水,农家院里铺的碎砖头被雨水冲洗得分外干净,砖缝中的野草显得更绿了。在平顶山市鲁山县辛集乡白村的果园里、玉米地、葡萄地,村民们抢收着最后的果实。三轮车上,装着沉甸甸的花生秧、包着黄叶子的玉米。庄稼人满脸的汗水,疲惫的面容,也掩饰不了内心的喜悦。白奶奶搬出一个小板凳坐在走廊上,做起了针线活。几只小狗打闹着、追逐着,淘气地消失在院子里。


躲在鸡圈里的鸡此时也排着队,急不可耐地在公鸡的带领下走了出来,向田间草丛走去。大雨过后,小虫子走出被水淹的洞,这些鸡有口福啦!一个个高兴地扑棱着翅膀准备大快朵颐去了。打谷场干净又坚硬,边上的草堆旁蹲着几只鸭子,在积水的池塘里玩耍,享受着属于自己的时光,暴雨后的宁静时刻正是它们悠闲的好时光!


驻村工作队员一刻都没闲着,暴雨后立即对脱贫户、五保户、留守老人、留守儿童的安全情况进行排查,消除安全隐患,全力做好秋收秋种。同时,驻村工作队员为了预防洪灾后出现传染性疾病,就带领村民对全村进行消杀。


乡村离不了庄稼的支撑,庄稼逃不脱乡村的呵护。暴雨过后,人们便要去自家的田间地头巡视一番:长势正好的玉米是否被暴雨打歪,花生田里有没有积水,萝卜苗有没有被雨水淋倒,村民们细心地检查着。略显疲惫的村党支部书记新春自从大雨一停,就没睡过一个囫囵觉,在做好新冠病毒疫苗接种工作的同时,动员村民全面开展抢收抢种工作。四十出头的脱贫户天晓哭丧着脸,站在前几天刚刚抢种的白菜地里,伤心地看着强降雨淹死了白菜苗。旁边的村副主任徐道掰着手指说,淹死的不只是这些萝卜苗、白菜苗,还有地里的秋花生,玉米也受了水淹。虽然损失惨重,但村民们选择了积极面对,抢抓农时及时补种。


水沟里的水缓慢流动着,一只小狗蹲在缺口处一动不动地盯着流动的水。“这几亩(1亩=666.67平方米)地继续种上水果萝卜和大白菜。”憨厚的张亮指着南侧的花生地说,水果萝卜成长周期短,田间管理比较简单,能挽回不少损失。说罢,张亮挽起裤腿,走进水流哗哗的花生地,把花生从水里拔出来。村民新涛家的花生地里的水漫过大腿,他正抢收着花生,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


大雨还淋走了炎热,带来了清凉。农时不等人。雨停后,驻村工作队员积极采取措施,一方面去河南省农业科学院寻求技术指导,另一方面针对村民去外地购买种子不方便等问题,就去河南省农业科学院良种站帮村民买了几十斤萝卜、白菜、菠菜、芫荽、大青菜等蔬菜种子。


抢收抢种的徐大叔拍打着身上的泥土,脸上挂满了汗珠,对满脸皱纹的老伴儿说:“遭天灾了,谁也控制不了,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排出积水,尽早补种其他作物,尽量挽回损失。趁着雨停,加紧抢种是关键,种下去就有希望。”


村委会和驻村工作队员每天早出晚归,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聆听枝头的鸟叫声,奔波在灾后恢复生产的田间地头,抓紧时间抢收补种,力争让村民的损失少一点,再少一点。还好,在乡村振兴的路上,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虽然前面的路任重道远,但是我们已经在最苦的日子里走过,今后,挡在面前的就是一座山,我们也觉得犹如这乡间的烟火一样,平淡而温馨。悠闲的日子,细碎而美好。


兰州日报兰山副刊发表作者吴晓明散文《粉团花》

江海晚报夜明珠副刊发表作者章威华散文《老城》

光明日报大观副刊发表作者江子散文《记一只白鹭》

山西日报黄河副刊发表作者董彦军散文《多才多艺的郝老师》

文化艺术报龙首文苑发表作者胡新华散文《半个红薯的早晨》

精神文明报文化生活发表作者乔欢散文《紫苏炒田螺》

人民铁道报汽笛副刊发表作者丁汉阳散文《我的“大车”师傅们》

无棣大众报历史人文发表作者张呈明散文《乡村的月光


张呈明/乡村的月光(散文)


当雨停云散之后,一轮明月就亮晶晶地浮游在浩瀚无垠的碧空之中了。


仲夏之夜,醒来已是午夜时分。一束白亮亮的月光,敲开了虚掩的屋门。来到院子里,如水的月色立刻包围了我。天明后即是农历的五月十四,而此时的月儿,该是豆蔻年华的少女吧?似乎应该还带着湿漉漉的水汽,似乎还闪烁着珍珠般的光泽。一天一夜的雨,下得酣畅淋漓,把天空洗得不染纤尘。深蓝的夜空上,稀疏地点缀着几颗同样亮晶晶的星星,但是,在皎洁的月光下,星星的光芒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影壁墙前一蓬绿竹,让月色摆弄得无风自舞。月光轻掠,透过疏密有致的枝叶,在影壁墙上挥毫泼墨地创作了一幅月美风柔竹舞的写意水墨画。


乡村的月夜,应该是静谧的。然而,正是这场蓄谋已久的大雨,滋润了蛙儿干涸的喉咙。村西的那片荷塘里,依稀传来阵阵的蛙鸣,把这乡村的月夜装扮得有声有色。在这充满诱惑的月夜里,微微的夜风是否轻轻摘下几片粉红色的花瓣,做成荷花小舟,荡漾在一片碎银的水光里,小舟装满了鱼儿的美梦?


脑海里忽然闪现出辛弃疾的那首著名的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的词句:“明月别枝惊鸦,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多么契合此时此刻的情景呀!


信步踱出家门,雨后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鼻翼里不禁被刺激得痒痒的,忍不住响亮地打了两个喷嚏,于是,引来了狗儿的不满,凭空响起一阵汪汪声。这声音,唯乡村所独有,它随着月光潜入到人们的睡梦中,一丝丝,一缕缕,感染了怀旧人淡淡的乡愁。


月光下的乡村,朦胧而又神秘。白天司空见惯的房屋们,在这花好月圆之夜里,已分不清张家李家。碌碡、井台、石碾,一切变得是那样的扑朔迷离。


月光下的乡村,是那样的清淡而坦荡,是那样的柔情而神秘。一片银色的月光下,没有一丝的喧嚣和嘈杂,只有月亮的清辉如轻纱般的笼罩着静静的乡村。月色使村庄宁静而优雅,月色使乡村变成了流动的诗,于是才有了孟浩然“野旷天低树,江清月照人”的千古佳句。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行走在月色如水的夜色里,身体与大地万物一起沐浴着纯净的月光,静静地感受着月下那份悄然绽放的缥缈与安然。此刻,高低起伏的农舍,疏密无序的树木,以及乡村的生灵们,无暇顾及今夕何夕,相互簇拥着静静地睡去。此时的那轮明月,幽静得让人可以感觉到她吐气如兰的呼吸。此情此景,如梦如幻,刹那间,似乎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就让这颗心随着娇媚的月色肆意流淌吧。月儿懂我,笑盈盈地倾泻着如水的清辉;我恋月儿,缱绻徘徊在乡村朦胧的月色之中。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李白的诗读来总会引发一种淡淡的惆怅,在心头久久挥之不去。凝视那轮明月,惟愿月常圆,人长久,乡村无恙。


新安晚报城事副刊发表作者谢光明散文《采野茶》

楚天都市报夕阳晚晴发表作者夏飞雄散文《岳父的两次商战》

洛阳晚报三彩风副刊发表作者王玉珍散文《我是老师》

洛阳日报洛浦副刊发表作者韦忠民散文《相聚与别离》

广州日报每日闲情发表作者熊智散文《做一个会聊天的理发师》

北海晚报红树林副刊发表作者涂启智散文《磨炼》

沂蒙晚报沂河副刊发表作者宋茑散文《泛黄书页忆师恩》

齐鲁晚报青未了副刊发表作者张成磊散文《可西老师》

天津日报北辰之声副刊发表作者胡庆军散文《做一只红烛多好


胡庆军/做一只红烛多好(散文)


写下红烛,会想起那些在教育战线上追求、奉献的人,会有一种情感溢满心间,敬仰一种职业,敬仰一种精神,也让多少故事融化进日子。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一只小小的红烛,是教师最好的象征会和着怎样的心香,在生命的最深处绽放成一朵灿烂的花。用一生的温情,化最美的殇。


谢谢你们,每一个眼中有光心底有爱的良师们,是你们为孩子们点亮了一盏盏心灯。如一只一只红烛,在岁月里散成碎片,投映在无声的夜幕。一只红烛。让一份情化做一滴泪,燃烧了自己,温暖着别人。


历史的光阴上覆盖了最初的心愿,红烛精神,被赋予了时代的诠释。“红烛啊/这样红的烛/诗人啊,吐出你的心来比一比/可是一般的颜色?”当年一多先生用最感人的诗章禅悟了一种思想,成为宝贵的精神财富。多年来,多少人用心血和生命书写了红烛精神,把热爱祖国、热爱人民、务实敬业、立志成才,报效国家定格在红色的烛光。


该用什么传承,该用什么歌唱,让教书育人的“红烛精神”演绎时代的锋芒,可以是大江东去的豪迈,可以是惊涛拍岸的气度,可以是杏花春雨的韵味,可以是平凡朴素的衷肠。


每一名教师都是一只燃烧的红烛,照亮中华民族文明传承的轨迹,燃烧了誓言,璀璨了光阴。在静静的守望里,把一种神圣点缀上万朵鲜花。


一只红烛很小,却雕琢最大的世界,在透明的时光里写生命的无畏、唱人间的大美。红烛,让生命里唯一拥有的财富,从一而终,不埋怨不抱怨。


生命说长也长,说短也短,能像红烛一样多好。挥挥洒洒让生命如此璀璨,即使没有人记得。一只红烛让生命诉说着不一样的精彩,只以自己的方式赋予目光里精彩。无论丑美,无论贫富,红烛的光都会尽量去照亮,即使流完最后一滴泪水,也要让生命永恒,然后留下独一无二的精彩。


一只红烛用一生诠释生命的可贵,我们活过,只一次,却是最真实最长久的财富,感恩生命,渲染生命,让烛光一路照射生命,让心灵纯净,像一只红烛用自己的生命之力量震慑人心,活出最真的韵味,不辜负每一秒生命赋予的精彩,一路徜徉尽情的在这世界为生活颂歌。


我们仰望红烛,仰望历史的天空,让历史的精彩汇成一个民族震撼历史的脚步。红烛精神是一种霸业和雄图,是一种墨香和诗赋,是大漠里的驰骋,是太空中的舞步,红烛透出的诗香琴韵,浸润着不朽的时光,连接起今天和古往。


感恩时代吧,做一只红烛,驱散了心灵窗口的云雾,去春耕、去夏耘、去秋获、去冬藏,去求索于科技、去根植于沃土、去登泰山小天下、去临东海看日出。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点亮一盏心灵的红烛,心底会坦荡成康庄大路,任一种态度、一种行为、一种理念荡漾。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红烛是给予、是交付、是奉献。红烛是“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的自我生存中不知不觉呈献给人类社会的礼物;红烛是“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默默无闻精神。做一只红烛吧,即使生命不在了,也不忘用自己的躯体滋润、呵护光明。


让我们想那些辛勤的老师致敬吧,让我们都像他们一样拥有一颗平常心吧,努力做好每一件事,认真善待每一个人,这或许就是红烛精神的本源。

发表评论:


版权属于 张延才的空间 苏ICP备190636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