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纸副刊散文展(2021年9月13日)

2021-9-13 张延才 美文选读

人民日报海外版旅游天地发表作者高新华散文《寻访逸迩阁书院》

人民日报大地副刊发表作者张金凤散文《茶园内外》

文汇报笔会副刊发表作者王煜散文《九下红河》

法治日报文苑副刊发表作者刘兰根散文《换来的生活》

今晚报今晚副刊发表作者张亚凌散文《岁月里的花草》

新民晚报夜光杯副刊发表作者吴霜散文《银川一家人》

郑州日报郑风副刊发表作者吴志恩散文《不舍天健湖》

长春日报文苑副刊发表作者古保祥散文《秋虫》

羊城晚报花地西湖发表作者魏青锋散文《土月饼情结》


魏青锋/土月饼情结(散文)


秋风送爽,转眼又是一年中秋佳节,大街小巷的商店里都摆满了琳琅满目的月饼,闻着这些诱人的月饼香味,我不由地想起了母亲的土月饼。


那些年物资供应不丰富,母亲老早就开始收集核桃、花生等食材,为制作土月饼做着准备,可到了跟前,母亲还在为白糖发愁,父亲上山挖药材摔伤了腿,治病欠了一屁股债。正好黄老师来家里家访,我和姐姐正在剥核桃花生,母亲去邻居家借白糖,黄老师坐了一会叹口气就转身走了,快晌午时,黄老师又来了,手里拿着一包白糖,我跑出去喊母亲,一包白糖放在案板上,姐姐说黄老师还要去其他的同学家里家访。


母亲盯着白糖愣了半天,随后起身系了围裙,坐过来跟我们一起剥核桃花生,母亲脸色不好,我和姐姐也沉默着,只有手在簸箕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剥好核桃和花生,天已不早了,母亲就擀面做晚饭,父亲躺在西窑里,母亲伺候父亲吃了饭,就又在灶膛添了柴,锅底刷一层油,把核桃仁和花生分别爆炒,过后在盆里加白糖拌匀,月饼馅料就算是做好了。天黑尽了,母亲就捋了袖子,舀了面粉开始和面,面里加了碱水,只有加了碱水,月饼表面才光滑不炸裂,揉面的工作是我跟姐姐轮着做,母亲说,面揉到了才有劲道吃起来才酥软,揉好后,母亲抹一层油在表面,用湿纱布盖着醒面,准备工作做完后,我们就睡了,母亲还要在油灯下纳一会鞋底。


中秋节的早晨,天灰蒙蒙亮,母亲就起床了,清扫了院里的落叶,伺候父亲服了药,然后就把醒好的面掐成一块一块面团,小擀杖擀开,舀一勺白糖核桃花生的馅料包起来,再次擀薄成圆形,这就有了月饼的形状。我睡得正香,被一阵“吧嗒吧嗒”的风箱声吵醒,等我爬起来,空气中已经弥散了一股月饼的香味,母亲已经在锅里刷了油,锅底放了一层圆圆的月饼,姐姐正悠悠地拉着风箱,看到我醒了,母亲忙招呼我,拿了小铲子在锅里翻着月饼,翻不及时就会烙焦的。


第一锅出锅了,母亲先留好一盘品相好的月饼,这些月饼要在晚上摆在院子里祭月的,随后才给父亲端了一盘,母亲刚跨出门槛,我跟姐姐就迫不及待地掰开一个,香喷喷的热气扑鼻而来,塞一瓣在嘴里嚼着,甜丝丝的又透着核桃花生的醇香。我伸手又要拿,被姐姐打了一下:“等下一锅,妈还没有吃呢?”母亲回来,我跟姐姐又轮着拉风箱,连着三锅,月饼就全部做好了。


月饼都放在篮子里晾着,母亲就开始做饭,今天过节,母亲的菜里多了一盘豆酱炒肉,我跟姐姐吃完饭以后,就有了新任务,每人提着一袋子月饼,去姑姑家和大姨家送月饼,还要留一袋明天上学送给黄老师,下午在姑姑吃完饭,借了表哥两本小人书,边走边看,等进了家门,太阳都落西了。姐姐和母亲正在案板上看着什么稀奇,看到我回来了,姐姐赶忙盖起来,“什么东西?”我一下来了兴致,就上前去抢,打闹了一阵,母亲就又把盒子打开,是六个圆圆的,泛着黄铜色光芒,上面刻着字的月饼,表姐在省城上大学,下午来我家送来的,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月饼,母亲用刀切了四份,是蛋黄馅的,轻轻地咀嚼,齿唇间滑过黏软甜润的香味,久久不忍吞下。那时我就在心里暗暗发誓,等我长大了,每年过中秋节都要让父母亲和姐姐吃到如此好吃的月饼。


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上了大学在城里安了家,每年中秋节都给母亲和姐姐送几盒月饼回去,有广式的、苏式的、还有台式的,去年回老家特意带了一盒火腿月饼,母亲咬一口倒乐了,母亲笑着说:“怎么是肉的,还有些咸,不好吃,还是我做的月饼好吃。”我也跟母亲打趣:“是的,都没有你做得好,我们想吃,可你还能做吗?”“能,能,能做哩!”母亲捏着月饼的手在微微抖动着,患脑梗10多年了,母亲的手脚已不大灵活,看着母亲层层褶皱里溢满笑意,倏忽间又仿佛回到小时候,坐在有些凉意的院子里,凝望着天上圆盘似的月亮,边听母亲讲嫦娥和玉兔的故事,边有滋有味地吃着母亲做的月饼。


梁园报梁苑风副刊发表作者王晓阳散文《生命中的三盏灯火》

京九晚报京九风副刊发表作者乔宇振散文《清宵细细》

南都晨报梅溪副刊发表作者刘世良散文《三顾情结》

周口日报铁水牛副刊发表作者方珍散文《满城尽飘桂花香》

周口日报周口文化发表作者郑明升散文《宋孙庄的红色记忆》

深圳特区报前海副刊发表作者甲乙散文《姊妹花》

宝安日报流金岁月发表作者彭毅散文《童年的老月饼》

西安晚报西安地理发表作者高铭昱散文《山水奇幻话沟峪》

汕尾日报我们的节日发表作者龙晓初散文《心中有轮明月


龙晓初/心中有轮明月(散文)


在我国,中秋节可谓是媲美春节的第二大佳节了。每逢中秋,人们心中都会泛起一片对美好的祈盼和对共享团圆的憧憬。


中秋夜,皎洁的月光遍洒城乡,疫情的原因,不少市民都利用家中得天独厚的露台赏月,与家人尽情享受天伦之乐。


在汕尾,往年的中秋夜,不少市民选择到海滨栈道寻找“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感觉。彩灯亮起,海滨栈道远远望去就像是一道七色的彩虹从海里横跨而来,仿佛走进了梦幻与现实的连接处,与湖滨建筑物的霓虹灯相辉相映,令品清湖的夜色更加迷人。在海滨栈道上赏月,伸手就可摘到月亮……想着以往常见的露台上赏月“茶座”:一盘月饼,一篮水果,一壶好茶,手机传来时而悠扬、时而轻快的音乐,成了“茶座”的背景音乐,静中有闹,闹中取静,好不惬意。


入了九月,已是一层秋雨一层凉了。关于月饼,关于桂树,开始在杜甫的诗中,苏轼的词里,悄然地生长。


月儿是有灵性的。一年四季的圆缺只为了这一夜的圆满和美好。每逢八月十五,月亮便被中国人赋予了最深挚的情感。


寂静的夜空,它盈盈的波光轻轻流转,就平复了白日的喧嚣和浮躁,这时大地就开始了宁静的呼吸,就有了明月松间的幽静,就有了清泉石上的晶莹。它皎洁的明眸顾盼之间,清清月华像浅浅的微笑,就幽幽挂满了夜的枝头,这时就有了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浪漫,就有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旷达,就有了带月荷锄归的悠然和娴雅。它纤纤素手轻舞慢摇,竹影扶疏的写意就涟漪般在小园、在幽径漫开了,这时流泻的月华携清风摇曳,悄然拨动大地的琴弦,山川河流就开始了幸福的私语。


体味了前人跌宕起伏的人生,我们更能感受中秋的美景、美月。一首曾被闻一多先生誉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的诗,就是张若虚所著的《春江花月夜》。诗篇的题目就非常令人心驰神往——春、江、花、月、夜,将这五种良辰美景巧妙的结合起来。“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立刻将我们引入到那片碧波荡漾的江水,那只江中漂浮的蓬船,江边那片郁郁葱葱的树影。“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江天、江水、江树和着明月复杂的光与色,一幅清幽如诗的瓜洲江畔月夜图跃然脑海。


心中的月,是一只装满了历史的古船,静静停泊在精神的憩园。月不只是美的使者,更是民族文化的符号,闪烁着一个民族千百年的心灵秘史。人们遥寄的情怀在这只古船里积淀、酝酿、升腾,最后盛开成无数朵心灵之花,集中在中秋这清幽的夜色里灿然绽放。这轮月,踏着《诗经》的节拍、和着秦汉的歌谣、沐着唐宋的雄风徐徐而来,使人为之迷恋、为之畅想。


中秋望月,抚慰心灵。在中国,月亮从来不是一个普通的星体,它负载着悠久的神话传说和深邃的文化内涵。数千年来,月缺月圆唤醒人们对亲人的思念、对人生的思考;朦胧月色、娇美月华引发人们无限的遐想。月如澄澈的秋水予人平和宁静,宛若不染尘的清风,携思念的心灵回到它们梦的家园,高悬的明月是所有天涯游子共同的精神依托。从此,“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就成了东方文明一脉相承的根,无论你漂泊何处,“思乡”就是你的民族印记。


今时古月,愿我们在领略了人世间的纷繁复杂后,心中仍有一轮明月,蓦然回首,那轮月依然皎洁,依然透亮,依然美好如初!


解放军报长征副刊发表作者江永红散文《爱在大凉山》

天津日报满庭芳副刊发表作者卢永琇散文《津沽芙蓉》

延安日报杨家岭副刊发表作者李世心散文《宝塔山摩崖石刻记》

兰州日报兰山副刊发表作者王家年散文《读窗随笔》

江海晚报夜明珠副刊发表作者陈舰平散文《向日葵精神》

山西晚报子夜副刊发表作者刘峰散文《新雁两三行》

枣庄晚报运河副刊发表作者贾传科散文《榴园秋韵》

漯河日报水韵沙澧发表作者华文菲散文《八月桂花香


华文菲/八月桂花香(散文)


时光又穿梭到了阴历八月。早晨,我去上班,一阵凉爽的秋风,带着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脑子里的余困被一扫而光,顿觉神清气爽。


看看时间还早,我不由自主地往前院走去。小区的桂花树栽种在每栋楼房的南面,我家的楼房是小区的最后一栋,出入的后院没有桂花树,总是让人遗憾。


早晨,院子里甚是热闹,鸟儿清脆的啼叫,送孩子上学的、上班的,人慌车鸣。转过湾,香味更加浓郁,走到树下就不由得扬起脸、眯起眼,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


记得我们刚入住此小区时,桂花树还很小,转眼十几年过去,棵棵都已枝繁叶茂了。每次闻到花香,我便会猛然想起,时光又溜进了八月。


树上的桂花一簇簇、一撮撮,米粒般大小的黄色花瓣,若隐若现地镶嵌在枝叶之间,长相朴素,又如谷糠般轻软,如不细看,很难发现它的可贵之处。但它的气质却是无与伦比的高雅,见过一次它的精致,闻过一次它的清香,便刻骨铭心得再也挥之不去。走在桂花树旁,我轻诵诗仙李白的《咏桂》:安知南山桂,绿叶垂芳根。清荫亦可托,何惜树君园。又咏起杨万里的《咏桂》:不是人间种,疑从月中来。广寒香一点,吹得满山开。后又想起张迈的《花雨满香江》:桂花树下嫦娥醉了,不觉梦已渡香江。百年梦回愁结胸膛,故国游魂在水中央。青丝一夜变了白霜,花语带你归故乡……


“你在干吗?姐。”细软的声音把我从沉醉中惊醒。原来是我们单元的邻家女子,带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从树下经过,她微笑着问我:“这是什么树?”


“桂花。”我也微笑着回答。


“真香啊!”她随手摘下一簇放鼻子下闻了闻,“哎!奇怪,摘下来怎么不香了?”


我记得有史料记载,桂花与其他的花香不同,其他的花离得越近香味越浓郁,而桂花的香是向远处散发的,如果把它摘下来,瞬间便会黯然失香。


我真正近距离触到桂花,是在搬进小区的第一个秋天,那时只知道院子里栽种着许多绿植,但从没有关注过都是些什么植物,直到中秋节前的一天晚上,我和先生回来时,已月洒西楼,院子里安静极了,只有绿植尽情地沐浴着月光,一阵秋风携带一缕清香迎面吹来,我惊奇地说:“这是哪来的香气?这么好闻。”


“好像是从绿化带里散发出来的。”先生说。


上楼洗漱完后,我来到卧室打开窗户,清香伴随着月光源源不断地袭来,我站在窗前贪婪地呼吸,一会便感觉如入仙境。这清香好像是从唐诗宋词里穿越过来的,让我迷恋,让我困惑,让我一夜无眠。第二天早晨,我早早起床下楼去到前院,想一探究竟。


早晨带着露珠的黄色小花娇柔迷人,除了让人深深地闻,还想让人轻轻地吻,那种感觉如青涩的初恋甜蜜而忧伤。这时,小区的园林师傅已开始修剪花草,我弱弱地说:“这花真香。”


师傅说:“是啊!桂花就是很香。”


从此,我爱上了桂花,爱上了八月。每每嗅到花香,便总想偷折几枝,插入房中独自欣赏,可是又不忍心让它们的美好生命扼杀在我的手中。


后来,我发现桂花遍布在漯河的大街小巷,每到八九月份,漯河就满城飘香,为市民提供甜美的精神享受。忙碌了一天后,我总是盼望着早点回家。进入大门,清香弥漫身心,瞬间洗却一天的疲惫和烦躁,有时候会突然让我有写首小诗的冲动,或者约先生坐在树下,闻闻花香,赏赏月光,听听蟋蟀的小夜曲,在一阵晚风中,星星点点的黄色花瓣,洋洋洒洒的散落身上,你闻闻我,我闻闻你,体会着花前月下的浪漫。


桂花的香是与众不同的,它不和百花争艳,不和百花比妖娆,不恋春,不避夏,不悲秋,不惧冬,以低调自信的姿态活出自己。我常想,如果植物界里没有桂花出现,那秋天该会怎样的索然无味?


从此,我期望着生命中的每个八月,期待着八月开放的桂花。嗅到桂花的香,疲惫的灵魂便会在这个季节得以安抚,心境变得沉静温婉,将清香根植于灵魂深处,在有限的生命里细细品味飘香的时光。


文化艺术报龙首文苑发表作者王祥夫散文《干菜的滋味》

精神文明报文艺副刊发表作者冯国平散文《芦花深处忆母亲》

人民铁道报文景副刊发表作者张复林散文《生命里的一束光》

永州日报潇湘文学发表作者海鸥散文《外婆与袁隆平先生》

原日报双塔副刊发表作者崔鹤同散文《巴金的“禁区”》

安庆晚报月光城副刊发表作者查显者散文《菜园里的动物》

安庆日报大观副刊发表作者阿占散文《我们都用倒装句》

洛阳晚报三彩风副刊发表作者董灵超散文《想去看看付老师》

鹰潭日报龙虎山副刊发表作者童如珍散文《醉秋


童如珍/醉秋(散文)


一年四季中,秋天别有一番韵味。


秋天湛蓝,秋水澄澈,秋风透爽,秋野斑斓。


秋天没有春天的淫雨霏霏、阴漉潮湿,没有夏天的骄阳似火、酷暑炎炎,也没有冬天的朔风凛冽、折胶堕指。但她却吸纳了春天的温暖,夏天的明朗和冬天的清爽。


秋天,就像一位雍容华丽、烟凝媚色的贵妇,有一种成熟丰满的美。她将积攒了大半年的收成呈献给了人们,那黄橙橙的稻粟映着灿烂阳光,绘就了金秋美景。那漫山红叶,翠竹苍松,用淡云描彩,迎轻风吹拂。清秋里飘溢着清香,清秋里演绎着清欢,她的姽婳矜持,令人心驰神飞,遐想联翩。


秋天的山水如同泼染的国画,总是那样浓淡相宜,透显出一份寂寥之美。你看,湿地里野芋、辣蓼、菖蒲们萋萋苍苍,各色野花姹紫嫣红,争奇斗艳。间或,有泥潭一层薄水,一群小鱼在浮萍间游弋,青蛙在叶片上欢跃。潭角倒伏一截枯枝,枝桠上几只白鹭单脚独立,正四处张望。再看,江中碧水悠悠,波光潋滟。飞鸟掠过水面,欧欧叽叫。岸边芦苇摇曳,沙沙而响。极目远望,霞光映照,际阔水远,这便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曼妙景致。


倘若邀上三五好友,在旷野间,山坡上,树荫下,席地而坐,摆几盘菜蔬,带几瓶老酒,一边欣赏秋景,一边款酌慢饮,那是何等的逍遥自在、赏心悦目。待兴高之时,或轻歌曼舞,或高谈阔论,是否有一种“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悠然意境?当习习秋风吹过,醉意泛起,眼前飘忽迷离,脚下恍荡酥软,是酒醉,还是景醉?已然混沌不清。犹如这空气中弥散的芳香,是稻粟之香,还是桂花之香,那都无关紧要。我们所要的正是这醉意朦胧、飘然若仙的感觉。


幽谷山径间,携情侣悠闲漫步。看鸟雀嬉戏飞舞,听蛙虫婉转吟唱。采一捧路边的菊花,表一腔甜言蜜语,眉目里暗送秋波。再找一处草地躺下,仰望蓝天白云飞,遐思明日好运来。待情酣意浓时,两体依偎,两心相悦。嗬!好一幅缱绻缠绵、男欢女爱的秋游图啊!


秋天的惊艳之处,还在于有一个“花开二度”的时节。几场秋雨之后,气候温湿,土地洇润,与春天相似,使那山茶、枣树再度开花,二次挂果。虽然产量不高,却是意外收获。


是啊!万物之灵的人类总是与大自然和谐同步。人至中年,犹如一年中的秋天,赋予了你的沉稳、内敛与丰腴。收割完你往日的成果,将妩媚与风流在阳光下“晒秋”,秉倚你的聪明才智,展示你的翩翩风采,去邂逅那撩人心扉的“秋天里的春天”。


让我们徜徉在这浓郁的秋色里,弹唱着人生的隽永诗章,来一次放纵的酕醄深醉吧!


洛阳日报洛浦副刊发表作者吕晓轩散文《老李家的幸福生活》

大同晚报九龙壁随笔发表作者蜀水巴人散文《一本古代教科书的价值》

湘潭日报杨梅洲副刊发表作者罗文曼散文《湘潭美景》

黔西南日报天天副刊发表作者吴鲜散文《狗尾巴草》

潮州日报潮州文化发表作者郑婵美散文《灰楼与土楼》

唐山文化日报文化副刊发表作者姬保新散文《栗乡·栗农·栗商》

齐鲁晚报青未了副刊发表作者许志杰散文《我的自行车简史》

大众日报丰收副刊发表作者匡有斌散文《蟋蟀啾啾》

三秦都市报细品副刊发表作者白来勤散文《城外的乡愁


白来勤/城外的乡愁(散文)


烤红薯的泥土炉小推车,飘逸出特有的香味,弥漫大街小巷。口红吻在纸巾上或嘴唇上,都不会把心肠的色调影响。


乡愁,在水泥钢筋洗礼下坚挺而鲜活;乡情,在烤箱空调煎熬里醇烈且干练。农家乐的乡野味,意外激活了城里人极具探索性的刁钻味蕾,喜欢猎奇的眼球多维度旋转,把一根根弹簧似的脖子,牵引得老长老长。


村庄,匍匐在城市的睫毛上,一朵朵奇花异卉无序上岗,芬芳沁心脾自带炫目光芒,向世界诉说着自己的主张,惹得蝴蝶蜜蜂竞相追逐、喝彩鼓掌,就连螳螂也欢呼雀跃、抖动臂膀。


不知疲倦的夜来香们,在阳光下我行我素,把大街当苑囿绽放妖冶,无视安分守己的草木,眼神里、口舌间泛溢疯狂,把个性彰显到物我两忘。


小鱼小虾自得其乐,从不惹是生非,却在清澈见底的河流中自由自在地谈情说爱时,莫名其妙地得道成仙。攘来熙往的人群里,一颗颗心碰撞的火花飞溅,忘记了交流时使用的方言、甚至母语。


徜徉在城外的乡野,你会觉得这里的眼睛很小很窄——窄得容不下半颗沙粒乃至尘埃;又觉得这里的眼界很大很宽——宽得能容下山川河海狂风巨浪。影与光在经络乡村的河流里缠绵,将水波纹织成一张恢恢天网,风大时疏而不漏将豪情吟唱,风小时细致入微婉约而端庄。


漫步在城外的乡野,你会感到这里的爱河很窄很浅——浅得仅容纳仁义礼智信真美善;又感到这里的爱海很深很宽——宽得能容下温良敦厚诚让恭谦。幸福的鸟儿在蓝天下自由飞翔,理想的种子在红土地茁壮成长。天堂的花朵在人间绽放,梦中的星辰在云端闪光!


腾挪在城外的乡路上,你会发现这里的脚板很窄很短——不过两寸半宽不过七寸多长;你又会发现跨越乡路的脚步很长很宽——足以将历史与未来的距离丈量。时光,没有在这里停滞;历史,驻足在这里沉思——城乡接合部的过去和今天,都让五湖四海的金发碧眼眸明睛亮。


小河的水声,如一曲绵甜劲爽的古调,让律动复活了传说的俏首媚眼。看得见的乡愁,像一壶历久弥香的老酒,让醇烈滋润了喜地欢天的乡风,既深邃了梦想、甜蜜了胸怀,更温柔了时间、坚挺了信念。


今天明天都是好日子,莺歌燕舞云蒸霞蔚。食物丰富得不知吃啥心里美,我家你家还有他家,的确都不缺上好的茶叶,却都在寻思、比对,看哪里的水烹出的香茗,能更健康、更环保、更有品味。

发表评论:


版权属于 张延才的空间 苏ICP备190636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