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纸副刊散文展(2021年9月15日)

2021-9-15 张延才 美文选读

人民日报海外版旅游天地发表作者李剑平散文《桃花湖边“桃花源”》

人民日报大地副刊发表作者肖学文散文《油茶花儿开》

文汇报笔会副刊发表作者王培军散文《记儿时看的露天电影》

新民晚报夜光杯副刊发表作者沈嘉禄散文《铁锅蛋》

羊城晚报花地副刊发表作者谢锐勤散文《诗意禾木》

今晚报今晚副刊发表作者理洵散文《唐人的“以胖为美”》

河南日报中原风副刊发表作者鱼禾散文《黄河源

牡丹晚报悦读汇副刊发表作者朱德庸散文《窗子里和窗子外

邢台日报百泉副刊发表作者魏青锋散文《剪辑薄里父爱深


魏青锋/剪辑薄里父爱深(散文)


父亲坐在炕沿上抱着水烟台,烟雾缭绕中“呼噜噜”的声音时断时续,我激动地跟父亲嚷:“我再在单位待下去,就疯了!”良久父亲才接话:“土建单位就这样,我也跟你祥叔说过了,正想办法把你调……”我打断了父亲的话:“这话你说多少遍了,祥叔都退了十几年了,谁还听他的,反正这我不管,要不我就辞职!”“你敢!”父亲“腾”地站起来,只听“嘭”的一声,水烟台四分五裂地躺在地上:“当初能分配进来,我跟你祥叔跑断腿,国家的铁饭碗说丢就丢了,你要敢辞职,我就没你这个儿子。”父亲转身出了门,在门口却停住了,扶着门框缓缓地蹲下了身,正在擀面的母亲顾不得洗手,跑过来搀起父亲:“胃又疼了,你们爷俩能不能好好谈,看把你爸气得,胃药在桌子上。”我把胃药塞在母亲手里,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省城的朋友刚升职采编部主任,力邀我加盟。我在家里到处翻,找我发表作品的样报,单位上班一个工地一个工地辗转,没有固定住址,写稿投稿都留着家里的地址。我赶到村诊所,父亲正在诊所打吊瓶,我靠近父亲,嗫嚅着:“爸,我之前发表文章的报纸放哪里了?我想看看,我刚才说的是气话,你不要生气……”父亲头偏向旁边,鼻孔呼哧呼哧喷着气,母亲讪笑着:“儿子在跟你说话呢?”“听得见,我又不聋!”父亲没好气地说,随后抬高了扎针的胳膊,母亲忙过来在兜里摸索出一串钥匙。


家里有个上锁的小木箱,小时很好奇,一次偷了父亲的钥匙,失望的是里面只有一本族谱、一本党费证和几本账册。我拿着钥匙,再一次打开父亲的小木箱,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的作品剪辑簿,父亲把我发表的文章,按照时间顺序剪贴在了一个8K的笔记本子上,文章下面还用铅笔写了个小小的数字,我想应该是稿费金额吧!最后两页是密密麻麻的目录,翻着翻着,心里突然涌出莫名的感动。我到镇上的复印部复印了文章,又把钥匙还给父亲,父亲的情绪已好多了,正高声谈笑着,我进了门,笑声却戛然而止,父亲的脸又拉下来,母亲戳了父亲一下:“娃给你送钥匙。”父亲绷着脸不吭声。我跨出了门,远远地听到父亲的声音:“唉,都怪我没本事,给娃帮不上忙……”


到了省城,才知道所谓采编,其实就是到处拉广告拉赞助参加商家的各种商业活动,作为刚入行的新人,又是一个在省城摸不清方向的外地人,所以尽管非常努力,可一直业绩平平,工资是跟业绩挂钩,没有业绩,连那点可怜的底薪都保不住。勉强干了一年,最后还是决定出去闯闯。临行前我回家了一趟,母亲炒了几个菜,有胃病的父亲很少喝酒,但那天父亲却喝得有点多,中途又问我单位的事情,我骗他说最近接了武汉的工程,可能要去武汉一段时间。父亲听了,兴致更高了,还让母亲取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说这是你这些年的稿费,都给你存着呢,完了又把钥匙递给母亲,让母亲把剪辑簿拿出来,母亲笑着嗔他:“每次你爸一高兴,就把你的文章拿出来大声读!”父亲这次读的是《父爱如山》,边读边还满嘴酒气地问我:“这写的是我吗……”


老同学在武汉开了家医药公司,先去帮着搞策划,设计一些报纸的广告版样,策划一些促销方案,一年后公司要开拓外地市场,没有可靠的人选,我就自告奋勇地去做市场。经济条件稍好一些,就给家里装了一部电话,每周跟母亲通一次话,还没有说完,父亲就在边上着急地抢电话,接了电话,我只好又给父亲编些单位工程方面的事,父亲却打断了我,高兴地说刚收到一个样刊和获奖证书!还说那篇写驴子的文章写得贴地气,母亲在旁边催促,娃子长途话费贵,父亲才意犹未尽地挂了电话,时光如白云苍狗,转眼我已在城里打拼了快十年了,有天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说父亲晕倒了。我连夜赶回家,父亲已住进了医院,等我按了16楼的电梯,心却猛然沉重下来,16楼是肿瘤病区,父亲确诊是胃癌晚期。在最后的日子里,父亲就把剪辑簿放在床头,疼痛减轻时,父亲就翻开剪辑簿,小声地读,读到精彩处父亲的脸上就漾着笑。住院第43天,父亲睡着了再没有醒来。


后来有次翻看剪辑簿,最后一页夹着一张报纸,是单位在市日报发的限期15天报到的声明,看时间应该是我刚到武汉的日子,望着被父亲用笔圈起来的名字,我才明白父亲早已知晓了我被单位解除了劳动合同。倏忽间眼泪就扑簌地落下来,泪光中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夜晚,微醺的父亲捧着剪辑簿大声地读着……


长春日报书香副刊发表作者袁恒雷散文《做个生活的艺术家

京九晚报京九风副刊发表作者史久爱散文《转身,眼泪已湿了双眼

黄山日报散花坞副刊发表作者许若齐散文《每天做一顿饭

济源日报驿站副刊发表作者李娟散文《紫茉莉六点开

驻马店日报文化副刊发表作者赵新春散文《赐食御前的范谷英

平顶山日报落凫副刊发表作者曲令敏散文《情满落凫山

平顶山晚报副刊发表作者安建功散文《李胜的葡萄情结

焦作晚报覃怀月副刊发表作者李翔年散文《鹿洼的女儿

今晚报今晚副刊发表作者刘世芬散文《那个为你手术签字的人


刘世芬/那个为你手术签字的人(散文)


前不久的雨天,朋友不慎摔断左臂,需要手术。一番住院、检查手续过后,终于等到手术了,医生高喊:家属签字!这一声呼喊,喊出尘世五味。朋友早年离异,与儿子儿媳相依为命。目睹医生让其子签字的一幕,那情景,辛酸又欣慰。辛酸的是,当情感选择早已多元的今天,单身虽不再奇葩,但总有一道让你绕不开的坎儿——手术签字,提示着你的婚姻状态;欣慰的是,她孤苦一生,幸而有一个人,能够为她手术签字。


生而为人,谁敢保证自己的肉身永远金刚不坏?单身之人,倘若没有子女,手术签字就成为绞尽脑汁的大问题。犹记得,前几年读裘山山的中篇小说《琴声何来》,单身女主人公吴秋明半夜阑尾炎发作需要手术,病人在本市没有任何亲人,昏迷之际,医生苦等家属来签字,却实在找不到签字之人。可再拖下去就要穿孔了……护士依次拨打吴秋明手机里拨进拨出的号码,拨了前几个号码都没成功,只有男主人公马骁驭接了电话。可他也不是病人的家属啊,“我就是她的同学”。当马骁驭默默接过手术单子,瞬间被吓住:一个手术的潜在风险竟有那么多!仅仅麻药引起的危险就有一堆,他有些犹豫了:字签了,是要负责任的!他甚至问医生:必须手术吗?医生告诉他:病人已经高烧,各项指标已经亮红灯了,“不做手术过不了今晚”。而这时病人也醒了,病人说:“拜托,你若不签我只有自己签了。”于是,一个连恋人都算不上,至多有点暧昧意味的男人,被当作临时家属拉来签字。当然,这也让二人的关系推进了一大步。


原来,手术签字,正在检视着我们的社会关系以及每一个社会人的那份义务和责任。

我的另一个女友,平时柔弱矜持,一直被丈夫捧在手心。忽一日,丈夫被确诊为食道癌。惊天霹雳,仿佛天顿时要塌下来,此前她何曾经历这样的至暗时刻!事后,她向我描述签字的瞬间,犹如泰山压顶,但只有1.56米的她,本来瘦弱,那时连日煎熬更成为一株小草……我想问她签字时手是否发抖,但没说出口。但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她告诉我,心肯定会发颤的,但命运把一个人逼到黑暗的角落,自己也只能咬紧牙关、深呼吸,最后沉稳淡定地签了字。


看过一条新闻,某国政府向青年人发出呼吁:为了国家,请结婚,生一个孩子。即使如此,那国人口依然负增长,年轻人甚至对异性都失去兴趣。前几年曾风靡的一部韩剧《来自星星的你》中,女主千颂伊阑尾炎需要手术,邻居超人都敏俊假装外出特意送她去医院,但手术需要亲属签字,单身狗千颂伊哪来伴侣!而母亲和弟弟又不在身边,情急之下,超人为她签字,超人嘛,签得云淡风轻——他对千颂伊深深爱恋着。


签字,意味着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或一个人对一个组织的承诺。大到手术、商业合同,小到社区报表签字——作为一个人,巨笔如椽,几笔下去,如巨人立于天地之间,担起了作为人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要义。后来,我经常想象我那具有矮小身材却手握巨笔的女友,在命运将她抛到风口浪尖之时,她那娇小的身躯却如孙悟空手中那根渐渐变长的金箍棒,终能顶天立地。


几年前,我也做过一个妇科小手术,医生大声喊着“家属,家属”——签字!我惊奇:微创也要签字?医生头也不抬:凡动刀切肤都要签!那一刻,作为病人,那么无力。我乖顺得像一只猫咪,甘愿把自己置于被签字的位置。而作为家属的丈夫,则“享受”着被需要的价值感。或许这就是上帝为人类,为世间男女埋下的伏笔:你们必须相爱,彼此需要、拥有!哪怕你足够强大,足够独立,足够自我,足够……你也必定需要他人——没有亲人,必须有朋友——因为你终究需要一个为你手术签字的人。


三门峡日报今日渑池/仰韶发表作者毛丽华散文《那年,父亲送我上师范

深圳特区报前海副刊发表作者朵娅散文《秋寿眉的深意

宝安日报流金岁月发表作者启之散文《少年与旧棉衣》

巢湖晨刊望湖亭副刊发表作者苏自山散文《儿时有梦早成真》

解放军报长征副刊发表作者陈典宏/王怡冉散文《榆树下的盛夏》

兰州日报兰山副刊发表作者李彩红散文《那满坡的洋芋花啊》

山西日报黄河副刊发表作者杜国华散文《大道绵山》

三门峡日报今日渑池/仰韶发表作者李健散文《老月饼》


李健/老月饼(散文)


又是一年中秋将至。


走上街头,满大街的商铺里,到处都是包装华丽、价格离谱、口味不同的各色月饼。不知何故,包装精美的月饼丝毫引不起我半点食欲。那种个大、馅硬、越嚼越香的家乡手工老月饼,却着实令人念念不忘,那丝丝的香甜,仿佛又把我带回小时候中秋夜吃月饼的场景。


通常买回的老月饼,包装很简单,做工却毫不含糊。一斤四个,足斤足两,上秤一称,每一个都是二两五。月饼外包着一张透着油色的淡黄草纸,上附一方红纸,印有“中秋月饼”,红纸外边是纸绳系着一个“十字”扣,这就是记忆中的五仁月饼。


会做五仁月饼的外乡姑姑说,五仁月饼其实就是冰糖块、核桃仁、瓜子仁、花生仁,拌上青红丝和炒过的面,沥上芝麻香油,搅拌均匀装进格子框,用木槌反复打馅,再用和好的油皮面包上馅,放进木质模具压型涂油,上油蒸锅上烘下焙,然后就新鲜出炉了。吃到嘴里甜滋滋、香喷喷,有嚼劲,还荡漾着热乎乎的清香。


在物资匮乏的年月,买月饼主要用作串亲戚,粗布提兜里装上二斤老月饼,看罢外公瞧舅舅。等到关紧亲戚都走完,一番“旅行”的五仁月饼,已变得又干又硬。即使如此,在中秋夜能吃上一口五仁月饼,也是一种幸福。


中秋夜,晚饭过后,一家人围坐在老枣树下等待月亮出来。蛐蛐不停地“啾啾啾啾”鸣叫,我和妹妹们无心细听奶奶唠叨的嫦娥故事,一心盼着月亮快点出来。等啊等,月亮终于缓缓爬上了树梢。母亲把藏在粮缸后的月饼拿出来,抖开细细的纸绳,剥掉油乎乎的草纸,圆而厚实,蜡黄幽香的老月饼就漏了出来。拿切面刀在月饼上比画一番,按四等份切开,依照家乡风俗习惯,已故的爷爷也要供上一份,一不留神,被我像馋猫一样“叼”去吃掉。父亲黑着脸要揍我,说:“你爷爷还没吃,你都抢着吃!”奶奶拦住打圆场:“吃就吃了,先吃后供享,儿女往上长。”母亲一旁替父亲声援:“谁让你吃的?”我说:“你听,蛐蛐替爷爷在说‘吃吧吃吧’。”母亲白了我一眼:“臭小子,你就能吧,等着你爹打你屁股!”我舌头一伸,做个鬼脸,喊着“来呀来呀”跑出了院子。


闻着月饼飘出来的香味,忍不住一小口一小口咬起硬邦邦的老月饼,让嘴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弥漫着冰糖和果仁的甜香。


慈祥的奶奶在门口喊住我,她把月饼掰一大半塞给我,她只掐一点放进嘴里,凹陷的双腮一瘪一瘪搅动着,只能靠牙床和舌头品着月饼的甜香,幸福地享受着孙子孙女绕膝的惬意和欢笑。母亲没好气地呛白:“明年给你做个磨盘大的月饼,让你抱着吃个够!”奶奶听了,开心地嘿嘿直笑……


多少年过去了,奶奶和母亲相继离世,如今想起依然难以忘怀,年年中秋,总会想起五仁老月饼,总会想起小时候和家人在一起吃月饼的甜甜记忆。


也许,对老月饼的怀念,不仅是怀念那种味道,更多的是其乐融融的那份亲情,那份渐行渐远的乡愁,以及如今那份衣食无忧的感动。昔日的亲情,当下的感动都将镌刻在我的人生,氤氲荡漾在岁月的记忆中。


文化艺术报龙首文苑发表作者苏二花散文《在和顺》

新安晚报城事副刊发表作者陈新华散文《小城花开》

太原晚报天龙品味发表作者介子平散文《中秋时节拆蟹忙》

安庆日报大观副刊发表作者石泽丰散文《林中古道》

安庆晚报月光城副刊发表作者宋扬散文《采薇采薇》

盐城晚报美文副刊发表作者刘干散文《一树红柿摇秋光

大同晚报九龙壁艺苑发表作者霜枫酒红散文《战火催生的电影

仪征日报文史副刊发表作者童如珍散文《初为人师正年少


童如珍/初为人师正年少(散文)


1981年,我刚从师范学校毕业,被分配到一所乡中学担任化学老师。那一年,我18岁,由于身材矮小,活脱一位乳臭未干的农家少年。


全校就我一名化学老师,教4个班的化学课,3个初三班,还有一个高中补习班,每周排课16节。学生年龄与我相差无几,尤其补习班的男生,个头大多比我高,看起来也成熟许多。由此,闹出不少尴尬事来。


有一次上补习班的课,我刚走上讲台,下面一阵哄笑。我正纳闷,前排的一位学生示意,指了指我身后。我扭头一望,原来是一名男学生正在擦黑板,因为离得近,又背靠背,一眼便看出他比我壮实高大得多。我说:“这有什么好笑的?他虽然年纪小一点,但发育得早嘛!”可一学生立马站起来回答:“报告老师!他是高四的,与你同岁。”那时候,我们这里高中是两年制,说明他已是第二年补习了。大家又是一阵哄笑,窘得那位擦黑板的同学满脸通红,匆匆回到自己的座位。还有一次,我正在辅导晚自习,一学生家长跑进教室,说他儿子这天逃学,没上课。那学生很是委屈:“你听谁说的?我一整天都在上课呢,不信你问我老师!”我赶紧过去予以证明。家长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满脸疑惑:“你不是他同学吧?为他打马虎眼。”“我真是老师,你看,大家都有座位,就我站着。”家长见我语气坚定,便指了指他儿子:“你看看,你看看,人家都是老师了!”说完转身嘟囔着走出了教室。


我那时年轻,血气方刚。虽然课多,可还是卯足了劲,教书非常卖力。初中化学不大好教,死记硬背的东西多,并且中考只占70分,学生很不重视,上一年的成绩在全县倒数几名。为此,我想了不少办法。譬如自己设计许多小魔术,什么“火山爆发”“变色龙”“水上芭蕾”“多彩神水”等,每节课前表演一个节目。还别说,学生们感觉新奇,兴致立即高涨,连不大爱读书的人都盼着上化学课,还缠着我教他们表演魔术呢!其实,这些魔术是根据化学知识创编的,我则因势利导:“想学表演可以,你们得好好地听课,过后我一定教会你们。你看,逢年过节时,你们把学到的魔术表演给亲朋好友看,那该多有面子!”我这么一鼓励,学生们个个精神十足,认真听课。另外,我还把一些化学名词、元素符号、化学反应式等编成顺口溜或歌谣,让学生们背诵、传唱,使原本枯燥无味的东西变得颇有趣味。如此一个学期下来,学生的化学成绩明显上升,至第二年中考,化学平均分在全县名列前茅。我也被评为“优秀教师”,得了张大奖状和一只铁壳的热水瓶,让我兴奋了许久。


这一届学生200多名,我大多能叫出他们的名字。多年后,他们各有所成,有的从政做了官,有的成了良师名医,也有的成了富商豪贾。但他们见了我,依然会驻足道一声“老师好”。每每听到这熟悉的称谓时,我都感到无比欣慰,思绪立刻翻飞到初为人师的光景里,去寻觅当年的翩翩风采,并慢慢咀嚼其中的甘甜。


甘肃日报百花副刊发表作者叶壹凡散文《二月兰与油菜花

黔西南日报天天副刊发表作者方先红散文《忆晴隆民中的点点滴滴

中国文化报副刊发表作者宋香玉散文《破碎的糖罐

唐山劳动日报老人天地发表作者张凌云散文《秋虫声声

沂蒙晚报潮玩副刊发表作者闫方勇散文《粗粮细吃话渣酱》

齐鲁晚报青未了副刊发表作者高绪丽散文《合欢树下的故事

牛城晚报牛尾河副刊发表作者王国梁散文《枕上秋雨声

邢台日报百泉副刊发表作者刘秀清散文《山水间古茶树

乌海日报副刊发表作者龙晓初散文《放歌乌海


龙晓初/放歌乌海(散文)


乌海,是黄河流域一座灵秀而年轻的城市,山、水、沙漠、湿地在这里汇聚,有着黄河明珠、沙地绿洲、书法之城、赏石之城、葡萄之乡、水上新城的美誉。因黄河海勃湾水利枢纽工程建成蓄水,形成的118平方公里的乌海湖,使得乌海在沿黄城市中有大湖在城中的亲水优势。

乌海湖——山沙握手处托起的一个奇迹,一个美丽而真实的奇迹。


乌海湖水草丰美,环境幽静,湖东是巍峨雄伟的甘德尔山,湖西是沙海连绵的乌兰布和沙漠,黄河水与沙海浑然天成,丰富和延伸了沙漠景观的壮阔,使乌海成为自治区西部唯一的环湖城市。依托乌海湖建设的乌海湖景区,已建成兰亭广场码头、游客服务中心、水上移动木屋、西北码头综合体等设施,开发了游艇观光、水上摩托、水上飞人、沙漠越野等21项游乐项目。2016年,乌海湖被评为国家水利风景区。


站乌海湖边,看着这无垠的湖水和无穷尽的蓝天,会有豁然开朗之感,所有烦恼都消散的无踪无影。而我,已被融化在这透明的天地间,岸边的草坪是我的宠爱。清晨,我常去这天然的织锦上坐着,时而看水,时而观云,时而享受着大地的湿软。傍晚来到湖边,看那轮明月,清如耐冬潇洒的水仙……


乌海的沙也是一道风景和传奇。在国家4A级风景旅游区金沙湾,登上沙山之巅远眺,金色的沙丘起起伏伏。在这片自然形成的沙海中,游客不仅能和金色的沙毯亲密接触,体味着沙的绵柔、沙的温暖,还能骑在骆驼背上,留一幅剪影在沙海中。


黄河流经乌海,馈赠给乌海一份珍贵的礼物——美丽的湿地。龙游湾湿地就是其中之一。每年初春时节,芦苇刚刚探出嫩芽,候鸟已北归湿地“寻春”,你会看到绿树成行,绿草如茵,水禽嬉戏,天鹅曼舞,一幅“飞鸟相与还”的美景。


山水为城市之容,书法为城市之魂。在“中国书法城”乌海,行走在广场、公园、街道,中国传统的书法篆刻、各种书体、文房四宝以书法墙等文化景观映入你的眼帘。一个与你擦肩而过的老者也许就是民间书法家,一个给你微笑指路的孩童也许正在研习书法,爱好书法和学习书法者比比皆是。


在这座热情的城中,山、水、沙、湿地透着阳光的味道,书写着人与自然共生的和谐。


在这座安静的城里,不论是传承藏药文化的满巴拉僧庙,还是古老的四合木保护地和带着岁月痕迹的岩画景区,都会使来这座城市的人不由得放慢脚步,细细品味、深思,放飞思绪触碰远古。


在这座年轻的城中,汉森、吉奥尼、阳光田宇的红酒,带着乌海阳光的味道,带着果木的香气令人回味无穷,吸引着来自国内外的来宾。


乌海是一座活力四射的城市。在这里,游客能观到湖的蓝、湿地的绿、沙的金黄、雪的洁白,能品到葡萄的酸甜、红酒的香醇;在这里,游客能体验到草原那达慕的激情、自驾车营地露营大会的豪壮、冬季滑雪的刺激……与黄河对岸“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乌兰布和沙漠相比,沙漠中诞生的城市,更给人一种强烈的震撼。


湖在城中,城在水中。四季分明的乌海,用美丽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开创着旅游新篇章,拥抱着八方的来客。

发表评论:


版权属于 张延才的空间 苏ICP备190636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