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纸副刊散文展(2021年9月19日)

2021-9-19 张延才 美文选读

人民日报海外版旅游天地发表作者伍策散文《寻美黄姚古镇》

中国纪检监察报养廉副刊发表作者林谋略/郑娟娟散文《军民团结大榕树》

今晚报今晚副刊发表作者瑶华散文《芬芳满室的秘密》

新民晚报夜光杯副刊发表作者俞果散文《西湖》

羊城晚报花地西湖发表作者王太生散文《苇风绿水草》

湖南日报湘韵副刊发表作者汪珍玺散文《稻子熟了》

牡丹晚报牡丹园副刊发表作者冯涛散文《回家坐车那些事儿》

新民晚报夜光杯副刊发表作者张秀英散文《做月饼,吃月饼


张秀英/做月饼,吃月饼(散文)


我一直记着第一次吃月饼的事。


那年中秋前夕,父亲踏进门槛后就说:今年中秋的月饼我来做。他围上围裙、撸起袖子,先将面粉分成一多一少两份,多的用清水和面,面团雪白如脂;少的用菜油和面,面团金黄油亮。再将两个面团分成状如乒乓球的小面团,各取一份叠在一起,压扁、搓长、卷拢,反复多次后,擀薄,放上豆沙,左手托举面团,右手团拢面团,慢慢将面团搓圆,放桌上,用右手掌压成饼状,一个月饼坯就算做好了。


父亲说上灶,母亲就去烧火了,镬子很快就烧烫,父亲拿一块肥肉沿着镬沿往下抹,将镬子抹得锃亮,后拿起饼坯,一个一个排队放进镬子口上,并叮嘱母亲注意火候。我们踮着脚围在灶前,在一阵阵香气中咽口水。父亲用筷子翻动着饼坯,边翻边叫我们看着,我们说为啥?父亲说,将来有用的。


二十分钟后,饼坯表面金黄了,父亲从镬子里抓起一个,边吹气边两手交替拿着月饼,然后轻轻掰开,只见断面一层一层的、层层叠叠,外壳还掉落几片面屑,父亲说成功了,吩咐母亲熄火、起锅,随手把刚才掰开的两半个月饼递给我们姐妹。我们哪还顾得了烫,张口就咬,连喊好吃,伸手再向父亲要月饼。


圆圆的月饼,表皮金黄,外酥里脆,妹妹人小,怕吃不过我,张大小嘴狠命咬,饼皮掉下来,急得母亲摊开双手候着,把落到掌心里的饼皮放进自己嘴里。父亲看着我们的吃相点头微笑,母亲说没看出来,粗男人也会做月饼。父亲笑笑:一直想让女儿们尝尝月饼的香甜,在外看人家做月饼,看一遍就记住了。


原来,父亲学做月饼是为了女儿们,我们感觉父亲很用心。


长大后,我学会了父亲的月饼手艺,但一次都没动手做过,认为想吃月饼,去街上买几个就可,省力也省时。可父亲不这样看,中秋时节,总会动手做些月饼分给我们,我们也接受,因为买来的月饼,好看是好看了,但总觉得缺少烟火味,没有现做现烤的香。


后来,父亲病重卧床六年,我们只能吃买的月饼,买的月饼甜的太甜,咸的太咸,而且越来越贵。吃,只是为了应节。前年,父亲永别了我们,一个人去了天堂,家里就不提中秋过节的事了。


今年中秋将到,母女一起逛超市,看见了超市里满架满铺的月饼,母亲突然问我:不知道月饼还能做吗?我愕然后回神:能的。那好,今年我们做做看。


母女当即买了材料。我告诉母亲:爸做了几十年,我们吃了几十年,我一直记得做月饼流程,保证能成功。母亲说:好,把小辈统统喊来,一家人一起做,一起吃。


父亲,你在天堂,能看见我们一起做月饼、吃月饼吗?

图片

洛阳晚报三彩风副刊发表作者李双伟散文《石榴的味道》

梁园报梁苑风副刊发表作者宋扬散文《饼间乡愁》

南都晨报我们的节日·中秋发表作者赵长春散文《记忆深处的中秋》

天中晚报驿·副刊发表作者周志清散文《练江河在这里拐了两个弯》

焦作晚报周末晚晴发表作者朱立明散文《杜甫故里拜谒诗圣》

颍州晚报浓情中秋发表作者潘琦散文《家乡的老月饼》

广州日报每日闲情发表作者龙建雄散文《五分做人,五分做事》

图片

龙建雄/五分做人,五分做事(散文)


我的老朋友白哥,现在是一家公司的中高层管理人员。认识他十六年,可以说,他从一名跑工地的业务员,一步步走到现在的位置,我是他的见证者之一。


老白是20世纪90年代的高中肄业生,因为家境贫寒,便跟着兄弟两个出来广州打工。老白的个子不高,在讲究颜值的今天,他算憨厚可爱型。不过,所有这些,都不影响他刻苦钻研业务,勤奋好学技术,按理说他的业务领域属高科技行业,但这没有成为他发展的障碍。除此之外,老白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待人特别随和,技术会议上他滔滔不绝,可平日里温文儒雅,无论是对客户,还是自己的同事,他总是担当着那个最忠实的倾听者角色,尔后不愠不火地发表自己的意见,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亲和力。


这些年来,和老白从熟悉到至交,我深感,能够交到这样的朋友实属人生之幸,既可为友,亦可为师。从老白身上,我慢慢领悟到,不可小看那些相貌平平的人,他们普通的外表下往往藏着一颗拥有大志的雄心。看来平凡朴素,实则聪明灵慧,这是一种韬光养晦的人生智慧。


私下里,我和老白一直实话实说。有一次,我直言不讳地问他,你本在高管位置,但时时慎言慎行;你不是普通员工,却处处低调谦虚,这样不累吗?老白淡淡地对我说,之所以低调行事,绝不是对世事的消极和畏缩,权威来自工作岗位本身,威信则从一言一行中来,做人做事低调,才有可能减少自己对别人的无意伤害,也才有可能在无意之中实现自己想要的工作效果,达成互惠共赢目的;在严与宽、厉和慈交织情形之下,与其内心纠结并受其煎熬,不如在立身和处世之间取个平衡,在二者之间做个“五五分”。


听完老白的回答,细细思来,不无道理。我们生活在一个既合作也竞争的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相互帮助和依靠,立身高一点,处世低一点,做人做事不给人压迫感,就不会轻易招来他人的不满,同时修养心志,丰富自身能力,等待发展的机会。


有样学样。我把老白这种“五分做人、五分做事”的处世心得,用于实践,受益匪浅。在我看来,低调做人做事,关键在于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太能耐、太高明,认为自己处处胜人一筹、高人一等,处处表现自己,这样就难免浮华。


当然,在适者生存的社会规则里,低调做人做事并不是反对表现自己,适当地表现自己才有可能赢得更多的发展机遇。只不过,表现自己时要选对时机,要令众人信服和羡慕,而不是表现得让人厌恶和怨恨。


在立身处世之中,时常提醒自己,要收敛起过分的言行,要常常自省自戒,这样,你离那个很受大家欢迎的人也就为时不远。

图片

阜阳日报平原副刊发表作者雪涅散文《一座桥的生命履历》

西安晚报悦读周刊发表作者崔向珍散文《白鹭》

西安日报品鉴副刊发表作者王国梁散文《高粱红了》

四川日报原上草副刊发表作者潘鸣散文《尼罗河上过中秋》

兰州晚报兰苑副刊发表作者查晶芳散文《秋天的信笺》

兰州日报兰山副刊发表作者赵智远散文《清凉的秋雨》

广州日报每日闲情发表作者杨德振散文《时常拨亮人生的“灯芯”》

图片

杨德振/时常拨亮人生的“灯芯”(散文)


20世纪70年代,我八九岁,家里住得比较拥挤,父母便安排我去跟爷爷、奶奶住。奶奶喜欢在夜晚安静的时候纺纱。在火塘边,她架着一台老式木制纺棉车,坐在那里安详地纺着棉纱,一坐就是3个多小时。每天晚上,我陪着奶奶坐在火塘边,一边烤火,一边借着柴油灯看书。


柴油灯开始很明亮,过了一个多小时,油灯上慢慢结出了灯花,灯光顿时昏暗了下来。火塘里的火也渐渐没有那么旺盛,暗淡了不少。我有些困了,眼睛看书也有些模模糊糊,就对奶奶说:“光线太暗,看不清书上的字。”奶奶说:“油灯上结芯了,你不知道用一根小树枝拨弄一下灯芯呀?一点变通能力与应用能力都没有,真是个小书呆子啊!”奶奶说的话,戳在我的心上,陡然激发了我。我照奶奶说的办法,折了一根小树枝,轻轻拨弄灯芯,落下几粒火星,灯光陡然明亮了不少,把奶奶纺织的背影印照在墙上,明晰而又神秘。我又接着添加几块木柴,让火塘里的火烧旺起来。明亮温暖,我继续读起书来……寒夜漫漫,烟火缭绕,灯光闪烁,书香氤氲,纺车飞转,多么静好的年少时光!


“围炉夜话”过去了40多年,仍然记忆犹新。每当在人生之途碰到“油灯结芯”的时候,面对那些困顿、起伏、迷茫、暗淡、悲伤、失望重重,都会想起奶奶的教导,遇到问题主动去应对,要懂变通,不等不靠,不气馁,不颓废,不将就,努力清理和解决问题,让“人生之芯”更加简洁,更加明亮,更加色彩斑斓。


一个人,绝不能让“人生之芯”长满“灯垢”而置之不理,如果懈怠、疏忽大意,或习以为常、见怪不怪,或坐等他人解决,人生就会被各种“灯垢”包围和屏蔽,很难发出光亮来,甚至会自动熄灭,让人生遗憾。


时常拨亮人生的“灯芯”,清理前行的障碍,反思成长的成败,不仅可以让自己少走弯路,活出气概,活出敞亮,活出自己的高光时刻,还可以映照别人前行。一个人自律的气质、内敛的修养和内在的魅力,许多时候不只是体现在他的成就上,还展现在他经常主动加油、主动去拨亮“灯芯”,让光亮照得更远一些、更久一些,能温暖更多的人……能够长久地照亮人心的人,一定是个纯粹而了不起的人。

图片

枣庄晚报运河副刊发表作者蒋光平散文《半块月饼过中秋》

精神文明报读书副刊发表作者马晓炜散文《秋灯一盏夜读书》

新安晚报晚霞副刊发表作者李星涛散文《甜到梢》

太原晚报天龙晋风发表作者一片云散文《大同月饼》

安庆晚报月光城副刊发表佬何宏彦散文《那年的中秋》

安庆日报大观副刊发表作者董改正散文《母亲的生活》

左江日报红木棉副刊发表作者何龙飞散文《家有老师是“福气”

图片

何龙飞/家有老师是“福气”(散文)


二十四年前,妻子以村小老师的身份映入了我的眼帘,走进了我的生活。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我俩经过媒人的撮合,几次接触、了解后,便相爱了,进而步入婚姻的殿堂。


于是,家里有了老师,是多好的事啊!看嘛,妻子买来书刻苦钻研后,参加了自考,先后拿到了专科、本科毕业证,实属厉害,无疑是我学习的榜样。


可我自愧不如,仅自考过关一科,加之工学矛盾突出,只好罢了自考之路,转而报名参加了党校函授学习。不过,妻子用无声的行动激励我:好好读书,腹有诗书气自华。


就这样,我以妻子这名青年老师为楷模,在函授学习过程中发奋苦读,也先后拿到了专科、本科文凭,还被评为“优秀学员”,与她“比翼齐飞”。她喜欢读教育教学之类的教辅、杂志、专著,经常做笔记,与同事讨论,力求消化、吸收,助力她的教学。同时,她喜欢写教学论文、随笔,除参加教学研讨会用外,还投给《小学语文教师》等杂志,渴盼着发表或获奖。功到自然成。妻子的努力没有白费,获得了一次次奖励或发表的殊荣。


我在羡慕之余,也利用早晨时光,朗读书刊里的散文,既锻炼、提高了表达能力,又达到了开阔眼界、借鉴提升、促进写作的目的。事实上也是如此,我的一篇篇通讯稿纷纷见诸报端,偶尔还有散文、随笔发表,赢得了“本土写手”的口碑,有的文章还获奖了。能有这些捷报,离不开妻子的鼓励、支持、影响,我发自内心地感激妻子。


家有女儿后,妻子作为老师的作用和影响力日益突出。对于女儿的教育问题,我感到很欣慰:妻子是老师,懂得教育理念和方法,为夫的我肯定会轻松得多,岂不幸运!


是的,妻子发挥老师的优势,对女儿要求严格,从生活习惯入手,循循善诱,既有大道理,又有现实的注意事项,常常令女儿犯错后后悔不已,信誓旦旦地改正;女儿取得好成绩后,妻子予以嘉奖,又提出了希望,让女儿渐渐懂得了“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满招损,谦受益”等道理,增添了努力努力再努力、进步进步再进步的信心和决心。


女儿的功课辅导问题,自然落到了妻子的肩上,只因为我讲的方法不对,往往导致女儿听不懂。所以,无论语文,还是数学,妻子都讲得头头是道,令女儿听得懂,入脑入心,着实是件再好不过的事情。每每此时,妻子总会调侃我为“甩手爸爸”。我呵呵一笑,心里倍感幸福:家有老师就是好咯。


值得一提的是,妻子不单辅导女儿的作文,教她如何收集素材、打腹稿、写初稿、修改、抄写、提交,培养了女儿较为浓厚的作文兴趣,还当起了我的写作老师。为了提高写作水准,我常把我写的散文读给她听,或者把散文交给她看,请她提出修改意见。


妻子总是很耐心、很负责地听、看、提出修改意见,常令我感动。结果,我投出去的散文被采用率大大提升,怎能不让我感到欣喜,由衷地感恩妻子这名“语文老师”!


后来,妻子实在太忙了,顾得了女儿的辅导,就无暇顾及我的写作了。但是,她总会默默地支持我,认为只要感兴趣的事,就义无反顾地去做吧,有时会给我泼“冷水”,意在警醒我不要骄傲自满,要更上一层楼。我理解妻子的良苦用心,无怨无悔地踏上写作“不归路”,力争传来更多的捷报。


另外,妻子还会在教师节收到真诚的祝福,过上荣耀的“节日”。我们跟着沾光,心里别提多温暖了。


家有妻子这名老师,我们用晨读、买书、借书、默读等方式营造出来的书香氛围越来越浓厚,“比学赶帮超”的生动画面精彩呈现,温馨和幸福纷至沓来,不是“福气”又是什么呢!

图片

蚌埠日报小南山副刊发表作者孟庆沄散文《怀远魁星楼》

潮州日报百花台副刊发表作者邱喜桂散文《魅力四射秦兵俑》

广州日报每日闲情发表作者韩江农夫散文《点亮梦想的人》

沂蒙晚报沂河副刊发表作者李磊散文《月亮妈妈》

齐鲁晚报青未了副刊发表作者郑学富散文《秋露·秋雁·秋实》

青岛西海岸报逸文副刊发表作者胡佑志散文《给母亲寄月饼》

牛城晚报风物专刊发表作者李燕乾散文《内丘往事》

七天报(加拿大)七天文艺发表作者龙晓初散文《靖西山水最难忘


龙晓初/靖西山水最难忘(散文)


靖西,地处广西西南部,是我国与越南接壤边境长达152.5公里的边陲重镇。这里,山清水秀,四季如春,素有“山水小桂林,气候小昆明”之美誉。它的自然景观极胜,人文景观亦优。此起彼伏的群山、峡谷;水源丰富的瀑布群、点,独具优势的田园风光,浓郁古朴的边关风情,无不翩跹入心。这里,居住着和睦的11个民族,壮族人口占99.4%,为各族之首。在靖西,你不得不惊叹通灵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恢宏气势。体验了古龙山峡谷漂流的刺激之后,你也不必留恋旧州风光的婉约秀丽。你还可以到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景去看看,感受那里的幽静之美。比如鹅泉、二郎、县城的中山公园……


靖西,“山水小桂林”名不虚传。它的山,曲突盘亘,秀美多姿,与桂林有同有异,同的是山山耸立,成“节约”型,不占地盘,山下必是舒展开来的小平原;异的是靖西的山虽多数峰相连,而山上却极少宜居村落,因为这山那山早将平地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平川。这里的水出乎想像的资源丰富,虽无大江河奔腾,却有小溪流纵横,名泉盘绕,像琴弦在万山中鸣响。山因水增色,水因山生辉,故此境多小桥流水家园。正因为如此,境内可供观赏、摄影的瀑布在五六处以上,三叠岭、爱布、二郎、通灵等处尤为有名。加之有芭蒙、龙潭等骨干水库的支撑,自然就成了美妙斑斓的丰水县。


烈日炎炎的盛夏,静坐鹅泉景区的古榕树绿阴下,任阵阵清风扑面,观那一泓碧绿泉水,鸭群嬉戏,鱼儿水面翻飞,那是一种少有的闲情逸致。新靖镇的鹅泉村,原本风光旖旎,幸得一泉从地底涌出,自成一溪,平缓地绕村东注,堪称奇观;又添群鸭戏清流,农人不时放轻舟一叶,更是景上加景,为靖西这壮丽的画卷抹上浓重的色彩,怎不叫人惬意玩味?那旧州古镇,一溪环街南去,碧水凝寒,溪上群鸭洄游,浣女嘻笑,钓叟静待,儿童戏水,又是一幅天然百态图,岂能不惹人留连低回?


走进二郎景区,脚踩铺满厚厚落叶的小道,仰望参天大树,看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洒下,如梦如幻,似人间仙境,你恨不得把整个景区拥入怀中。


县城的中山公园,虽靠近闹市但显得格外静谧,这里古树盘根错节,浓荫如盖,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河岸的石凳上,偶有一两对情侣窃窃私语,令人不忍心去扰乱那一份诗意的宁静。


靖西,上好的田园风光遍布。这里的田多是平川而少坎坷,只是由于地处云贵高原边缘而气温不高,故种稻一季。每逢六七月,田野在暖风频催下繁忙起来了,那整田的牛欢马叫、耕机轰鸣;那插秧男女的嘻笑较劲,你追我赶,纺织出一幅美丽的耕作图。到了九十月,又是一番气象,田野上稻熟铺黄,色块纷呈,好一片“喜看稻菽千重浪”的丰收景象。


靖西之山水,大景气势磅礴,奇美俊秀,撼人魂魄;小景则似小家碧玉,贤淑幽静,令人陶醉。

发表评论:


版权属于 张延才的空间 苏ICP备190636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