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念、“红马甲”赵阿姨(繁星副刊)

2021-10-28 张延才 美文选读

勿念
黄琛


电视剧《功勋》,拍摄了八个共和国勋章获得者的真实故事。其中有一个单元《黄旭华的深潜》,让我数度眼泪潸潸。


黄旭华,是中国核潜艇之父。那还是在黄旭华意气风发,幸福地享受家庭生活的时候。有一天,黄旭华刚到单位,突然被所长紧急叫去,让他立刻出发去北京开会。至于会议的主题是什么,出差的日期是多久,他一概未知。仓促之中,他只好在笔记本中撕下一张纸,写下“临时出差,勿念”的纸条,折成一艘小纸船,递给同事,叮嘱他转交给刚生下孩子不久的妻子。


谁曾想到,这一“临时”,就是几年。由于严格的保密制度,他们必须对着国旗发誓,并且不能向家人透露自己的工作情况。等到终被允许可以和家人通信,回信地址也只是一个数字的信箱。那个夜晚,万语千言,万千思绪涌上他的心头。他有多少话想和妻子、想和父母、想和兄弟姐妹诉说啊。可是他犹豫不决,他思虑再三,他隐忍克制,他怕措辞不当泄了工作的机密,哪怕只是写下“保密”二字,也觉得不妥。他写了撕,撕了又写,写了又撕。最后的最后,他写下一封短短一行字的信:“亲爱的世英,你好吗?妮子好吗?我很好,回信,就往这个邮箱上寄吧……勿念!”


短短的一行字的信,妻子李世英读了一遍又一遍。她不知道丈夫身在何处,不知道丈夫在从事什么工作。她心酸,她激动,她喜极而泣,她苦苦的牵挂终于有了回音。还有什么比“我很好”三个字更能让人心上挂着的石头落地呢?还有什么比“勿念”两个字更包含着千言万语呢?满腹的思念、担忧、牵挂和深情,浓缩成了“勿念”。


他,是她的“勿念”先生。


你们好吗?我很想念。


我很好,勿念。


山高水长,勿念。


天冷珍重,勿念。


纸短情长,勿念。


“红马甲”赵阿姨
晴川


参加社区疫情防控,每天都能见到一位矮瘦的“红马甲”,卡口管控、物资运送、防疫宣传……忙得脚下生风。起先以为是哪个单位下派的志愿者,一打听才知是社区里的“义务兵”,姓赵名庄妹,78岁,人们都亲切地称她赵阿姨。这让我很是吃了一惊,78岁!哪里像呀?一点不像。后来到小区卡位值守,她分到我这一组。我们很快就熟悉了,成了无所不谈的“战友”。


赵阿姨为人热情豪爽,典型的“自来熟”。见了谁,总是很大声地打招呼,微笑着点头,那笑容融在秋日阳光里,亮亮的,暖暖的。闲时听她唠家常,谈过往,说人生,心生无限感慨。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或悲或喜或无奈,不接触深了,你永远都不知道他们心里装着的事,亮着灯的扇扇窗里的人到底经历过什么。


赵阿姨的老家在上海,十四岁进工厂做学徒,学成后进国家核工业部从事电工工作,此后辗转于成都、兰州、贵阳等地。仪征化纤建厂初期又随夫来到这座滨江小城,终于落地生根,有了第二故乡。有好工作,有事业有成的丈夫,有三个可爱的儿子,可谓春风得意,人生美满。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她的三个儿子均在年富力强时不幸先后离世。屋漏偏逢连夜雨,丈夫又患上直肠癌,而她自己也曾患脑梗,“是个走过鬼门关的人”,谁人能够体察得到她内心深处的那份黄连之苦?很长一段时间,那种生命里不能承受之重,来自生命深处的恐惧死死攫住了她,让她在现实生活的艰难和无望中震颤不已,彷徨,犹豫,流泪,整夜无眠,在人生的边缘饱受风雨。


大雨来时躲着走,路不好时小心走,命运这东西,谁能控制得了?这是赵阿姨常挂嘴边的话。现实无所逃遁,只能面对。血脉勾连的孙子孙女要抚养,一大堆的家务要操持,卧床的爱人要照顾,所有事情都由她独自包揽,再苦再累也要扛下来。在最困惑无助的时候,是社会的关心拯救了她,让这个置身汪洋中的小船掌舵人,坚定地挥动双手,划向彼岸,慢慢熬过了生命中最灰暗的日子。


一个人历经苦难的洗礼与磨砺,疼痛经年便慢慢不再疼痛,只剩下疼痛留下的淡淡印记。胸中有了内涵,呼吸开始变得匀静,“退休后我就开始做志愿者了,一晃二十几年,我要把自己全部的爱心回报给社会”。


如今孙子孙女都长大成人,上了大学。“人要走正道,心要常感恩,不要攀比,能过得平静、体面一点就好”,赵阿姨一直这样教育孩子。她的孙子我见过,19岁的大男孩,瘦瘦高高,一表人材。我说你要认真学习本领,将来好好孝敬奶奶。他听了,点头冲我笑笑。我看到他眼里满是憧憬。他知道奶奶的厚望有着多重的分量。


“德尔塔”病毒突然来袭,赵阿姨不仅自己投身到抗疫一线,还积极动员孙子孙女加入志愿者队伍。祖孙三人晨出夜归,风雨无阻,成了社区抗疫现场一道别样风景。


赵阿姨家住小区三村,但一村的居民几乎都认识她,进出卡口时会和她热情打招呼,远远站着聊几句,然后主动出示双码,核测,通行证……赵阿 姨值守严苛有序,我们自然就轻松许多。一位了解她的老人悄悄对我说,赵阿姨的心大呢,天塌下来都不算事。说此话时她眼中含泪。我知道,人们都佩服赵阿姨,都在心里向她频竖大拇指呢。


想起一个故事。说一个木匠砍树做了三只桶。一只装粪,就叫粪桶,众人躲着;一只装水,就叫水桶,众人用着;一只装酒,就叫酒桶,众人品着。桶一样,只是装的东西不同,命运也就不同。赵阿姨心中装着爱,盛满阳光,她收获了快乐与满足,活出了老年人的风采。


发表评论:


版权属于 张延才的空间 苏ICP备190636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