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纸副刊散文展(2021年12月6日)

2021-12-6 张延才 美文选读

第一板块:中央级报纸副刊

✪黄军峰《诚信崇礼》见刊于《人民日报》大地副刊  

✪罗薇《相隔一街因花而乐》见刊于《人民日报海外版》旅游天地  

✪廖天琪《红枣的滋味》见刊于《解放军报》长征副刊  

✪聂虹影《生命的支点》见刊于《人民公安报》剑兰  

✪白庚胜《美美与共》见刊于《人民政协报》文化周刊  

✪陶凯《妈妈的乳汁》见刊于《中国国防报》长城  

✪丁迎新《《冬》》见刊于《中国教师报》文化


【美文欣赏】《冬》丁迎新 

 

落魄的画家  

揣一支孤傲枯笔  

行走四方  

几可见底的墨盒  

不影响兴致所至  

天地为布  

山河为骨  

狂饮老酒三碗  

豪咏唐宋五阕  

横竖撇捺折钩点  

汪洋恣肆  

纵情挥洒  

一笔现江湖  

气节如斯  

风骨如斯  

冬不战而败  

收拾起寒风冰雪  

落荒而逃  


(作者系安徽省六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第二板块:省级报纸副刊

✪虹影《童年碎片》见刊于《新民晚报》夜光杯  

✪马庆民《冬日可爱》见刊于《天津工人报》海河潮  

✪赵连文《秋之美韵》见刊于《北京晚报》五色土·家  

✪高斌《春雪》见刊于《春城晚报》副刊  

✪卢兆盛《人近花甲不染发》见刊于《快乐老人报》作品  

✪钟芳《冬笋席上珍》见刊于《联合日报》人文副刊  

✪吕海涛《两地明月一样情》见刊于《繁荣报》梦都笔谈  

✪莫小米《回头多少个秋》见刊于《今晚报》副刊  

✪瞿小静《最爱那抹“志愿红”》见刊于《劳动午报》情怀  

✪李仲《茶香一缕在心头》见刊于《各界导报》老友周刊·文化  

✪商子雍《在顺城巷树荫下吃葫芦头》见刊于《文化艺术报》龙首文苑  

✪冯渊《棉絮上阳光的味道》见刊于《文汇报》笔会  

✪江国华《冬雪》见刊于《内蒙古铁道》文艺  

✪张建春《奶奶想养一头猪》见刊于《市场星报》百味  

✪甘武进《小院柿子红》见刊于《扬子晚报》繁星·美文拔萃  

✪梁秋红《人走茶凉亦正常》见刊于《山西晚报》子夜  


【美文欣赏】《人走茶凉亦正常》梁秋红


小时候,我有许多干哥干姐,每每逢年过节,家里总是门庭若市。母亲很烦这些,不由埋怨父亲,父亲说:“这些人懂得感恩,我又怎么好意思驳了人家的好意呢?”母亲听父亲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父亲在一个单位身担要职,有人设法靠近,也是人之常情。


后来父亲退居二线,成了“顾问”,那些干哥干姐们来得便越来越少了,最后一个也没了。母亲又唠叨父亲:“你那些干儿干女,现在怎么不来感恩了呢?”父亲笑笑说:“人走茶凉亦正常,你又何必太在意呢?”母亲也笑了,说:“你倒是想得开,如此我也不担心你有什么不舒服了。”父亲是一个豁达的人,什么事都看得很开,当了顾问没多久,他就离开了那个单位,又到了另一个单位发挥余热。从干部到一般员工,这个角色他转换得很自然。甚至他又到原单位办手续,被新领导刁难,他也坦然地说:“在其位谋其职,理解理解。”


人走了,茶必须要凉的,你离开了,就会有别人来接替,如果茶一直为你热着,那新来的人怎么办呢?人走茶不凉,太累。就像父亲的那些干儿干女,如果父亲不在位了,他们还来走动,见了面说些什么呢?讲新领导吗?说好了怕刺激父亲,说不好又不合适。父亲不在原位了,他们却还在原位,与父亲走得太近,被新领导误会了也不好,还是“各自安好”的合适。


人走之后,只有适时地放手,恰当地转身,才是淡定之人应有的选择。


人走茶凉是自然规律,想明白了这一点,就不再有什么纠结与感叹了。毕竟“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宴席”,秋至枫必落,曲终人定散。物虽在,人却非,不要遗憾,生命本来就是一个不断飘移的过程,我们所路过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最终都将成为驿站和过客。


曾经的沧海桑田,海枯石烂,尚且抵不过流年的变迁,何况其它呢?所以我们还是学会独自斟酒饮世情,物是人非尽随风吧!


第三板块:市级日报副刊

✪米丽宏《时间的步伐》见刊于《大同日报》云冈副刊  

✪李牧《九念》见刊于《吕梁日报》文艺副刊  

✪周统《请不要为我牵挂》见刊于《左江日报》红木棉  

✪郑汉良《表兄阿林》见刊于《余姚日报》情感世界  

✪刘琪瑞《夜读红楼》见刊于《贵阳日报》副刊  

✪李小华《霜花入梦来》见刊于《广安日报》蓥山风  

✪胡春辉《“烤红薯”》见刊于《番禺日报》莲花山  

✪周家兵《爱别离》见刊于《宝安日报》副刊  

✪黄育兰《藏在时光里的味道》见刊于《梅州日报》世相  

✪胡琼《村里人的乡愁》见刊于《惠州日报》西湖  

✪刘江《雪落枣园静无声》见刊于《延安日报》杨家岭  

✪周青《缀在枝头的秋》见刊于《慈溪日报》上林湖  

✪李福《美食二题》见刊于《潮州日报》今日闲情  

✪刘红《人间草木》见刊于《乐山日报》海棠  

✪胡贵荣《呼唤真诚》见刊于《红河日报》白鹇  

✪巩舒玉《不一样的色彩》见刊于《日照日报》副刊·文苑  

✪彭海玲《儿时的冬天》见刊于《南昌日报》百花洲  

✪周英真《太阳山》见刊于《常德日报》副刊  

✪鲍安顺《初冬的性格》见刊于《汕头日报》韩江水  

✪陆明华《瓦上生瓦松》见刊于《清远日报》北江

  

【美文欣赏】《瓦上生瓦松》陆明华


瓦上生瓦松,这是故乡小巷古老的风物之一。


何谓“瓦松”?唐诗人崔融写有《瓦松赋》,云:俗以其形似松,生必依瓦,故曰瓦松。


我的故乡在一个小山坳里,瓦屋不尽相同,有的人家灰瓦青砖,有的灰瓦红砖,还有的红瓦红砖。灰瓦日岁年长的,多已斑驳厚重,瓦与瓦的空隙长着三五寸高的一种被称为“瓦松”的植物。


人到中年,心慢慢沉静下来,开始喜欢一些老旧东西,比如老房子,比如瓦松。


瓦松生长在老房子的屋顶上。瓦松的形状似圆锥,叶子从下往上由线形渐变成披针形。靠近根的部分叶片窄而长,呈线性;随着叶片一层层地往上铺展,渐渐变得宽而短,呈披针形。瓦松为穗状花序,花轴较长,花朵或白或粉,由下而上依次绽放。


盛夏,屋顶之上,瓦松的花朵在燥热的风中肆意地绽放。花落之后,种子慢慢长出来。秋风吹走了种子的青涩,留下一抹成熟。种子被风摇落,落到瓦片缝隙的浅层土壤中。短短的一个秋天,房顶上就布满了数不清的种子,这些种子将在房顶上度过一个漫长而寒冷的冬季,然后在第二年春天被风叫醒,生出根、发出芽、长出叶、开出花、结出籽,完成生命的轮回。


瓦松不美,以至于我的童年记忆中,竟不存有老家老房子上的瓦松。那时的我追逐槐花的清香,追逐玫瑰的娇艳,追逐栀子的纯洁。是啊,花一样的童年,眼里怎会有在瓦缝中生长的不起眼的瓦松呢?它就如一粒尘埃般卑微,如一棵小草般默默无闻。


越古老的灰瓦,才生瓦松,那是瓦的另一副风骨图。模样如小塔肃立风中,不折不弯,连衣饰的层叠都似瓦片。粒粒飞尘落入凡尘,灰瓦挽住了生命的根基,它浴火再生,怎不知泥土的珍贵。一道道瓦缝好像灰瓦的土坑,晨曦夕影,粒粒泥土足以覆盖滋养不知何时飘来的一粒粒瓦松种子,不过,当细雨蒙蒙,有些瓦缝的薄土难免被雨水噬走。幸运儿吐芽冒叶,即使再卑微的影子,也屹立风中。


故乡小巷还有一些红瓦屋,阔达高大,只是令人深思的是,这些人家高过两侧屋顶的硬山防火墙都砌两溜整齐划一宛如龙脊的灰瓦,之间的空隙也滋生出高矮不一的瓦松。瓦松无老房子不立,老房子无瓦松不美。老房子是瓦松的生命支柱,风风雨雨的岁月历程里,蕴积了瓦松的营养之源;瓦松是老房子的生命之语,一年又一年的花开花落,是一岁又一岁时光的浅吟低唱。瓦松和老房子相依相偎,相融相生,共数静水流年。


第四板块:市级综合晚报副刊

✪马承龙《开中药》见刊于《京江晚报》银潮周刊  

✪施海兰《陪护的日子》见刊于《盐阜大众报》麋鹿  

✪西杨庄《读书的乐趣》见刊于《柳州晚报》龙城雅集  

✪高铭昱《我曾与电报结缘》见刊于《西安晚报》西安地理  

✪朱淑因《沙坪村有个古渡口》见刊于《遵义晚报》播风  

✪介子平《幸福由心不由境》见刊于《太原晚报》天龙品味  

✪李东花《大雪纷飞梅花香》见刊于《大同晚报》晚晴  

✪刘娴姗《泛舟少年》见刊于《福州晚报》兰花圃  

✪王仰林《“秀”出花样人生》见刊于《盐城晚报》晚霞  

✪王天秀《寒冬里的温暖》见刊于《淮海晚报》石码头  

✪郭义海《迟来的回报》见刊于《大连晚报》人间烟火  

✪阿宝《歌声在秋雨中响起》见刊于《处州时报》南明诗会  

✪宋乐明《赤豆糯米饭》见刊于《南湖晚报》曝书亭  

✪甄长虹《农家婚礼》见刊于《合肥晚报》文苑  

✪王春兰《动人心扉的冬日暖流》见刊于《南宁晚报》文化·读城  

✪夏学军《母亲的颜色》见刊于《江海晚报》晚晴  


【美文欣赏】《母亲的颜色》夏学军


有一天,玩了一个有意思的小测试,在十二种颜色的图片里,哪种能代表你的母亲。我让十五岁的儿子选,他毫不犹豫地选了绿色,理由是“妈妈总是说不该吃垃圾食品,要吃绿色的”,我大笑不已。如果让我选,我该选哪个?


母亲今年正好七十岁,身体健康,与我同城不同住,身边有父亲的贴心陪伴,才能令我安心地工作和生活。我觉得如果只用一个颜色形容母亲,肯定是不够的,这么多年以来,温柔、漂亮、善解人意、能干的母亲深深地影响了我。


小时候,母亲有一套淡蓝色的裙子,比天空的蓝还要明亮,上面有同色系的刺绣小碎花,像极了母亲温柔的性格。每当看母亲穿它的时候,似水的温柔如春光弥漫,周遭的一切都变得无比顺眼起来。


黄色,一个充满希望的色彩。小时候一旦头疼脑热,免不了依偎在母亲怀里撒娇,母亲摸摸我的头,握握我的手,然后问我想吃什么啊。只要是母亲在的地方,就是世界上最温暖的角落。


绯红色,是一种红里带蓝的色彩,用它来形容母亲的能干再合适不过了。退休前母亲是一个企业的工会主席,日常工作细碎又忙碌,需要超常的爱心、耐心和细心才能做好这份工作。母亲的工作常态我很少见到,但是家里那些荣誉证书告诉我:母亲很出色地完成了工作!


我特别羡慕父母相濡以沫的感情。有一年,父亲被派往外地工作一年,时年四十七岁的母亲当听到父亲打来的电话时,总会像一个恋爱中的女孩儿似的飞奔着接听。“老夏,你给我打电话啦!”“你这会儿不忙啦?”我笑母亲这么大年龄怎么还有颗少女心呢?母亲说不能让在外工作的父亲为家里的事情操心,她能解决家里的一切问题。那一年间,妹妹顺利考取大学,奶奶来家里养病两个月,我的初恋无疾而终,母亲照样在年底拿回一张荣誉证书。这时候用粉紫色来形容母亲最恰当,外柔内刚,又不失优雅。


每个妈妈都不同,相同的是每个妈妈都是天使下凡,希望岁月能善待她们,余生顺遂!


第五板块:区县级报纸副刊

✪管淑平《冬夜书卷悠悠香》见刊于《盐都日报》读书  

✪宗梓然《爷爷的肩膀》见刊于《巍山消息》巍山潮  

✪朱三英《母亲的萝卜经》见刊于《乐陵市报》文化  

✪杨树玲《心灵的绿地》见刊于《青州通讯》文学  

✪夏林《祖国,我为你豪放》见刊于《武隆报》副刊  

✪伊玲《如果一定有分离》见刊于《今日章丘》百脉  

✪范宝琛《岁月里的地瓜酒》见刊于《今日兖州》副刊  

✪邱素敏《从此不闻鸡犬声》见刊于《无为周刊》墨池  

✪崔向珍《岁月悠悠一瓢香》见刊于《扬中日报》文苑  

✪戴守业《让座》见刊于《新即墨》副刊  

✪仉建梅《冬日抒怀》见刊于《阜宁日报》射河  

✪刘晟彤《幸福就是冬天的一顿火锅》见刊于《新盐南报》副刊  

✪冷启方《深秋开放另一种色彩》见刊于《凤冈报》文艺  

✪胡月强《品味冬天》见刊于《德周刊》柳湖·读书  


【美文欣赏】《品味冬天》胡月强


天一肃穆,冬已登场,大地便变得庄严起来。


透骨的寒冷使人缩手缩脚,精神萎靡,不愿做事,故而小时候我非常讨厌冬天。随着岁月的更迭,阅历的加深,我才对冬天有了新的认识。春有春的特色,夏有夏的格调,秋有秋的韵味,冬自然也有其独特的个性。冬天里蕴藏着深深的哲理,需静静地品,方可领悟其中的玄奥,获取人生的真谛。


冬天沉稳、老练,蕴含着智慧和经验,是人生的导师。如果把四季比作人的一生,那么春就是人的少年,夏就是人的青年,秋就是人的中年,冬就是人的老年。没有冬天的四季不是完整的周年,没有老年的岁月不是完整的人生。冬天是智者的象征,它以一位老者宽广的胸襟,忍辱负重,默默无闻,蓄积能量——为了春的萌发、夏的葱郁、秋的硕果。又宛如戏台的幕后英雄,把鲜花和掌声让给前台演员,留给自己的却是不被人知的寂寞。冬天不张扬,不显山不露水,在四季中最安静、最低调,显得寂寥而孤独。但单调的色彩里透着刚强和果敢,有一种无形、无限的力量,它以无坚不摧、坚贞不屈的豪情壮志,敢于破坏一个旧世界,埋葬一切腐朽的生命,让浮躁归于沉寂。冬没有华丽的装扮,不被人欣赏、赞美,殊不知,它在为来年万物的成长、大地的丰收养精蓄锐。


品冬,不能不说到冬天的风。冬天的风具有独特的个性,它没有春风的和煦宜人、秋风的凉爽可人,总以桀骜难驯的姿态彰显个性,用严肃的语音提醒人们,不要过度张扬和袒露,做一个谦虚内敛的人。冬天的风铁面无私、不徇私情,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一切腐朽的灵魂。


雪,是冬的使者。无雪的冬,不算真正的冬。雪是清正洁白的化身,不惜短暂的生命,义无反顾地扑向大地,唤醒世间的良知,净化人们的心灵,还人间一个纯洁、和谐的天地。它是造访人间的精灵、播撒福祉的使者,用其无私的爱,安抚世间万物,滋润大地生灵……


在孕育希望的冬天,让我们一起吟诵雪莱的名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第六版块名家专栏:王国梁专栏

✪王国梁《母亲不做“啃小族“》见刊于《大同晚报》九龙壁晚晴  

✪王国梁《烟火小吃街》见刊于《珠江晚报》情感  

✪王国梁《给父母有温度的爱》见刊于《燕赵晚报》花溪城市笔记  

✪王国梁《那些年的雪后狂欢》见刊于《罗村孝德》新绿文艺  

✪王国梁《明天永远值得期待》见刊于《三江都市报》市井  

✪王国梁《祖父写家训》见刊于《家庭与生活报》家周刊家事  

✪王国梁《大碗盛饭的年代》见刊于《唐山劳动日报》副刊老人天地  

✪王国梁《洗耳》见刊于《安吉新闻》云鸿塔  

✪王国梁《大碗盛饭的年代》见刊于《包头晚报》半亩塘文艺副刊  

✪王国梁《乡村小雪慢时光》见刊于《牛城晚报》牛尾河  

✪王国梁《冬天的鸟巢》见刊于《联合日报》副刊  

✪王国梁《一窗暖阳半日闲》见刊于《大同晚报》九龙壁随笔  

✪王国梁《父亲改名》见刊于《劳动午报》情怀  

✪王国梁《幸福需要“反刍”》见刊于《滁州日报》副刊  

✪王国梁《一碗人间烟火》见刊于《宜兴日报》阳羡  

✪王国梁《冬之精灵》见刊于《今日柯城》柯·风  

✪王国梁《冬绿是一种风骨》见刊于《呼和浩特日报》丰州滩  

✪王国梁《冬夜围炉有清欢》见刊于《梅州日报》世相  

✪王国梁《别给父母的爱“设限”》见刊于《黄石日报》生活家  

✪王国梁《冬天是一本厚厚的书》见刊于《眉山日报》副刊


【名家美文】《冬天是一本厚厚的书》王国梁


进入冬天,就像是要捧读一本厚厚的书一般,觉得里面有无数个精彩篇章值得期待,给人一种丰富充实又安然宁静的感觉。大自然积蓄丰厚,底蕴十足。冬天的创作之笔也空前厚重深沉起来,铺陈稳妥,叙事磅礴,起承转合,笔法深刻,冬天这本书有着意味深长的主题。


展读冬天这本厚厚的书,你会看到别样的风景和动人的故事。树叶落尽万木寒,北风卷地白草折,长冬漫漫天地寒,雪夜围炉诗酒暖,腊月煮酒话来年……一切冬天的风物都显得那么有诗意和深意,冬天的日子也被人们过出了醇厚的味道。


冬天这本厚厚的书,序言简洁,言简义丰。冬天首先开宗明义,告诉人们关于以寒冷为基调的目的。经过了绚丽的春、繁茂的夏、丰饶的秋,大自然需要休养生息,草木以及鸟兽都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整,冬天便在此时隆重出场。寒冷是每一个生命的必经之路,也是一种必须要经历的考验。不经一番寒彻骨,哪来一身的胆识与傲气?一场呼啸的风,就是冬天的大手笔。删繁就简三秋树,草木们卸去了彩妆与华服,只留最素淡的本色。这种本色,更显出一种风骨。天空辽远,旷野浩荡,树木的枝干成了一个个巨大的象形文字,书写着属于这个季节的高洁与傲岸。土地冰封,水瘦山寒,鸟迹寥落,兽类隐匿,万物以最简单的方式度过冬天。最简洁的,往往是最丰富的。

冬天这本厚厚的书,内容丰富,场面壮阔。冬雪雪冬小大寒,冬天的节气次第登场,让简洁的冬天融入丰富的内容。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大寒,冬天把每一个章节都营造得大气而磊落。这些章节,像一个个立体而饱满的人物,鲜活生动。他们虽然全都是清瘦而俊朗的外表,却拥有着不一样的性格。每一个节气都有鲜明的特征,立冬初露锋芒,小雪寒气逼近,大雪天寒地冻,冬至日短夜长,小寒酷寒升级,大寒冰封三尺。等到大雪纷飞时,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浩气而壮美的画面让我们无比震撼。雪是冬天里特有的风物。除了雪之外,还有冰霜,“瀚海阑干百丈冰”该是最壮阔的画面。当然,冬天还有凌寒独自开的寒梅,风雪中挺且直的青松,都是冬天里亮眼的一笔。我们一路迎接寒冷和冰雪,逐渐适应冬天层层递进的故事情节。冬日长长,时光丰盈。


冬天这本厚厚的书,意蕴深长,饱含希望。诗人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漫漫冬天,我们在静静享受的同时,也在守望着春天。“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冬雪飘飞,能与友人举杯共饮,实在是人间幸事。冬日里,拥一窗雪景,静静地捧读一本书,会觉得安宁的日子蓄满了温暖。冬日里的幸福事还有很多,雪天与孩子们一起堆雪人,回归美好的童年;与家人在温暖的屋子里围坐闲聊,任凭天寒地冻,只要有家,心中就永远有春天。冬天这本厚厚的书,一页一页翻过,每一页都要细细品读,才是对时光的善待和珍惜。冬日漫漫,不虚度,不辜负,生命也因此变得厚重起来。品读冬天这本厚厚的书,在寒冷的日子里守望春暖花开,心中的希望一点点升腾起来。


时光安宁,岁月流长,漫漫冬天是一本厚厚的书。翻开来,读下去,读着读着就温暖了……

发表评论:


版权属于 张延才的空间 苏ICP备190636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