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纸副刊散文展(2021年12月7日)

2021-12-7 张延才 美文选读

第一板块:中央级报纸副刊

✪唐宝民《我的土豆白菜情结》见刊于《农民日报》百姓茶坊  

✪吕国英《词语中的“牛”》见刊于《解放军报》长征副刊  

✪邓力《美得很》见刊于《中国信息》文心副刊  

✪彭友茂《一个价格昂贵的苹果》见刊于《讽刺与幽默》众生相  

✪王珏丽《克兰河的歌声》见刊于《中国绿色时报》生态文化  

✪李毅《脚下的路》见刊于《中国应急管理报》副刊  

✪高涛《洋槐花麦饭》见刊于《中国文化报》副刊  

✪毛伟涛《母亲懂我》见刊于《中国青年作家报》园丁文苑  

✪贺承德《立冬》(外一首)见刊于《中国教师报》文化


《立冬》(外一首)|贺承德

  

一个“寒”字  

开始在人类的心里落座  

像是六亲不认的石头 

 

《霜降 》

 

洁白的雪花膏  

涂抹在万物的脸上  

却没有人领情 


(作者单位系山东省枣庄市峄城区古邵中学)


第二板块:省级报纸副刊

✪刘文方《银杏暖秋冬》见刊于《新民晚报》夜光杯  

✪戴永夏《大雪到来雪茫茫》见刊于《齐鲁晚报》随笔  

✪耿兵《等一场雪》见刊于《甘肃农民报》春雨  

✪汪翔《故乡的炊烟》见刊于《春城晚报》副刊  

✪刘存发《往事,如梦似金》见刊于《天津日报》静海文汇团泊湖  

✪卜庆萍《大雪时节》见刊于《劳动午报》情怀  

✪刘德凤《无惧未来》见刊于《现代快报》新副刊  

✪吴长海《远去的说书声》见刊于《市场星报》百味  

✪周开学《爱情的存折》见刊于《扬子晚报》繁星  

✪刘加莹《邻居阿姨》见刊于《新安晚报》城事  

✪王建中《譬如甘露》见刊于《北方新报》都市心情  

✪张建云《对自己恭敬》见刊于《今晚报》副刊  


【美文欣赏】《对自己恭敬》张建云


每次在微信群里讲课,我都要着装整齐——虽然明知道没人看得见我,但也要沐浴更衣,以示恭敬。我不是在恭敬别人,而是在恭敬自己。人只有对自己恭敬,才可以对别人恭敬。如若不然,我们就会时有恭敬,时有鄙视——见到权势、财富,则恭敬;见到低贱、贫穷,则鄙视。这叫瞧人下菜碟。


人要有一颗恭敬心,对事,对人,对物,都要恭敬——这事不太难,难的是对自己恭敬。如果对自己不恭敬,就会生出两颗“恭敬心”。何谓两颗恭敬心?


我父亲年轻时是鞋厂的业务员,那时时兴见面让烟。一般情况下,他的口袋里会装两种烟:一种是两块钱一盒的“良友”,另一种是两毛钱一盒的“墨菊”。“良友”是给别人抽的,“墨菊”是给自己抽的。


或许这是一种美德,那时很讲究“待客要丰满,居家要勤俭”。但他的行为给我造成了耳濡目染的处世观:两种标准。很多年以来,我也学他——对待外人温润如玉,对待家人则无所顾忌。


直到昨晚,我又一次验证了我的“两种标准”在孩子身上的发酵。


昨晚回到家已近十点。女儿正上气不接下气地哭。我问侄女,说因为送别一个男同学,在一起吃了个饭,受到妈妈责难。我知道侄女的正义与大气:既然她说姐姐是与男同学吃饭,就可证明这是纯粹友谊。但是,恰恰就因为晚上跟男同学吃了顿饭,妻子生气了——她不允许。我估计是妻子语气不对或方式不好,女儿因此爆发了,便出现我回家时看到的一幕。


我进门后,没有帮女儿说两句话,于是她的期盼破裂,在心理上将我看作妻子同党。我瞬间自责。其怒气之形象是我之化身——多年前的我,就是这个样子。是我的“两种标准”潜移默化地浸染给孩子。生活里还有什么比“对外人吹面不寒杨柳风,对亲人东风无力百花残”的虚伪呢?


一个习惯发怒的父亲,必然会有随时发怒的儿女。我是不会怨女儿的,因为是我创造了她。我是不会怨父亲的,因为是我遗传了他。罪过在我。但我不允许我的家庭平庸、低贱和沉沦下去。一个家庭之所以堕落,一定是性格的堕落,是失敬不恭导致的堕落——与金钱、权位、学识无关。


所以,我必须重修标准。把曾经父亲的标准、如今子女的标准都修改成一种标准:恭敬心——不仅对朋友敬重、关心,对家人和自己,更要爱惜和恭敬。


第三板块:市级日报副刊

✪王南海《我的田园生活》见刊于《江阴日报》副刊  

✪汪涛《云端上的茶洛》见刊于《甘孜日报》文学  

✪魏益君《雪花帖(外一首)》见刊于《淮南日报》热土  

✪徐显章《老屋》见刊于《青岛财经日报》红礁石  

✪郭发仔《与草为邻》见刊于《黄山日报》万家灯火  

✪杨广虎《雪落村庄》见刊于《西安日报》西岳  

✪项伟《最本真的幸福》见刊于《三亚日报》鹿回头  

✪杨丽丽《喜有书香暖寒冬》见刊于《黄石日报》读书荟  

✪熊学江《谁的诗句,温暖了寒冬》见刊于《石家庄日报》文艺副刊  

✪郭增吉《家园(外一首)》见刊于《怒江日报》副刊  

✪张国印《弟弟的石碾情结》见刊于《唐山劳动日报》副刊·文化  

✪陈启银《为而不争心自安》见刊于《长白山日报》岳桦林  


【美文欣赏】《为而不争心自安》陈启银


心安是一种境界,心静是一种能力。能力难得,境界难修,但也不是完全不可为。


苏轼一生命途多舛,却说“此心安处是吾乡”,活得乐观洒脱。他这颗心,到底安于何处?乐在哪里?要我说,安于为而不争,乐在心善心宽。他被贬偏远之地,也不怨天尤人,而是为当地人做实事,并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诗文。


我觉得,人生在世,只要不涉及原则、底线,就不要和他人争得失,以得到自己实力以外的东西。淡泊名利,会快乐许多。


大千世界,熙熙攘攘,争或不争,都是自己的选择。争,既要念着自己,也要念着别人,必然掺杂许多不必要的情绪,心就安不下来。不争,如果是彻底不作为,那么心安就没有了支柱,即便暂时心安,也无法长久。那么,该怎样“不争”呢?


古人说“为而不争”,意指处世之道是站在更高的层面,凡事可为,而不去争。我的理解就是不管别人是否要和你争,把你当对手,你自己都先放下,不把别人当对手,而是沉浸、专注于自己的事业,按照做人做事的内在规律去办,不求谁来认可,但求尽心尽力。在放下内心纷扰、屏蔽外界负面影响、保持内心平静的同时,要把应该做的事做好,成功了高兴一下,不成功也不要太沮丧,相信自己,相信坚持,这样心就安稳许多。


所以,“不争”不是“躺平”放任,而是指为而不争,自己要有作为。不争,是不刻意地跟别人争,但不是不跟自己比。


不争心自安,心安路更宽。为而不争还可以起到“过滤”的作用,把盯住自己的对手减少,把真心投入和帮助自己的朋友和伙伴留下来。静下心来,与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实事。


在喧嚣里,为而不争尤为难得,是宽容处世的姿态,是良好修养和人生智慧。努力是为了超越过去的自己,只要真正去“战胜自己”,尽全力努力过,即使没有成功,也没有遗憾。


第四板块:市级综合晚报副刊

✪甘武进《天冷了,趁热吃》见刊于《牡丹晚报》悦读汇  

✪邱凤姣《北风吹过村庄》见刊于《长沙晚报》橘洲文苑  

✪曹春雷《一河芦花伴雪飞》见刊于《拂晓报》汴水流韵  

✪陈巧玲《父亲的“廉明德馨”》见刊于《运城晚报》心灵家园  

✪薛金升《家中老物件》见刊于《太原晚报》老年往事  

✪范宝琛《地瓜酒》见刊于《都市热报》花田  

✪涂启智《等一场大雪》见刊于《大同晚报》九龙壁晚晴  

✪张志松《母亲要给陪伴费》见刊于《唐山晚报》家春秋  

✪胡雪峰《幸福的味道》见刊于《淮河晨刊》晨风  

✪董宁《雪景寒林入画来》见刊于《乌鲁木齐晚报》副刊  

✪孙志昌《爱走在前面》见刊于《兰州晚报》兰苑  

✪陈宏扬《小城初冬》见刊于《信阳晚报》南湖  

✪罗高《温卷有余香》见刊于《汴梁晚报》金明池  

✪胡巨勇《大雪时节(外一首)》见刊于《京九晚报》京九风  

✪宋才逢《喝有故事的茶》见刊于《株洲晚报》艺文  

✪高雪梅《感谢时光》见刊于《江海晚报》夜明珠


【美文欣赏】《感谢时光》高雪梅


母亲是个勤劳的人。听姨奶奶说,母亲嫁给父亲之前,在当地小有名气,不仅勤劳,人也长得好看。姨奶奶最终做媒让母亲嫁给了父亲,好和她在异乡有个伴儿。


从我记事时起,母亲几乎包揽家里、地里的所有活儿。她很疼父亲,父亲是生产队会计,一天到晚在外忙着,做事精打细算,深受群众的喜爱。母亲早起做饭、洗衣、带娃,然后把娃放到篮车里推到田埂上,边干活边逗孩子玩。当然父亲也会偶尔给我扎小辫子。这样的日子久了,我从母亲身上学到了勤劳、善良、乐观。


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暑假,当时生产队鼓励群众挑草积肥。我也一身武装,像模像样地跟在生产队的女人们后面,登上水泥船,从刘桥大桥向北,沿刘新河出发,有时会登上岸,有时就踩在河里。哪里有草哪里就有我们的身影。一天下来,手脚都白乎乎的。


这“下河”的日子经历了两次,以至现在母亲每每谈起这件事情,都会热泪盈眶。她觉得对不起我,让我这么小就吃苦。其实我很感谢那段时光,让我体验到生活的不易,更激发了我奋发学习的决心。1986年,我考上了如皋师范学校。


母亲现在已经是七十好几的人了,但精神很好,挑水、担柴、施肥、打农药,她都不用别人操心。她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宁可自己动作快一点,也不用别人去做,以至于父亲至今也不会做饭。


作为她的家人是幸福的。如今我也是做奶奶的人了,在对待生活细节上偶尔也会“嫌弃”一下母亲。想想也难怪,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的确是穷怕了、饿怕了,他们这一路就这样节俭过来。现在日子一天天变好,我有责任让母亲父亲过得安心、舒心。


第五板块:区县级报纸副刊

✪王晓宇《用耳朵阅读》见刊于《垫江日报》明月风副刊  

✪程中学《多给父母一点“磨蹭”的时间》见刊于《徐汇报》副刊  

✪余观祥《记忆深处的老屋》见刊于《钱塘新区》蜀山副刊  

✪刘臣《且将旧忆试新茶》见刊于《瑞金报》红井水  

✪方赛群《一顶红军帽》见刊于《今日桐庐》书香桐庐  

✪李应富《尊饭》见刊于《今日千岛湖》都源  

✪王智宏《故乡雪起》见刊于《今日临安》天目文苑  

✪徐基来《谁的青春不经历风雨》见刊于《利辛周刊》西淝河  

✪钟穗《蒜香缱绻的日子》见刊于《广饶大众报》清淄情  

✪崔立新《大雪天地无私玉万家》见刊于《昌平报》副刊


【美文欣赏】《大雪天地无私玉万家》崔立新


大雪至,寒冬始。


到大雪节令,黄河以北地区最低气温已至零下。若有雪落下,地面也渐渐能存住了。雪色一涂抹,枯索仲冬便有了新气象。河流山川,万里一色,银装素裹,万山积玉,境界拓开去许多。


那么,你以为隆冬最冷的是积雪吗?错啦!最冷,是大北风。它们像一匹匹豹子般呲着利齿、耸动着脊背,自西伯利亚骁勇而来,嘶吼着,奔跑着,旋着,扭着,扑击着……


它们带来了乌云,带来了凛冽,带来了封冻。风停后,空气触手冷脆,好像还带着响儿。树上叶子被掠完,树枝丫杈全冻傻。万木瑟瑟,好像小时候玩“木头人”游戏,一声“木”,不许说话不许动,全“木”住了。


雪就那么开场了,像祖母长长的老故事,慢慢讲下去。起初,是雪粒零星,“细沙”簌簌;雪霰撒着撒着,就变作了鹅毛。雪幕被谁“哧”地拉开,魔术师从帽子里抓出一大把一大把碎白花儿,接连不断地扬,扬,扬。一层,两层,几多层?雪花落得么,魔术师自己也数不清咧。


大雪若落在晚间,窗外的世界便多了神秘。热闹的,分明又是凄清的。又黑又重的大幕前,雪花妖娆起舞。它们舞步轻巧,踮脚掠过,如万千佳丽,水袖抛甩,缠缠绕绕,扑打着一格格亮亮的灯火。唰唰,簌簌,声如粒粒凄美的种子,入心,摇曳出诗意。


这样的夜,美得令人忧伤。


想那远远近近,荒村野水都被层层雪花覆白了。万里山河,成了美术室里的静物,幽蓝幽蓝,一派端正苍茫。那神色酷似民国那些老派人物,戴着圆圆眼镜的眼里,投射出凛冽又苍茫的目光。


村子和四周的山被冰雪包裹着,像鸡蛋壳里沉睡的雏鸡,永远不醒,真正的千山鸟绝、万径踪灭啊。可是,皑皑白雪,更能挑动人心底里悲怆激愤那根弦儿。天涯孤客,关山飞度,背景挑染一抹雪,气氛顿时卓异。看那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被一场苍茫大雪、一葫芦烧酒救了性命,夜奔梁山。黑衣男子在雪中飞奔,多少颗心随着他起伏。


正所谓美人迟暮,英雄末路;本该是锦绣人生,却不料惶惶然,出逃在一程风雪之中。浓重的夜色,纷飞的雪花,英雄英雄,从此之后,你有什么前途可言?


而《红楼梦》大幕徐降,宝玉披着大红猩猩毡斗篷,一步一步,亦往深雪茫茫的天地里去了。雪地上的一串脚印,很快会被飞雪覆盖、抹平,像他不曾来过,像这个世界真的只是做了一个梦。那宝玉倒也坦然,像是千里万里回家,回一个真正的家。


雪夜捧读,像捧着一捧渐渐融化的雪花,凉沁沁的润人。


天不分东西南北苍茫一色,地不分远近高低银装素裹。皑皑白雪里,又有多少文人墨客,顿生那种欲与天地、与历史、与万物生灵对话的强烈冲动;多少英雄豪杰以雪作赋,挥洒出气势恢宏的词章,咏出惊天动地的绝唱。“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纵横千万里,旷达豪迈;“江山不夜月千里,天地无私玉万家”,喻玉而雪,玉润万家,真正的无私天地大胸襟……那一篇篇用雪堆起的妙文,是民族文化的缩影,是历史的丰厚沉淀。


亲和雪、欢娱雪、敬雪、拜雪、感恩雪,不只是那些文人墨客,也根植在所有人的骨子里。因为,雪是温柔和良善,是宏大和包容,是和融大千、涵养生灵的宽厚。


一场大雪覆下来,成为越冬植物厚实松软的棉被。麦苗、小草正好躲在雪被窝里蒙头冬眠。次年开春,雪被子自行融化,一边融化,一边滋润,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据说,1000克雪水当中,含氮物7.5克,是普通雨水的7.5倍。雪,像白色的落红,不仅如花似玉高颜值,营养也更丰富。


在这个大雪节令前夕,我翻阅日历,一眼看到“大雪”那页上,有一句应景的诗:新的雪花覆盖在旧的雪花上,我将成为一个新的人。是的,大雪,带来新生,也带来希望。让我们静待一场大雪吧。看雪野托举住微醺的阳光,领受一段新里程的荡气回肠……


第六版块名家专栏之三:王纯专栏

✪王纯《在冬天跑起来》见刊于2021-12-06《呼和浩特日报》丰州滩  

✪王纯《为有暗香来》见刊于2021-11-29《呼和浩特日报》丰州滩  

✪王纯《我的冰糖葫芦情结》见刊于2021-11-27《珠江晚报》情感  

✪王纯《与善良为邻》见刊于2021-11-27《景德镇日报》副刊  

✪王纯《热爱可抵岁月漫长》见刊于2021-11-24《呼和浩特日报》丰州滩  

✪王纯《枕着音乐入眠》见刊于2021-11-24《牛城晚报》悦读  

✪王纯《人生何处无芳邻》见刊于2021-11-23《广州日报》每日闲情  

✪王纯《定好生活基调》见刊于2021-11-18《呼和浩特日报》丰州滩  

✪王纯《朋友圈的隐身人》见刊于2021-11-17《牛城晚报》悦读  

✪王纯《在暖阳下晒一刻钟》见刊于2021-11-10《呼和浩特日报》丰州滩  

✪王纯《晚秋》见刊于2021-11-01《呼和浩特日报》丰州滩  

✪王纯《与父母一起看相册》见刊于2021-10-28《盐都日报》知味斋  

✪王纯《母亲的土豆情结》见刊于2021-10-26《今日儋州》文化儋州 

✪王纯《秋将尽,莫辜负》见刊于2021-10-25《呼和浩特日报》丰州滩  

✪王纯《幸福需要策略》见刊于2021-10-23《燕赵晚报》花溪·城市笔记  

✪王纯《为爸妈减负》见刊于2021-10-20《牛城晚报》牛尾河  

✪王纯《仪式感》见刊于2021-10-08《牛城晚报》牛尾河  

✪王纯《纯棉人生》见刊于2021-09-27《联合日报》副刊  

✪王纯《“旧”情结》见刊于2021-09-27《呼和浩特日报》丰州滩  

✪王纯《给自己列个愿望清单》见刊于2021-09-25《燕赵晚报》城市笔记  

✪王纯《时间是有情绪的》见刊于2021-09-24《城市金融报》副刊  

✪王纯《时间是有情绪的》见刊于2021-09-23《广州日报》每日闲情  

✪王纯《母亲的土豆情结》见刊于2021-09-10《海南农垦报》南国珍珠  

✪王纯《老师与我“书信往来”》见刊于2021-09-10《牛城晚报》牛尾河  


【名家美文】《时间是有情绪的》王纯


时间是一种客观存在,它时刻参与着我们的生活,像个旁观者,冷静地看着我们。


我觉得,时间是有情绪的。我们总是说,欢乐的时光太短暂,痛苦的时光太漫长。时间还是那段时间,可给我们的感受为什么会截然不同?是我们赋予了时间感情色彩吗?杜甫诗中写道:“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本来是人流泪和心惊,在他看来成了花溅泪、鸟惊心,这是一种移情于物。而我们最擅长移情于时间,把时间赋予各种情绪,似乎这样才能表达出我们的微妙感受。


记得那年,婆婆做手术,亲人们在外面等候。大家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来回走动,每个人都焦灼难耐。丈夫更是心急如焚,眉头紧锁,额头上的细汗都出来了。他不停地看时间,不停地跟我们汇报过了多少分钟了,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他的紧张。手术时间比预想的要长,丈夫说:“简直是度秒如年啊,感觉一个小时比一个世纪都长!”


时间就是这样,能够传递我们的情绪,它作为我们表达情绪的出口,也有了喜怒哀乐的情绪。


时间就像富有弹性的橡皮筋,可以被我们拉长,也会被我们缩短。一场幸福的聚会,一场快乐的生日宴,一场愉悦的旅行,只要是能够让我们感到幸福快乐的时光,无论多长我们都会嫌短。“呀,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三个小时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流光容易把人抛,美好的春天太短暂了,就这么说走就走!”我们感叹着。我们总有一种错觉,春天太短暂,冬天太漫长,时间因此有了情绪上的差别,于是我们爱用春天来象征温暖、希望、新生,而用冬天来象征寒冷、悲伤、苦难。


时间是有情绪的,有时冷酷,有时温情。“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时间有时候多么残酷,一朝一暮就把一生一世演绎了一遍。“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时光的流逝像流水一样,不停奔流,无情地带走属于我们的美好,谁都无法留住。时间有一张冷若冰霜的脸,残酷而决绝,一去不回头。有时候,时间又是充满温情的,很多深厚的情感会在时间里发酵。“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一个人的深情厚谊都被时间酝酿得浓稠到极致,升华为一种永恒的温暖。“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即使没有长长久久的相守,彼此的感情也能在时间中慢慢融合。


时间是有情绪的,能够与人真诚互动,像我们的一个老友。你珍惜时间,时间也会珍惜你;你虚掷时间,时间也会抛弃你。如果你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来工作,那么时间会回馈你相应的收获。如果你在不该安逸的年华选择安逸,那么时间会只让你开花,不让你结果。你如何对待时间,时间也会如何对待你。

时间是有情绪的,短暂又漫长,冷酷又温情,偏私又公正,随意又严格,张扬又沉默,无处不在又无处可寻……时间用它的喜怒哀乐,演绎着人间的悲欢离合。


时间是一个神奇的存在,是人在漫长的日月更替中为自己划分的段落,以便更好地丈量人生中那些长长短短的悲喜。


----------------------------


笔耕教苑诗成蹊
——访我市教师作家王铁昌

《宝鸡日报》:段序培、安少波 

他是曾获得省骨干教师、市十大杰出青年、市优秀校长等荣誉称号的优秀教育工作者;他是数篇诗文登上中央电视台诗歌散文栏目、《星星》诗刊和中国诗歌网、中国作家网等报刊平台,并出版诗集《你的季节我来过》的诗人。在繁忙的教学工作之余,他饱蘸笔墨浅吟轻唱,种得桃李满天下也获得五谷丰登硕果香,他就是中国诗歌学会、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王铁昌—— 

诗情诗性“蛰伏”
 
上世纪60年代末,王铁昌出生在岐山县雍川镇禾茂村一个耕读之家,这让他从小就有机会受到更多的文学熏陶。幼时的他,在爷爷的娓娓讲述中,《山海经》《封神演义》里那些奇异故事伴他入睡,那些天马行空的鬼怪神仙引发着他对文学的兴趣。上学后,父亲从工资中挤出一部分钱,连续数年给他订阅《儿童文学》《少年文艺》,这两本读物深深影响了少年时的他,也孕育着他的文学梦。除此之外,在一家建筑单位上班的叔叔,经常会从工地读书角借回一摞摞书籍,这些书籍填充着他的花季与雨季。后来步入凤翔师范学校的王铁昌,在校图书馆、校“小草文学社”里受到了更多“阳光雨露”的滋养。
 
乡村教师“蝶变” 

凤师毕业后,王铁昌被分配到金台区卧龙寺南坡小学工作,这一干就是十三年。在那些安静、孤独的日子里,读书让他找到了心灵的港湾,工资的一半都买了书。沉浸在自己的文学世界里,虽“苦”犹甜。 
此后无论是在金台区逸夫小学还是西街小学、区教研室等单位,他始终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一份对教育的热爱与忠诚、对文学的痴迷与执着。在文友的鼓励下,他写了大量诗篇,时常在《语言文字报》《教师报》《陕西诗歌》等报刊登载,还在一次市里组织的端午节诗会上获奖,这使得他那颗痴迷文学的心更加激情澎湃。在顺利举办“春意盎然·诗韵悠远”等两场个人小型诗会后,王铁昌在追梦的路上前进了不少,也成长了不少。他下决心将多年来的诗作遴选整理、结集出版,以回应文朋诗友的期待,《你的季节我来过》便是他为自己的文学之路树起的一个标杆。
 
惺惺相惜“扶持” 

去年,在市教育局、市教育学会的关心支持下,宝鸡教师作家专委会成立,首届理事会选举王铁昌为理事长。专委会创建了“宝鸡教师作家”公众号,为全市爱好写作的教师提供了展示作品的平台,他积极参与并担任平台执行主编。这是公益性的创作平台,工作人员多数是一线教师,大家怀着对文学的满腔热爱,在业余时间里精心策划编排。为了让更多爱好文学的教师获得信心和认可,他和其余24位编辑每期尽可能地多发几条,这一年走来,平台共出刊277期,发表了300多名教师的文学作品,优秀作品还入选《携手》《点亮心灯》两部文集。 


今年在市教育局组织的中小学读书活动月里,王铁昌带领十多位教师作家,走进学校,深入课堂,与教师分享写作经验,给学生指导写作方法,并赠送教师作家的个人著作,许多校园很快掀起了师生阅读写作的阵阵春潮。 


在王铁昌看来,写作的过程是一个修炼自身、升华内心世界的过程。在平台日常的编辑学习中,与文学爱好者的交流中,他感受到了他人眼中的世界,感悟着写作的意义。“写作不仅仅是感染影响他人,带给他人触动,更重要的是令阅读者从中汲取到人生的智慧与经验。”王铁昌认真地说。 


王铁昌的创作灵感多来自日常所见,他的眼睛和心灵始终关注着周围的事与物,他的诗歌中缓缓流淌着对生活的热爱,对祖国壮丽河山和自然风光的赞美:“推窗,眺望/秦岭安详俊朗/可赢得朝晖,可怀抱夕阳/不恐于每一片时光飞翔/金河,渭河/魂魄沸腾荡漾/可听金台钟声,可撷云彩流光/不惧负累传递每一缕世道芬芳……” 


在文学这条布满荆棘的征途上,王铁昌默默耕耘,静待花开……

 
   (原载《宝鸡日报》文学周刊2021年9月8日)

发表评论:


版权属于 张延才的空间 苏ICP备190636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