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

2020-4-7 张延才 诗词




北方是汉子
是泥做的身板
江南是少女
是水洗的绸段



江南如少女云天飘逸
轻纱缈缈,身影灵动
你来,她千般围绕彬彬有礼

江南如少女腰细若柳
柔比游丝,风情万种
闲情撩拨不胜时光

江南如少女心际涤荡
一掐出水,再掐出腻
爱在幻感里摇曳时尚



江南这少女
清秀、滋润
即便指间滑落的
也是动人的翡翠
你驻足,她不用回眸
不用笑,你心已醉
你魂已飞



江南,是播放着的电影
随你男女老幼、花鸟虫鱼,无论
紧跑慢行,或悲或喜
只要存在,都是点缀
都很曼妙,都成风景

那青石小镇,自古藏蕴
催泪的文学。即使倒映的
红树林,也爱婆娑起舞

捧一杯香茗,站在滴翠的时光里
不用凝神怀旧,亦不用注目蓄积
只望着,心就怦怦地,随便摘一片
即够享受一辈子



江南,或山青欲滴
或空濛如仙
清香掠水,柔弱浮动
明暗恬淡,浪漫妖娆
情愫清澈,优雅若禅
情思怎不百转千合?



江南是桥、莲、小船
与昆曲涂抹成的画卷
随意卷起,或展开,都是
千年以前的梦境
初瞧清淡,细观则厚
拎得极轻,赏却纠结



江南,哪时浓妆淡抹过?
从来轻盈、丰润、洒脱
如此,谁忍触碰这
柔软的故事?

发表评论:


版权属于 张延才的空间 苏ICP备19063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