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纸副刊散文展(2020年11月18日)

2020-11-19 张延才 美文选读

人民日报大地副刊发表作者于保月散文《胶东大白菜》

人民日报海外版旅游天地发表作者胡晓延散文《武昌湖之冬》

文汇报笔会副刊发表作者沈芸散文《余所亚的一封信》

农民日报百姓茶坊发表作者李晓散文《橘子红了》      

河南日报中原风副刊发表作者刘先琴散文《美淅的模样》

大河健康报作品副刊发表作者王国梁散文《接近成功时最艰难》

洛阳晚报三彩风副刊发表作者王苏兰散文《南窗,北》

辽沈晚报迟桂花副刊发表作者丁祖荣散文《美味无花果


丁祖荣/美味无花果(散文)


晚上七点多钟,太阳还没落下去,阳光在玉龙喀什河面上跳跃,晚风柔柔爽爽。我和做冷链物流的朋友一起来到和田市的玉龙喀什镇,和老乡们在葡萄架下交谈,看看如何把眼前这满垄的无花果,变成脱贫致富的金疙瘩。架子下的葡萄大多都用网袋兜住了,没兜住的葡萄,就会成为蜜蜂和鸟儿们的美食。蜜蜂虽然会吃葡萄,但是也成就了这大片大片的无花果。


蓝天之下,翠绿的树上结满了无花果,空气里弥漫着芳香和甜蜜的味道。这里的无花果呈扁片状,样子有点像蟠桃,颜色黄黄的。果上有一层薄薄的细沙,用手拂去,即可食用。在老乡的指点下,我摘了三个无花果品尝。三个果子的成熟度不同,口感因而各异。其中一个亮黄色的最好吃,那种甜,带点糯,入口即化,回味绵长。我说,无花果虽然美味,但一时之间也没办法多吃,能否带几个回家慢慢品尝呢?老乡笑着告诉我,无花果保存期只有一天多,到了第二天,就开始起泡,然后变成水流出来。所以采摘必须及时,食用也必须及时,这种果子,不等人。老乡介绍,和田人常常会把无花果采摘下来,然后风干。风干的无花果适合出远门时带在身边,肚子饿了就吃一口,那亲切的味道,会让人觉得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家乡。


几枚无花果入肚,人的情绪也被调动起来。老乡说,这么好的无花果,运不出去,就坏掉了,太可惜。他的神情有些沮丧。无花果的香味,引得无数蜜蜂在我们面前飞来飞去。据说,这种小蜜蜂是无花果生长不可缺少的媒介。无花果的花蕊在果内,全赖小蜜蜂钻入花蕊内授粉,无花果才得以结果成熟。老乡还告诉我们,和田盛产水果,无花果、小白杏、土桃、大枣、石榴,尤其是皮亚曼石榴,只要能及时运出去,就能卖个好价钱,造福当地果农。但是,假如运输不及时,这些新鲜瓜果一两天后就会变质,就会坏掉。


正是玉龙喀什河,带来了昆仑深处的雪水,浇灌了两岸绿洲,和田的瓜果才如此香甜。在告辞时,我们想,一定要把冷链物流做起来,这样和田的无花果才能及时并且保鲜地运出去,好瓜果才能变成金疙瘩。


南阳晚报星光副刊发表作者范会新散文《此心安处是吾乡》

天中晚报驿·副刊发表作者雷蕾散文《墨韵书香润我心》

平顶山日报落凫副刊发表作者娄禾青散文《游走在冷峻与温软之间》

平顶山晚报副刊发表作者赵黎散文《冬日里飘扬的红领巾》

三门峡日报伏牛副刊发表作者石淑芳散文《香熏的村庄》

漯河日报水韵沙澧发表作者邢俊霞散文《远古之远》

辽沈晚报迟桂花副刊发表作者王本道散文《秋水长天思雁阵》

漯河日报水韵沙澧发表作者曹敏散文《携名前行》


曹敏/携名前行(散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我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那时,女孩子的名字大多叫英、美、娟等,奶奶就让我顺着姐姐的小名往后延续,姐姐叫小英,我叫梅英,妹妹叫莲英。后来,我们的学名也是奶奶起的,父亲是中字辈,我们是义字辈。我们三姊妹分别取名为曹义美、曹义凤、曹义莲。


在我们家,虽然父亲读书识字,能力强,有威望,但家里的事还是奶奶做主,她守寡多年,养育父亲与姑姑长大成人不易,治家有方。我们全家也习惯听命于奶奶的安排,包括取名字。我很开心地使用着奶奶给取的小名与学名,也没辜负家人的期望,每个学期末,写着曹义凤的“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奖状都会被我捧回。


初中一年级时,我们学校来了一位教数学的陈老师,年轻帅气,教学有方,对我格外看重。我很喜欢他的数学课,每次考试几乎都是满分,每当别的学生答不出来的时候,他都让我解答难题,我也总能令他满意。就是这个老师,让我下决心改了自己的名字,因为我的名字与堂姐一样,我想特立独行,不想与人重名,就自行改名曹敏。当我的奖状和通知书拿回家时,家人很是惊讶,尤其是奶奶,但谁也没说什么,我也没解释原因。


多年以后,遇见一个朋友,他说我现在的名字不好,建议我把名字改回去。如果一个好名字能够决定命运的好坏,那就不必努力学习、全力拼搏了。想明白了这个道理,我就不纠结名字更改的利弊了,安心使用现在的名字,珍惜生命中的遇见,勤奋学习,多读书,读好书,提升自己,努力工作,认真生活,诗意行吟,惜时如金,尽心尽力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工作之余,我将心灵安放于文学的殿堂,也起了个矫情的笔名:木棉。借舒亭的诗《致橡树》警示自己,要做个思想独立、精神独立、经济独立的女性;不做攀缘的凌霄花,不做痴情的鸟,有能力在爱情里做到分担风雨,分享雨露,拥有并肩行走的资本。这个笔名载着我多篇作品走进报刊,诗歌《做一棵开花的树》、散文《生命与爱》等,就是以这个笔名发表的。木棉让我放飞文学梦,让我绽放生命的光彩。


到了网络时代,上网注册又要取名。我的qq昵称用了“雨雪霏霏”,后微信号昵称也用此名,借用《诗经·采薇》中“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之句。但这个名字,总让人有阴森冷寂的印象,于是我又改为“春暖花开”,出自海子的诗。他的诗,让我不惧风雨,迎难而上,心有阳光,眼见花开。


不管用哪个名字,我都携名前行,心向光明。每一个名字,都能够伴我度过有意义的时光,它们激励我平稳度春秋,不负好光阴!


辽宁日报北方副刊发表作者魏泽先散文《烟火的味道》

新民晚报夜光杯副刊发表作者李景端散文《风景这边独好》

羊城晚报花地副刊发表作者刘诚龙散文《朋友当如刘与柳》

焦作晚报覃怀月副刊发表作者董全云散文《西风染得银杏黄》

亳州晚报涡河副刊发表作者李丹崖散文《叶落何须扫》

邢台日报百泉副刊发表作者姜宝凤散文《记忆中的红薯窖》

牛城晚报牛尾河副刊发表作者彭晃散文《如果柚子会说话》

泉州晚报刺桐红副刊发表作者杨清丽散文《咱厝的味道》


杨清丽/咱厝的味道(散文)


寻找咱厝的味道,也寻找远行游子的乡愁。


台湾诗人席慕蓉在《乡愁》中写道:“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笛音悠扬,飞度千山万水,到达游子的梦乡。家乡的美味是缓解乡愁的最佳良药,即使岁月荏苒,故乡改变了模样,咱厝的味道依然萦绕舌尖。


五店市就是晋江人的美食记忆,历史可以追溯到“相传,唐开元年间,蔡姓七世孙五人,在青阳山下的官道上,开设五间饮食店以方便行人……”这里传承着千年的饮食文化,有香茶、美酒、美食,更有温馨的故事。


在五店市的老晋江美食街,你可以品尝到拳头母、土笋冻、炸菜粿、大肠猪血汤、麦芽糖等地道闽南味。先喝一碗热气腾腾、细腻顺滑的面线糊吧,唤醒一天的味蕾。面线的闽南语发音是“面干”,晋江有首童谣唱道:“后坑面干棰,钞井吹海螺,马山打石皮……”煮面线糊,一定要用本地出产的细面线,面线有多细呢?小时候七夕节穿针比巧时,我们会用细面线代替缝纫线,穿过小号绣花针的针眼。在闽南,还有“面干亲”的说法,形容关系疏远的亲戚就像又细又筋道的面线一样,既有牵扯又容易中断。俗话说:“亲戚越走越亲,朋友越走越近。”人与家乡的关系也是如此,我曾到菲律宾参加同乡会周年庆,不光是旅居于此的乡邻到场出席,连家乡的族亲代表也不远万里赶来共襄盛会。同样,家乡的活动,海外的华人也经常组团回国参加。不管宴席在哪里举行,一般会以面线作为主食,寄意长长的面线一头牵游子,一头系故乡……


再喝一碗深沪鱼丸汤吧。鱼丸咬起来爽滑弹口,连清汤中都带有一股鲜甜,把海的味道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我的母亲是深沪人,年轻时挑担走村串巷卖鱼,要是筐底只剩下三两条鱼,经常带回家。有适合做成鱼丸的鱼,母亲会动手满足孩子们的食欲。我吃过母亲用马鲛鱼、狗母鱼、龙头鱼、鲨鱼、鳗鱼、(鱼+免)鱼、嘉腊鱼……做成的鱼丸,那鲜美的味道,令我回味至今。如今,母亲老了,不再动手制作鱼丸,但时常到菜市场购买,还告诉我:“在菲律宾做鱼丸生意的很多是深沪人。”美食不分地域和国界,五店市也有引进国内外的知名餐饮品牌,装修保留着浓浓的闽南风情,体现着“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的智慧。


边走边逛,我的手上多了一根麦芽糖。儿时,只要听到卖货郎用两块铁片敲响的叮当声,孩子们会赶紧从家里找出破铜烂铁、牙膏皮、鸭毛兔毛、废纸旧书等物品,换一根麦芽糖,美美地舔着。而今,我举着一根手工古法制成的麦芽糖,穿行在五店市传统街区,仿佛回到住在红砖古厝,在石埕上尽情奔跑的童年时光。


到饭点了,从花窗里渗透出来的熟悉烟火气,唤醒隐匿在食物中的温暖记忆。走进一家闽南菜饭店,我找到妈妈的味道。那碗胡萝卜咸饭,肉与干海鲜的鲜味、胡萝卜的甜味渗进米饭里,吃起来软糯香甜有嚼劲。记得幼年时,母亲往刚煮熟的米饭中拌入红葱头油,顿时整座屋子飘散着诱人的油香,孩子们自然会闻香而来。


饭后,走到晋江伴手礼店,我邂逅熟悉的晋江土特产、纪念品。2018年,我的兄长回国参加“闽南董杨民俗文化节”,想要买些食品回去馈赠亲友,慰藉母亲的乡愁,我推荐他到五店市。后来,兄长告诉我,母亲最喜欢紫菜,花生、猪油粕则是人吃人爱。我曾好奇地问母亲:“沿海国家也可买到紫菜,味道不都大同小异吗?”母亲想了想说:“还是怀念熟悉的家乡味。”更有趣的是,菲律宾圣诞节前有“送年”的习俗,来自家乡的礼物,最受乡侨的欢迎,我想:这也体现了华侨对家国的眷恋。


《舌尖上的中国2》有句解说词:“母亲把味觉深植在孩子的记忆中,这是不自觉的本能。这些种子一旦生根、发芽,即使走得再远,熟悉的味道也会提醒孩子,家的方向。”在五店市邂逅美食,我寻找着咱厝的味道,也寻找着家的感觉,更寻找远行路上的乡愁。


天津日报满庭芳副刊发表作者夏康达散文《别了,拉摩斯公寓!》

重庆日报农村版副刊发表作者刘腊梅散文《背影》

兰州晚报兰苑副刊发表作者白崖子散文《树的散》

兰州日报兰山副刊发表作者陈亮散文《冬日醪糟香》

边城晚报雪峰文艺发表作者张春艳散文《父亲的福报

江海晚报夜明珠副刊发表作者米拉散文《雪顿节》

安庆晚报月光城副刊发表作者高凤散文《一冬暖阳半部书》

西安晚报专题·专栏发表作者冯龙强散文《教育扶助传播爱心


冯龙强/教育扶助传播爱心(散文)


学校给我分配了一个需要帮扶的学生,就是我带的高二文科三班的学生H。我给她带了半年的课,对她也熟悉。H是一个有点内向的女娃,平常不爱说话,上课也不主动举手回答问题,就算站起来也是结结巴巴地敷衍两句。直到去她家送“蓝田县教育脱贫攻坚政策落实明白卡”和解释“学生享受资助政策情况”一趟,我才明白为啥她会是这样不自信了。


H的家是一座低矮衰败的泥坯老屋,位于峰峦连绵的秦岭中一个只有几户人家的小山村。上山的路像一条肠子似的弯弯曲曲,依附在高高的悬崖边缘。朝下一看,再胆大的人恐怕都会头晕目眩。我想,这闭塞偏远的环境或许适于消闲时徒步攀爬,对于居住和生活来说太过不宜。H和我们一同回来,却一直低着头不说话,似乎对我们看到她家的情况而深深地自卑。我安慰她说,我家也在岭上,跟你们这里差不多。


在学校时,我带的两个班总共有一百人。虽然想关怀每一个,但我明白这只是一个理想状态,还是向一些更需要的同学倾斜了,H即是其中之一。对于像她一样的学生,我每次会以简单的问题提问他们,然后有分寸地加以适度夸赞,给他们鼓舞,慢慢帮助他们建立自信。我见过有些老师夸学生总是“你最棒”,把这个当成了口头禅。可在学生听来,这样的赞许没有具体的针对性,对谁都能这样说,因而显得廉价,也就失去了提振人心的效用。起初,H给出答案有半句直中要害,收获了我的肯定和鼓励;接着,她的一番话说得尽管有点啰唆,毕竟涵盖了答案要素,得到了全班集体鼓掌;再往下,她通过阅读着重提升总结概括的能力,语言组织精练了一些;最后,H从敢于举手回答问题,到积极踊跃地抢答。


我觉得,教育的本质在于唤醒学生的生命自觉,培养他们发掘自己和提高自己的习惯,锻造他们自尊自强和宽容有爱的品格,从而促使他们达到完善自我的目的。所谓成绩,也就是一堆僵硬冰冷的数字,不过是学习的副产品,不能作为评定一个学生的唯一标准。因此,我在课堂中渗透这些观念意识和思想情感,期望能够影响他们。对于H,我在某次辅导时还专门把她叫出来,悄悄说出了对她寄予的期望。我喜欢课后和学生闲聊,听他们无意中说到H帮助同学的事情,猛然感觉心中有一股暖流正在涌动。


由于我所在的是一个地处偏远的乡镇高中,去年高考我们学校很多学生都铩羽而归,包括H。我还怕她会陷入消极情绪难以自拔,于是发消息问她。她在微信上对我说,早就有了补习的念头,觉得明年能考得更好。想到她后来活跃的样子,我也就放下了心。这一年,我和H互不打搅,只是逢年过节她偶尔问候一下。直到7月8日下午考完英语,H给我发了一条消息——我觉得能考上二本,第一时间报告给冯老师!


盐城晚报登瀛副刊发表作者孙成栋散文《陌生的牵挂》

重庆晚报夜雨副刊发表作者张昊散文《群星拱耀明月湖》

西安晚报文化·闲情发表作者李季散文《童年》

山西日报情感副刊发表作者王贞民散文《我家的柿子情结》

山西晚报子夜副刊发表作者杨应和散文《枇杷花开》

枣庄晚报运河副刊发表作者马亚伟散文《只是因为喜欢》

文化艺术报龙首文苑发表作者付省平散文《流淌在天边的歌声》

边城晚报雪峰文艺发表作者粟远和散文《人生秋至》


粟远和/人生秋至(散文)


蘸满暖调的秋日,稻谷金黄,果味飘香。同学吴景捎来准话,邀大伙到他家里品尝自家的稻花鱼。


稻花鱼,其实就是鲤鱼,但不是养在池塘而是养在稻田里。农家人讲究农田的综合利用,于是会在春插季节,往稻田里投放一些鲤鱼苗。因为是在水稻田里喂养长大的,吃着水稻里的杂草、昆虫以及稻花等,故称为“稻花鱼”。吃过稻花的鱼,营养含量很高,特别是蛋白质含量是普通鱼的三至五倍。稻花鱼肉质细嫩,味道香甜,因为产量少,一般在市场上很难见到,在乡里也并非户户都有。


那天傍晚,男女同学一行二十人如约来到吴景家。他家位于百里侗文化长廊的高步侗寨,依山傍水,清秀的平坦河从门前缓缓流过,云霞还残留一抹淡红,映在西边山顶迟迟不愿褪去,袅袅炊烟已从青瓦梁上缓缓冒出,飘渺在寨子上空,朦胧里衬托出侗寨黄昏时的生动。此刻,整个寨子显得异常宁静,像玩累了依偎在母亲怀里酣睡的婴儿。


晚餐是丰盛的。稻花鱼也被做成几种不同风味的菜肴,十分爽口。同学们围了两桌,品尝着稻花鱼的美味,更像是品尝着秋的芳香。不知从何时起,已经离开校园四十多年的同学们又悄悄地聚积靠拢,仿佛有一种向心力,无形中将大伙紧紧地吸在一块。“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我静静地看着同学们在吃在聊,凝视那一张张刻满岁月痕迹的脸,心中突然感叹人生之短暂。韶华易逝,挡也挡不了,忙忙碌碌间,都已步入人生的暮秋时节。如果说当下同学们常聚一起是缘于晚晴,那也是自然之事,如傍晚时分,谁不倍加珍惜即将消失的一方晴天,就像不愿舍弃来时见到的那一抹晚霞余光。


同学们相识是在1977年秋的入学季,那时农村生活相当贫困,能够就读高中是令人羡慕的事。记得入学那会,来自不同区域的学生,说着不同的方言,眼里尽是陌生的面孔。只到注册后以班为单位分配寝室、教室,大家才开始有了交流。那时高中学业仅两年,虽然短暂,但同学情谊却在校园日常生活、学习和劳动中不断升华,且情浓意长。正如餐桌上一位女同学用侗族耶歌所唱:“当年同学不分你和我,吃的用的互相分,酸蕨几根周身爽,红薯一节甜在心。”当时大家的家庭经济都基本相当,没有贫富之分,大家互助友爱,正是基于这样一种社会背景,造就了校园同学之间亲如兄妹的和谐氛围。去年年底,应大部分同学要求,我们七九届高中毕业生举办了一次聚会,三个班共125人,没想到竟有103位同学参加了聚会活动,未参加的自有特殊原因,有的是请假未批,有的是工作放不下,有的是身体原因。但在群里,未参加的同学均表现出深深的遗憾。那次聚会时间三天,没有任何功利色彩,亦无其他复杂成分,同学情谊一如校园时的纯真。临别时,大家依依惜别,甚至还有同学询问:“什么时候能再次相聚?”那场面,仿若四十年前毕业离校时的情景再现。其实,对于何时再聚,真的说不清。因为大家都年近花甲,如秋般的年龄,每个人的生命里都填充了太多的色彩。


关乎于秋,自古以来有许许多多的表述,正如秋的五彩斑斓,但大多都把秋景融入人的思想情绪中。“秋天静如水,远岫碧侵云。”秋日景致在诗人笔下铺开的是一幅壮阔的生活画卷。


“莫道身闲总无事,孤灯夜夜写清愁”“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潇潇雨。”又是生活失意时的颓丧和离愁别恨的缠绵心绪。而“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潮。”却似一股冲天的力量,尽管写出这千古绝句的诗人当时生活失意,但丝毫没有沮丧气馁,笑对人生。我一直喜欢来自唐朝刘禹锡这两句诗文,每次诵读都能感受到一种振奋的力量,伴随我一直步入人生之秋。


月无痕,光阴划过。往日清秀靓丽的容颜不在,当年的青春少年已成眼下的爷字辈,许多过往如柳絮花飞,漫卷在人生的时空里。若将人生划分四季,那么五六十岁正好处于秋季。而秋日秋景又最能触动心底脆弱的部分,衍生出无尽的思绪,会感叹时光的短暂,会产生对流年的怀想,也会重新审视自己走过的人生里程。无论怎样,年轻时却都在努力耕耘自己的人生,经过春播,夏管,秋天里每人都有与自身努力对等的收获。


“金月梧桐秋月黄,珠帘不卷夜来霜。”人生秋至,理当释怀,无需再为忙碌奔波,无需再与他人争高论低,隐退江湖,用秋水般清凉明亮的心态安度人生,至少还能匀到季节馈赠于你我的那份七彩秋色。


“老同学,来干一杯!”冥思中,吴景同学走到身边邀我喝酒,看他那真诚的笑脸,我端起酒杯,头一昂,一杯满盈的米酒沿喉管汨汨流入肠胃,一股暖流顿时涌遍全身。同学在一起总是开心的,大伙觥筹交错,开怀畅饮,谈笑风生。


夜色如水,微凉的晚风从窗外徐徐吹来,堂屋里酒菜的馨香愈加浓郁。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后山的树梢上,窥探着人间的万种风情。“天上秋期近,人间月影清。”当我再次细细端详每位同学时,心里便有一种情愫在慢慢滋生。今晚,我将举杯邀明月,一起祝福我的同学,祝福所有同龄的人们,在这个犹如暮秋的年龄段里,希望每天的生活如月亮般明朗清晰,如秋阳般温暖灿烂。

发表评论:


版权属于 张延才的空间 苏ICP备19063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