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繁星副刊)

2020-11-23 张延才 美文选读

广西北海的珠海路,是条有着百年历史的老街,沿街一水儿中西合璧的骑楼式建筑,多被改建成各种个性小店、酒吧、民宿一类。


老海的那间叫“漂”的酒吧,就挤在这些琳琅满目的店铺中间,门脸儿简朴得不能再简朴,稍不留意,就走过了头。


整个白天,“漂”的大门都是紧闭着的,因为这儿的老板、服务生、调酒师、咖啡师,统统都是兼职的!准确地讲,是驴友们兼职的。白天,他们或是职员、或是老师、或是小老板……像老海自己,就是一间小互联网公司的合伙人。


晚上8时,“漂”开始营业了,店内的装饰布置一如门脸一样简朴,青砖漫地、原木桌椅、橘黄的灯光,倒跟这幢民国初期的建筑很融洽。唯一引人注目的是店内的三面墙壁,被无数照片贴得不留缝隙,凑近看,会发现照片上是一个个孩子的笑脸!这些孩子,有些脸有点脏、有些头发有点乱、有些衣服有点旧,但这些都不妨碍他们的脸上绽放着最纯真最可爱的笑容。


店中央有张宽大的长桌,围坐了一圈人,正热火朝天地讨论着什么,老海请我们也一起过去坐。听了会,有点明白了,他们得趁着暑假去趟三江,按惯例买一批书包文具篮球足球球鞋送到当地学校,这样孩子们一开学就能用上了。老海和服务生一边为客人调酒、煮咖啡,一边时不时地过去插上几句,显然在座的都是熟客。


我们能找到“漂”,是一位驴友介绍的,去年,他来北海旅行,周末跟着当地驴友自驾去了趟龙胜,认识了老海。听说我要去北海,叮嘱我一定要到老海的“漂”捧个场。


老海最初开这个酒吧,只是为了让当地驴友们有个聚会的地儿。有次老海他们去三江侗族自治县驴行,深入到桂北山区后,除了被当地浓厚的侗族风情深深吸引之外,更令他们吃惊的是当地孩子们的困境,简陋的校舍,衣着破旧、没有玩具、没有课外书、吃几块冷土豆当午餐的孩子们……他们把拍的孩子们的照片贴在“漂”的墙上,又把拍摄的视频发到社交网络上。


先是在驴友群里引起很大震动,他们发起众筹,给孩子们买文具和运动器材;慢慢的,有热心市民专门来“漂”打听如何捐钱捐物给三江的孩子们。再以后,大家聚在“漂”里,除了交流户外驴行经验外,还经常讨论如何更好地帮助那些孩子们……而三江县,也成了他们驴行的保留地点,一年总要去个好几趟,把募集到的物资直接送到孩子们的手里。


“漂”的墙上,孩子们的笑脸,越来越多,越贴越密。


只是“漂”的人气虽旺,这营业额却不见得上升,酒水价格原本就定得偏低,来得客人都是朋友,都是为了孩子,哪好意思多收酒水钱!老海他们贴钱贴得越发凶了,晚上忙里偷闲一下,老海给自己调杯酒,坐在角落里,边喝边犯愁。


驴友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强行将“漂”的酒水单给换了,将价格提到跟当地其它酒吧价格持平,又逼着老海答应,谁来了也不许免单,做公益,总要先养活自己不是呀。

发表评论:


版权属于 张延才的空间 苏ICP备19063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