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水、没有风,你就跑(繁星副刊)

2020-11-25 张延才 美文选读

露水

李明官



后坝之北,与陈家田连缀处,一片盐巴草(狗牙根)上,露珠晶莹,圆润剔透。往园地翻覆山芋藤,见之,心有所动。彼时,晨光熹微,秋凉已袭,但我还是不忍辜负这些闪烁在草尖的露瓣,弃拖鞋于道旁,赤足直接踩上柔湿草丛,来回挪移,顿觉一股沁凉,自脚板蹿起,直逼肺腑,周身朗畅。


万物皆有性,露之凝聚,得天之寒气,地之水气,故而成就。陈藏器《本草拾遗》:秋露繁时,以盘收取,煎如饴,令人延年不饥。先民以白露之露为佳。当此际,秋色如水,凉月似霜,露凝而白,至纯无瑕。于是,士庶以为此乃天降甘霖,蕴精蓄华,百病可治,遂有承接之举。有檐下置石臼瓢盆者,坐待玉液,是为家藏。有携碗盂竹筒,前往田畴,搜刮禾稼草芥之凝露,谓之野集。亦有以数米素练,于繁茂草尖掠过,使濡湿,归而沥于坛中,密封深埋,以待不时之需。如此做法,或与里人罐藏冬雪,春敷冻疮以疗异曲同工。


非惟庶民,即便贵为九五之尊的汉武帝,欲求长生,亦置承露盘,祈甘露调和玉屑饮服。太史公 《史记·孝武本纪》言之凿凿:“其后则又作柏梁、铜柱、承露仙人掌之属矣。”


至于《红楼梦》里薛宝钗所谓,以雨水之水,白露之露,霜降之霜,小雪之雪各十二钱,浸泡四时花蕊治丸,可疗热毒,则又是曹氏玄机别出,暗埋曲笔,借物喻人,以浇胸中块垒,亦留白于后人揣度而已,其与露之本指,已相径庭。


露水沏茶,亦颇雅致,然古籍所载寥寥。惟清人沈三白《浮生六记》有载:“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芸用小纱囊撮茶叶少量,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只是,如此精巧雅致的日常,而今只于典籍的墨香里逢得。倒是明人所撰《食物本草》,有夜露酿酒之法。其“繁露水”条:是秋露繁浓时水也,作盘以收之……以之造酒名“秋露白”,味最香洌。虽则佳酿甘醇,令人神往,然,如此集采秋露而酿,到底奢侈究竟难以持续。而况于今,环境污染不容小觑,虽是无根天水,新奇神秘,酿饮终不免心有余悸。如此,且于露水草地,濯足舒筋,不亦快哉。



没有风,你就跑

吴辰


我十岁左右的时候,祖父种了好几亩西瓜。有次我陪祖父看瓜,夜里睡在瓜地旁的简易棚里,第二天一早,我们一起摘瓜,然后推着板车去镇上卖。


镇上的瓜农很多,西瓜更多,整条街上碧绿一片。但客人是有限的,大家竭力吆喝着,只为多卖几个瓜。祖父看这阵势,皱起了眉头。我也替祖父担心,替这车瓜担心:竞争这么激烈,这么多瓜,我们啥时才能卖完啊?


中午,我们将板车推到了一家饭馆门前,祖父跟饭馆老板商量,用两个西瓜换两碗炒饭,老板愉快地答应了。吃饭的时候,我们发现好多人口渴想喝水,但热水喝起来不尽兴,那个年代饮料既不便宜也没普及。这时,我见祖父的嘴角微微一扬,好像有了什么主意。


不出所料,一天下来我们没卖出多少瓜。傍晚回家,路上一点风都没有,很是燥热。爷爷用拳头砸开一个瓜,我俩一下子便啃了个干净。我说:真闷,要是有风就好了。祖父却说:没有风,你就跑呀,跑起来就有风了。我似懂非懂,但还是跑了起来,我越跑越快,风真的出现了。

过了不久,祖父向人借了台榨汁机,然后将镇上所有的饭店跑了个遍,他跟饭店老板们合作,让饭店代卖西瓜汁,收益和饭店三七开。这么一来,祖父地里的瓜很快就销完了,而且利润比卖整瓜还高。

祖父后来跟我说:瓜是死的,人是活的。遇到困难,你就得靠自己的头脑和努力去解决。如果一直原地不动,不知变通,你的瓜永远都卖不动。


是啊,没有风,你就跑,拼命跑,跑起来,风自然也就来了。

发表评论:


版权属于 张延才的空间 苏ICP备19063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