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写杂说——逢读书日的感慨

2020-4-23 张延才 随笔

      说实在话,我现在读与写都备受折磨,处于想读写又不敢的徘徊状态。坚持读了多年的书,写的愿望也蓄积得一样不少。怕读写的原因便是如此做去全无效,于是觉得读再多书也没用,写了也见不到好。不免读时内心有复杂干扰,要写就成牢骚,就成怨妇。
      我这样说出来,天下不知多少人会或不屑或指责我,说我被利益纷扰,完全钻进了钱眼里,功利心令我成为糊涂蛋一个,当然读再多书都无用,写再多也是误人子弟。只有比较冷静的人,会给我建议,给我继续读写的理由。比如,人仅活在世上一次,只要读写得自己舒适安逸即为最大收益,其余皆乃身外之欲,某种角度说,无有任何意义。
      这些道理我何尝不知?否则书便白读了。问题在于,很多事都非想象那样简单,我就难以控制在读与不读、写与不写之间的选择,现实可谓矛盾重重,充斥心胸。竟不知,世上读写者是否都有我这种自认不健康的心理。
      我的真实情况就像一只桶,往里不断注水,终于满了,不能再灌了,可还是不时地装,开始往外溢。我写的愿望保持着足够强烈,而且写的都属俗人眼里无价值东西。重点来了,世俗社会永远存在,追求利益的眼光始终不会消失,那么因为我非名人名家,所写自然无人关注,无人给你发表、出版。
      今天这样说,是自愿做个殉道士,对那些卫道者挑点刺。在我实有“龙游浅水遭虾戏”的感觉,而绝无“雪压霜欺,梅花终究向开;山阻石拦,大江毕竟东流去”的坚定。
      难道不是么?认为达九成以上的社会资源,都被这些卫道者控制着,从来不撒手,自古不愿倾向弱势,严重缺乏长眼光大境界,小圈子意识极为浓郁。什么不厚名家、不薄新人,要么是幌子,要么不知不觉便幕后偏离了轨道,把开首的信誓旦旦狠抛脑后。为什么说我们是人情社会?其实诸多方面可谓体现得淋漓尽致。
      我这样说到底有着怎样的现实支撑?不管是传统纸媒,还是各种大型赛事,既得利益者基本都是名家或稍有名气之人,这些人被气候早熏得认为理所应当该是他们,所以他们乐于等着就行,就是让也倒成了高风亮节。惟那些被蒙蔽低弱者,可怜巴巴再认真读写也无济于事,明知被潜规则也只能哀叹,古今谁听说搬石头砸得了天的?

      让人鄙疑的情况来了,某年某时撞大运,低弱者终于得时机进了名家名人行列,你再看那些卫道者,简直趋之如骛,整个社会群体都在向着一个目标竞逐,把人家的祖坟全刨开数锈骨,过去的点点滴滴哪里不好?全都成为香饽饽,大势向公开推荐引导,好像这人是神仙一样浑身是宝。可这人还是这人,只是得着机会机遇有些变化罢了,很多方面依然不会得到改变,比如过去的絮叨文字,像狗不理的包子,即使发到无利可得的网上也会被拒绝,现在全然成了稀世珍宝,要搜取,要推广,要收藏,免不得这人也成了名家名人,成为享受既得利益队伍中的一员,从此偷笑直到离世。

      这样的世情,让很多人削尖了脑袋要往名家名人堆里钻,要说社群不畸型才是咄咄怪事。读书写作喂养不了人的灵魂,自不会出得来佳作,这也就是人口之多、条件之好,仍然佳作平平的部分原因,心全部趋向地位利益和关系了,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年复一年花落知多少,我的读写哀愁何时了?我还要读和写吗?答案是不知道。

发表评论:


版权属于 张延才的空间 苏ICP备19063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