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写杂说——逢读书日的感慨

2020-4-23 张延才 随笔

      说实在话,我现在读与写都备受折磨,处于想读写又不敢的徘徊状态。坚持读了多年的书,写的愿望也蓄积得一样不少。怕读写的原因便是如此做去全无效,于是觉得读再多书也没用,写了也见不到好。不免读时内心有复杂干扰,要写就成牢骚,就成怨妇。       我这样说出来,天下不知多少人会或不屑或指责我,说我被利益纷扰,完全钻进了钱...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52)


版权属于 张延才的空间 苏ICP备19063688号